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84074/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夏日芭蕉花

(久彌.圖片提供) (久彌.圖片提供)

台北的老家是日據時代留下來的房子,院子蠻大的,沿圍牆有十棵大榕樹,那是長年的綠蔭。玄關外的前庭有兩叢不及一人高的小棕櫚,和一棵小桂花樹,這也都是綠色為主的植物。後來我們在邊院加種了兩棵木槿花,才有些顏色變化。

但真把夏天渲染得花光燦爛,則要到院裡種出了成叢的芭蕉花。鬱鬱蔥蔥的綠葉,高高擎起鮮明豔麗的紅和有大紅斑點的淺黃花,夏天才成了最有亮點的季節。芭蕉花有一種坦然和熱情直率的氣質,不孤芳自賞或忸怩作態,特別容易讓人親近。我常常坐在它旁邊看書看報,或閒時隔窗凝視欣賞它的美。它從小年年伴著我直到我長大出國,所以我對芭蕉花有特殊的感情。有人說稱它為美人蕉比較文雅好聽,但我還是喜歡這個講慣了的名字,比較親切。

中學時,我最迷明朝徐渭水墨大寫意花鳥,和北宋趙昌對花寫生,漫漫暑假的午後,我就用水墨對芭蕉花寫生,不知用了多少毛邊紙,到後來畫得也頗有幾分神似。為了給花增添趣味,我也喜歡畫草蟲,院中常見的黃蜂、蜻蜓、知了和螳螂也成了我的最佳範本。

來美後有自己的院子,因對芭蕉花的濃濃懷念,當然就最先種它,但多年都不成功。只好以往日情懷,再試畫它。中國畫重寫意,但有時外人未必看得出來,所以畫家常用題詩等來表明畫意。我沒有題詩的能耐,但這張畫卻飽含了我對青春歲月的緬懷,和無盡的故園思念。(寄自喬治亞州)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