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81245/article-link/

首頁 美國

章瑩穎案被告判死? 檢辯交鋒

被告辯護律師布萊恩。(特派員黃惠玲╱攝影) 被告辯護律師布萊恩。(特派員黃惠玲╱攝影)
章瑩穎家人8日步出法庭。(特派員黃惠玲╱攝影) 章瑩穎家人8日步出法庭。(特派員黃惠玲╱攝影)

「生命太短,不該平凡」檢察官尼爾森(James Nelson)8日在綁架殺害中國訪問女學者章瑩穎的克里斯汀森(Brendt Christensen)量刑審判陳詞時,引用章瑩穎在日記中寫下的文字,表示章沒有想到自己的生命會短暫到葬送在一個有預謀的冷血殺手上,尼爾森據此請求陪審團對殺死「每個父母心中理想女兒」的被告求處死刑。

被告辯護律師布萊恩(Julie Brian)則表示,章瑩穎的死是克里斯汀森的錯,他要負起責任,然而被告曾是有潛力、有未來的年輕人,而且在此案前沒有任何犯案紀錄,加上他從小就因母親酗酒及家族遺傳,15歲就出現心理疾病症狀,2016年學業、婚姻及愈來愈嚴重的酗酒與用藥問題,讓他病情惡化,儘管案發前他曾多次試圖求援卻都未獲適當協助。

布萊恩說,被告肯定會死在監獄,只是何時死亡的差別,她表示,「死刑是死,無期徒刑也是死」,布萊恩懇向陪審團動之以情,希望考慮被告父母、妹妹等親人的痛苦,判處無假釋的終生監禁。

8日為克里斯汀森量刑審判首日,由七男五女組成的陪審團將決定克里斯汀森的生死,量刑階段預計進行約一周半。

在檢辯雙方提出陳詞前,聯邦法官沙迪(James Shadid)向陪審團說明了判決時的參考因素,包括判死的「法定加重原因」(statutory aggravation factors)、「非法定加重原因」(non-statutory aggravation factors),還有判處無期的「減輕因素」(mitigating factors)。

他宣讀陪審員在考慮量刑時,首先必須同意檢方說法,那就是克里斯汀森故意殺害了章瑩穎,這些原因包括「章瑩穎的死亡是因為綁架造成」、「克里斯汀森以令人髮指、殘忍或邪惡的方式犯下罪刑」,「被告經過周密計畫和預謀犯罪」。

此外,陪審團也可在「非法定加重因素」方面進行評估,這些因素包括「受害者的脆弱」、「克里斯汀森未來的危險性」、「被告缺乏悔意」「被告曾阻礙辦案」。

此外,沙迪也逐一唸出辯方所提54項不應判死因素,包括被告母親有焦慮症、長期酗酒,且家族成員有心理疾病病史,被告給予妹妹情緒支持,被告腦部受傷,有失眠、憂鬱、焦慮及酗酒、用藥問題,被告如判死刑,其父母將會很傷心,被告多次尋求心理諮商協助,但卻沒有獲得適當處理等。

8日出庭作證者,包括三名FBI語言專家,主要負責檢視及翻譯受害者家人、同學、同事的訪問影片。

章瑩穎男友侯霄霖也出席作證述說兩人戀愛關係,並為檢方播放的章生前多位中國好友證詞作證,其中章的大學、研究所同學,於受訪中都對她的死亡傷心落淚。

9日包括章的父親、弟弟等人都將出庭作證,母親則將通過視頻作證,克里斯汀森父親預計9日下午也將出庭作證。

被告父親(左)預計9日出庭作證。 (特派員黃惠玲╱攝影) 被告父親(左)預計9日出庭作證。 (特派員黃惠玲╱攝影)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