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84068/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古書——史特霍夫圖書館

(公元860年,一個修士拿起了筆,為講道而手抄經卷,於是世界保存了古老的一本手稿書。)

抄寫經文的早晨,

年輕的修士想到他的神,

應該有俊美的臉,

和溫柔的眼睛,

便決定用彩筆

畫下他心中的神。

他並不知道,

那最初的神

會變成榮耀的皇冠和槍炮,

征伐的旗幟和戰場的血。

祂的名字,

在母親夜禱的唇上,

讓孩子第一次知道溫柔;

在農民的鐵犁下,

和大地,和雨水一起哭泣;

在黑死病和瘟疫的年代,

和千萬個白骨一起建造人骨教堂。

那個青年修士筆下的神,

仍帶著最初的微笑,

在一本被閤上的扉頁裡,

在某一個書架的角落,

在靠窗有陽光的地方,

靜靜等待戰爭過去,

靜靜等待帝王和教皇,

一個一個死去,

帝國一個一個崩潰。

唯有那青年修士的願望還在,

仍閃著最初的早晨,

他看見的那一道光。

那光存在的扉頁,

我們稱之為「書」。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