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81506/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密電風波/使節報告駐在國內幕 坦誠直白是本職

川普總統夫婦6月才應邀赴英國國事訪問,其實當時英國內部都已知道對川普的評價。(美聯社) 川普總統夫婦6月才應邀赴英國國事訪問,其實當時英國內部都已知道對川普的評價。(美聯社)
英國駐美大使達洛許在遭外洩的機密電文中,批評川普總統所領導的政府「無能」且「笨拙」,兩國關係陷入前所未有的尷尬。(美聯社) 英國駐美大使達洛許在遭外洩的機密電文中,批評川普總統所領導的政府「無能」且「笨拙」,兩國關係陷入前所未有的尷尬。(美聯社)

英國駐美大使達洛許(Kim Darroch)在外交密電中把川普總統形容為「無能」、「沒安全感」,惹毛川普,但「華盛頓郵報」報導分析指出,回報給祖國忠實的描述與建言,正是駐外使節職責所在,也不是什麼秘密。

身兼哈佛大學研究員的英國律師沃爾頓(Calder Walton)說,達洛許對川普的評語,從歷史觀點看「一點都不令人驚訝」;「大使就是要能夠對駐在國的一切提供坦誠(時常也很不外交)的意見,才讓人覺得可靠。」

而且,在許多情況下,外交官把這種對駐在國元首、高官不甚恭維的觀察送回祖國,才是駐外使節的「最重要工作。」

最明顯的案例,就是希特勒統治德國時代,各國駐德使節送回國內的觀察與心得。這些使節在公開場合固然不會冒犯納粹首領,但送回國內的密電可就毫不留情批判「這個人」。

1931年到1938年法國駐德大使法蘭斯瓦-龐塞(Andre Francois-Poncet),就曾一再警告巴黎要非常小心看待希特勒。1933年,他初期的評價如下:「如果聰明的基本要素是具備批判精神的話,那我得說希特勒不聰明。」

到了1935年,這位法國使節對駐在國元首的批評就更加凌厲了:希特勒是「粗野傲慢、暴力、被想要偉大的狂想吞噬的人......倔強、頑固、卑鄙到無以復加的程度。」

而美國駐德使節也差不多,如1933年希特勒上台時的總領事梅瑟史密斯(George Messersmith)傳回華府的電文,就把納粹內閣成員形容為「變態」,「正常情況下早就被送到精神病院的那種。」

而姑息政策的化身、二戰前英國駐德大使韓德森(Nevile Henderson),也受不了希特勒的心理疾病和誇大狂。1938年看到希特勒演講後,韓德森告訴英國上司,「他已經跨越界線,走進瘋狂國度了。」

希特勒算是史上罕見的案例好了,但各國使節毫不掩飾的評語並不罕見,主要目的就是要讓自己的政府制定有效對應的外交政策。

達洛許的外交「密電」唯一「出錯」的地方就是被公開出來,尤其是被媒體揭露,難怪川普「不再與這位大使打交道。」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