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80113/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夢魘(二)

阿普航空/圖 阿普航空/圖

吃過飯不久,父親就從臥室拖出兩個箱子,暗藍色,這是父親告訴我的顏色,因為他總穿這種顏色的褲子。箱子放在門廳的冰箱旁邊,很高、很大,像一堵厚厚的牆,堵著家門。我跑著衝上去使勁撞,可它一動也不動。

爸爸,這是什麼呀?我問。

爸爸今天要去加拿大,這裡面是爸爸的行李。母親在旁邊說。

哦,我爸爸要去加拿大啦!加拿大一定比動物園好玩多了。我高興地跳了起來,歡呼著。

幾乎每個周末,我坐在父親自行車前面的車座,母親自己騎著車,一起去動物園。我最喜歡看小猴子上樹,還有大象、老虎、獅子。我從小好動,熱中戶外活動,一直跑著、跳著。我記得每次看完小毛驢後,我就賴著不走了。母親會說自己走,小賴皮!父親則會笑呵呵地把我背在肩上。

父親今天要帶我們去加拿大,還要拿這麼大的兩個箱子,一定最好玩啦!我趕緊穿好旅遊鞋、戴上防曬的涼帽,站在門廳,一如往常地等待出門。

突然聽見有人敲門,父親過去打開門,走進來一個叔叔。父親大聲說:寶寶,走嘍!然後他和叔叔一人拎一個箱子,母親拉著我的手,下了樓。

樓底下,停著一輛大汽車。父親和叔叔把箱子放到汽車後面,母親把我抱上車。我坐在父親和母親中間,然後,汽車就開起來了。

爸爸,我們今天為什麼不騎自行車呀?我問。

父親和母親都沒有回答我。今天的每一件事情,都透著古怪。不過,我很快就忽略這些疑問,想著加拿大一定很好玩,比動物園還要好玩,一直開心地看著外面。

汽車開得飛快!路上看見了好多、好多的汽車,我一一道出它們的顏色,黑色的、白色的、紅色的,最多的是黃色的,偶爾看見和父親褲子一樣的暗藍色,當然還有很多我不知道的顏色。

媽媽,柳樹!我看見柳樹了。幼兒園的老師剛剛帶我們看過柳樹,我興奮地對著母親大聲喊著。

母親沒有說話,只是一個人靜靜地看著窗外。父親把我抱進懷裡,又用鬍子扎了我一下說:寶寶真聰明!認識柳樹了。

嗯,老師教的。老師還說春天裡,柳樹是最早發芽的。我驕傲地對父親說。爸爸,我還會唱春天的兒歌,也是幼兒園老師教的。說罷我就放聲唱起來:春天裡,百花開,啦啦啦,啦啦啦。

聽到我奶聲奶氣不成調的歌聲,母親把頭也轉過來,憐愛地看著我。司機叔叔也笑著說:這孩子真可愛!

我可愛,當然了,我一直都知道自己可愛的,幼兒園的阿姨、老師,父母的同事、鄰居都這樣說過。父親還有母親,尤其是把可愛掛在嘴邊。

我唱著歌,父親打著拍子,母親笑著。隔一會兒,父親就用他的鬍子扎我一下。我躲避著父親的鬍子,笑著往他的懷裡鑽。

成排成排的柳樹飛快地閃過,滿眼都是鮮嫩的綠葉。其他景色肯定很多,但我只記住了柳樹,因為那時我只認識柳樹。所以在我的記憶裡,一路上除了柳樹,還是柳樹。

爸爸,怎麼一直都是柳樹啊?加拿大在哪裡呀?我開始覺得無聊。我一無聊了,問題就會特別多,母親總是這樣說。

柳樹的葉子是綠色的,寶寶,你看,天空的顏色是藍色的,天上的雲朵是白色的。父親一路給我講解各種顏色的分別。

汽車開了很久、很久,好像有一天那麼長。我偎在父親懷裡,聽著父親絮絮叨叨地說出很多種顏色,似乎都要睡著了。終於車停了下來,我們下了車,走進機場的候機大廳。

記憶中那是一處好大、好高的房子,我以前從未見過那麼寬敞的房間。裡面有大人、小孩走來走去的。地板很光滑,亮亮地發光,太好玩了!我便開始跑起來,母親一直追著我喊:慢點,別摔著。

父親則說:讓他跑吧!難得有這麼大的地方。(二)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