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79820/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我有兩乳名

我的第一個乳名是祖母賜予的。六十一年前盛夏一天中午,在大陸遼西平原一個偏遠靜謐的小山村,我呱呱落地了。按農曆計算,這一天正好是五月十五。

五月十五午時生,可謂大吉。如果把當時的五○年代加上,我的弱小身軀算是把五占全了。民間有「五多之人多幸福」,基於這一點,我一降生,守在母親身邊的祖母當即給我起了「福生」乳名。

從此,在祖母及家人聲聲「福生」的喊叫聲中,在大家無微不至的關愛下,我開始人生之旅。同年冬季,母親抱著我告別老家,來到遼寧撫順的父親身邊。此後,每年新春前夕,父母親都帶著我和大包小裹,趕回老家探望祖父母。

喚我「福生」最多的是祖母。每次回老家過年,祖母總把我摟在懷裡,一邊親著我的小臉兒一邊叨咕:「我的福生又長高了。」那些日子,我如同浸泡在蜜罐裡。

不料,城市小家庭生活卻愈發艱難,「自然災害」來臨,弟妹相繼降生,「文化大革命」興起,我家的日子更加困窘不堪。經濟拮据,全家人一同回老家過年成為難事。無奈,父親只好一人或單獨領我回老家。再後來,父親年前給祖母寄點錢,自己也不回老家了。由此,我的乳名「福生」漸漸被家人淡忘。

成年時,我曾獨自一人回老家小住兩月。期間,又聽到祖母「福生、福生」的親切呼喚,並知曉了祖母在我和父親不回家過年時的淒涼心境:年前祖母總是挪著小腳到村口眺望大道,結果一天天帶著失望回家。除夕夜,祖母坐在火盆旁,一邊叨念父親和我的乳名一邊怒罵:「過年了,一個也不回來!」

祖母八十一歲時停止呼叫我的乳名。那年臘月二十八清晨,祖母與世長辭。我聞訊連夜與父母趕回老家,在送祖母下葬途中,寒風陣陣呼號,我像是又聽到祖母「福生、福生」的呼喚。

世人都說,午時生人姊妹多,這話在我家得到應驗。母親進城後相繼生養弟妹四人,不知是對祖母的不滿,還是覺得「福生」沒有給家裡帶來福氣,自進城時起,母親為我起了新的乳名:「華子」。

母親的呼喚伴我度過童年少年,步入青年行列,這一年,母親的呼喚深深印刻我的記憶。初秋時節,我登上下鄉插隊汽車,母親揮手說:「華子,累了就回家!」

最難忘是一九九四年八月,母親把我從昏迷中喚醒。那天,我下班途中遭遇車禍,血流滿面,昏倒在地,被好心人送進醫院。母親聞訊趕到後,一聲聲「華子、華子」呼喊將我喚醒。眼望年逾花甲的母親,我的眼眶瞬間潮濕了。

母親「華子、華子」的呼叫,陪伴我整整五十八年。

時下,母親入天國整三年,今生再也聽不到母親呼喚我的乳名了,但鑲嵌心底的錄音磁帶,時常在夢中播放,將我一次次喚醒。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