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79822/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懷念母親(上)

今年,我失去了母親。

母親是在農曆新年即將到來時發病的,當時我們還在加州,當天接到妹妹告知母親病危的訊息後,我們即改機票當晚提前回國。可惜到廣州時,母親已經昏迷。

一下飛機我即趕赴醫院她的病床前,面對昏迷的她,我遺憾不能在她昏迷前與她說上幾句話。但我還是說:「媽媽我回來了,你聽到了嗎?」

過了好一會兒,仔細看著她臉的我,終於發現她嘴角微微的動了一下,眉眼及表情稍稍的舒展了一下。那一刻我覺得她在昏迷中是聽到了我說的話,這讓我多少有了一點安慰。

母親是在大年初四那一天凌晨三點多故去的。雖然離開我們時已九十一歲高齡,但在我的內心,永遠失去母親的那種失落卻一直揮之不去,每天都像有若干蟲子在咬噬著我,「我再也不會有母親了」的想法,一直占據了我。

在我的印象中,母親一生都在勞碌,且毫無怨言。一九五八年之前,她生育了四個孩子,是年後,因家境貧困到了工廠做工,又生下兩個孩子。

每天早上天還沒亮便開始奔波於城東至城西上班的路途中,天全黑了才回到家。安置我們吃晚飯和洗澡睡覺後,還要為我們洗那一大盆的衣服,直至深夜,第二天天未亮便起床做早餐給我們。雖然早餐就是一鍋飯加一盤鹹菜,但那時沒有電飯煲,煮飯耗費了她許多睡覺的時間。如此,一直熬到我們長大。回想起來,幾十年來我竟不知道那些日子母親到底在什麼時間睡覺。

不論日子多麼艱難,母親一直以頑強與樂觀面對。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