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81864/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懷念母親(下)

當時我們一家九口人,父母、六個孩子還有我們的外婆。六○、七○年代,父親每月七十多元(人民幣,下同)不穩定的收入,加上母親四十多元的收入,顯然並不足以支援我們一家的日常開支,常常是沒到月中,家用已經用完了。

我記得母親幾乎每月都會向單位儲金會借錢對付後半月。

我還記得我讀書的時候,每學期的學費我都無法按時繳交,雖然是區區四元人民幣,因為家庭日常開支本身就緊,六個孩子讀書要同時交學費,當月就入不敷出了,我們幾兄弟姊妹的學費往往無法按學校規定的時間繳交,而是分別按不同的月份繳交的。

六○年代初,父親因患肺結核病申請到香港治病,長達幾年的時間裡母親一人獨立支撐著家庭。

可以想像,這段時間母親除了牽掛父親一人在香港的身體和工作之外,還要照料六個孩子,同時還要上班,這需要多頑強的意志才能做得到!

雖然經濟如此拮据,但每到節假日,母親還是會在經濟十分緊張的情況下,做一餐稍微多樣的菜,給我們這群飢餓的孩子吃。比如憑票買來一斤豬肉,她會同時買回來蓮藕先做一鍋湯,然後將做過湯的豬肉切塊用醬油做成紅燒肉,蓮藕則又加點配料燜成一道菜。那麽區區一塊多錢,我們就吃上了有湯有肉有菜的飯。母親就是這樣,面對貧困,她依然保持著對生活的樂觀,她的這一點生活態度至今仍然影響著我。

從青春到退休,她的整個人生都是為生計、為兒女、為這個家的。在她心裡,我們六兄弟姊妹能夠活下來,長大成人就是她畢生的事業。

但我們的母親去世了。她陪了我們六十多年,現在她告別了她的六個兒女,她沒留下什麼財產,但她留給我們無盡的思念,這是最大的財富。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