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83330/article-link/

首頁 美國

章瑩穎父母作證 被告首落淚 陪審員哭著衝出法庭

運送被告克里斯汀森的囚車,9日下午離開法庭。(特派員黃惠玲╱攝影) 運送被告克里斯汀森的囚車,9日下午離開法庭。(特派員黃惠玲╱攝影)
章榮高(左)與葉麗鳳(右)9日步出法庭。(特派員黃惠玲╱攝影) 章榮高(左)與葉麗鳳(右)9日步出法庭。(特派員黃惠玲╱攝影)

「她是我的全部,是我的驕傲」,55歲的章榮高9日在女兒章瑩穎綁架殺害審判量刑階段作證說,學習好又乖巧的女兒就這樣消失了「下半生不知如何度過」,從案發至今從未公開掉淚的章父,在見到檢方播放夫妻與女兒在建陽高鐵站前最後一次見面合照時老淚縱橫,被告席上的克里斯汀森也因此掉淚,這也是被告在過去幾周的庭審中,首次因為受害者流下眼淚。

章母葉麗鳳於作證影片中哭泣訴說「我女兒沒有穿到婚紗」的遺憾時,有名女性陪審員因情緒激動落淚而無預警衝出法庭,法官因此宣布審判暫停。

9日為量刑階段審判第二天,章瑩穎的男友侯霄霖、父親章榮高、母親葉麗鳳及弟弟章新陽作證,向陪審團陳述失去親人的悲痛,當天還有兩名FBI幹員再次針對被告說謊及相關案情作證。檢方表示,受害者方面的證人在此階段的陳述9日全部結束。

➤➤➤ 章瑩穎案 被告父親哭泣道歉 章家中途離席

侯霄霖作證時提到,章家唯一的希望就是「找到章瑩穎帶她回家」,失去女友讓他的生活改變了軌跡。章新陽作證時說,他書讀得不多,姊姊章瑩穎一直很關心他的工作及未來,姊姊也是她的好朋友及老師,「現在沒了老師,我也不知道未來的路要怎麼走」;負責該段交叉辯論的塔瑟夫,上來僅說了一句「對你們的失去,我非常感到遺憾」。

章榮高說,女兒是家中唯一上大學的人,「非常聰明,喜歡交朋友也喜歡助人」,「她是我的全部,也是我的驕傲」,在回答檢方最後一次見到女兒時間、地點後,檢方拿出他與妻子、女兒在建陽高鐵站的合照,確認是否就是他們最後一次見面時,章榮高突然情緒崩潰淚流不止且無法言語。

章榮高的眼淚也讓部分陪審員跟著掉淚,坐在被告席上的克里斯汀森這時也低著頭,拿著紙巾擦淚。

由於葉麗鳳至今情緒仍然不穩,法官裁定9日以錄影方式作證,她在影片中說,一開始並不贊成女兒到美國留學,因為希望她早點結婚生子,「我很想看女兒穿上結婚禮服,很希望抱孫子」,但現在再也沒有機會,「我真的很痛苦,我女兒沒有穿到婚紗」。

這時一名女性陪審員突然未說明原因衝出法院,法官臨時宣布休息15分鐘,之後確認她出去後在哭,引起辯方律師波拉克(Elizabeth Pollock)對該名陪審員是否合適繼續擔任該職務提出質疑,「這是我第一次看到這種狀況」,檢察官米勒(Eugene Miller)接著說,「這也是我經手死刑案中,首次有受害者父親出庭作證」,法官帶著兩人訪問了該名陪審員,獲得表示可繼續完成任務後,重新恢復審判。

10日開始將進行辯方證人部分的陳述,包括被告父親、家人、親戚、鄰居,將在接下來幾天出庭。

➤➤➤ 點我看更多《章瑩穎綁架案》完整報導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