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84066/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彩虹般的時光

童年總是期盼著一個季節的到來,那就是心有所思的夏日,整個身心都沐浴在熾熱的氛圍裡,生氣勃勃。夏日,猶如一道七色彩虹,讓童年變得多姿多采。

記憶中,1960年代的台北市郊區,沒有很多的建築,倒是有不少稻田,到處綠意盎然。整學期端坐在教室裡的中小學生,一進入暑假,就好似脫韁野馬,遠離了壓抑的課業,奔放自如地投向那生機盎然的原野。我們幾個好奇的小傢伙,騎著腳踏車,來到北投奇岩新村的田裡,在田埂之間的溝隙抓幾隻大肚魚和五彩斑斕的三斑魚,帶回家養在玻璃瓶內,有小小的成就感。豔陽的午後,登上大屯山山腰,遠眺台北盆地,等待對面觀音山的夕陽斜照,日落時刻的光影變化,每每讓人留連忘返。下山途中,經過大帥張學良的居所附近的果園,那些忍不住從圍牆探出頭的串串蓮霧,一副招人「趕快吃我」的熟透模樣,讓我們初次體會到偷摘的水果比較甜。經常會遇到一陣暴雷雨突然來襲,便猛踩著腳踏車回家,成為落湯雞卻爽快淋漓,童年的夏日午後雷雨令人十分懷念。

夏天的天空總是藍得清澈,我們喜歡成群結隊地往水裡面跑,圓山中山橋下的再春游泳池,因為票價便宜,是最好的選擇,泳客如織,說是游泳,倒不如說是泡水,好像全台北市的小朋友都來此消暑。隨後台北近郊有了個「清潭游泳池」,票價不菲,那個年代,阮囊羞澀的軍公教家庭小孩,千方百計地向父母親要了一些零用錢,到那享受人工海浪和人工河流漂浮,也算是一場奢華享受的小確幸。最省錢的,莫過於騎上鐵馬,遠征淡水的白沙灣。在我們眼前呈現的是一大片金黃色的沙灘,沙灘的盡頭是茫茫大海,藍色的天空搭配藍色的海洋,海鷗在無邊無際的大海中自由翱翔。美不勝收的境界,至今難忘。有一天我在沙灘上撿到了一個破茶壺,多麼希望那是《一千零一夜》中的阿拉丁神燈,等待那個威力強大的精靈跳出來,聽命我們的使喚,幫我們完成那早已甩到腦後的暑假作業。天真童稚的我們在嘻笑打鬧中,度過了海灘的一天。

令人愛恨交加的颱風也成了小時候記憶深刻的一部分,幾乎每年暑假都逃不過颱風的蹂躪。威力驚人的颱風,陣雨夾雜強風,不時可以聽見未知物體在空中飛行撞到房屋,乒乒乓乓的敲擊聲彼起彼落。家門口對面的磺港溪溪水暴漲,旁邊的街道有如另一條新闢的河流。隨之而來的是停電,在暗夜的燭光倒影中,聽上家中長輩們講一段鄉野傳說,心裡惶惶不安,越害怕卻越想聽。

有一年的夏日深夜,咯吱咯吱作響的老電扇送風中,夾雜著緊張的氣息,我們全家人守在收音機旁,聆聽中華少棒隊首次在美國威廉波特世界少棒比賽的實況轉播,收音機持續不斷傳來投手陳智源的三振聲。五十年過去了,回想起來,還記得當時欣喜的心情。

夏日,熱了空氣,也熱了思念和情誼。童年的夏日像一塊水彩調色盤,不停地調呀調,調出了我的七彩記憶。(寄自紐約)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