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78144/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新聞好好看

封面故事│愛畫、收畫 順天堂許鴻源跨越百年

李梅樹為許鴻源夫婦所繪肖像,1980年完成。(順天美術館提供) 李梅樹為許鴻源夫婦所繪肖像,1980年完成。(順天美術館提供)
位於洛杉磯爾灣的順天美術館。(順天美術館提供) 位於洛杉磯爾灣的順天美術館。(順天美術館提供)

1975年,58歲的順天堂藥廠創辦人許鴻源移民洛杉磯;1979年,許鴻源買了台灣畫家廖繼春的畫,那是他收藏的第一幅畫,從此展開收藏台灣畫家作品之路。但是,許鴻源一直沒有收藏到畫家李梅樹的作品。

李梅樹是台灣三峽人,1902年出生。北台灣頗負盛名的「三角湧長福巖」(俗稱祖師廟),落成於1769年;1947年,已有178年歷史的祖師廟進行整修工程,廟方與地方人士共同推舉李梅樹為主持人,足見李梅樹的藝術地位。

李梅樹作畫不輟,但是,他的畫是不賣的。

原來,李梅樹的父親李金印經營糧行,家境寬裕;李梅樹自小展露藝術天分,後來投入公職及教職,仍持續作畫,且無須以賣畫維生。收藏者若想買他的畫,並不容易。

贈藥畫家 獲肖像畫回饋

順天堂美術館館長陳飛龍說,許鴻源一心想收藏李梅樹的畫,便多方了解李梅樹的創作及生活情況。陳飛龍形容許鴻源「很會糾纏」,許鴻源輾轉得知李梅樹患有胃疾,便提供自家順天堂藥廠的科學中藥給李梅樹。

陳飛龍說,許鴻源贈藥之初,是為了李梅樹的健康,但是許鴻源「送藥送到李梅樹不好意思」,加上李梅樹也知道許鴻源收藏台灣畫家畫作的苦心,便對許鴻源說:「我不賣畫,那我替你們夫妻畫肖像吧。」

許鴻源和妻子許林碖非常看重這件事,許鴻源身著西裝打了領帶,妻子穿著旗袍加上外套,兩人端坐著讓李梅樹畫。李梅樹畫了一幅80號(145.5公分 x 120公分)的大畫,大約畫了六個月,李梅樹有時候晚上無法成眠,就起來修改幾筆。

但是,李梅樹畫這幅畫,畫到七八成時,覺得畫不好,就重畫。因此,許鴻源夫妻的同一幅肖像畫,其實李梅樹畫了兩幅,於1980年完成。

但是,這兩幅畫,李梅樹並沒有給許鴻源。

許鴻源還是不放棄,繼續和李梅樹保持往來。有一天他們聚會時,許夫人穿了一件印花洋裝,顯得高雅大方,李梅樹對許夫人說,你今天穿這件氣質很好,我幫你畫畫吧。就這樣,李梅樹再幫許夫人畫了個人肖像畫。

李梅樹畫作《許夫人像》,1981年。(許振輝/攝影) 李梅樹畫作《許夫人像》,1981年。(許振輝/攝影)

在畫畫這段期間,李梅樹和許鴻源熟了,對他收藏的用心有更深了解。李梅樹曾對自己的子女說,「許鴻源真的是有心人」。

許夫人的個人肖像畫於1981年完成,畫完後,李梅樹拿出這三張畫,本意是讓許鴻源選一張,結果,許鴻源把三張都拿走了。陳飛龍說:「不知道許先生是誤解,還是太高與,便全都拿回去。」

1983年李梅樹離世,其後人自籌資金成立李梅樹紀念館,許鴻源則於1991年去世。陳飛龍說,畫家當年和許先生結下的因緣很有意思,也因為這樣,順天美術館意外收藏到三張李梅樹的作品。

順天美術館館長陳飛龍。(許振輝/攝影) 順天美術館館長陳飛龍。(許振輝/攝影)

多方收藏 買畫不問價錢

許鴻源出生於1917年,在日本獲得京都國立大學藥學博士學位,二戰後1946年回台,以藥劑師資格,在家鄉彰化縣和美鎮開設順天堂藥廠,後來到台北從事公職。許鴻源自日本引進濃縮技術,讓順天堂成為科學中藥的始祖。1975年許鴻源移民到洛杉磯,仍致力推廣中藥科學化,1976設立漢方醫藥研究所,1991在洛杉磯建廠。

許鴻源在畫作上的收藏,緣起於前輩畫家廖繼春(1902-1976)。陳飛龍說,許鴻源是虔誠的基督徒,他和廖繼春同屬台北和平教會。許鴻源是彰化和美人,廖繼春是台中豐原人,兩人都來自台灣中部地區,交往更顯親切。

有一次,廖繼春送給許鴻源一幅6號的淡水風景。廖繼春鼓勵許鴻源,若有能力,可扶持在經濟條件困難下仍堅持創作的畫家,這引發許鴻源收藏的動機。

許鴻源買的第一幅畫是廖繼春的油畫,陳永森則是許鴻源收藏畫作的第二個畫家,他也是許林碖在長榮女中的同學。陳飛龍說,除了收藏,許鴻源也資助陳永森留日習畫。

陳飛龍說,許鴻源開始收藏畫時,不只是因為他的經濟狀況許可,更重要的是他對自己文化族群的關懷,對台灣這塊土地文化的認同,想做一些奉獻。後來,許鴻源讀了畫家謝里法1978年《日據時代台灣美術史運動》一書,決心盡力收藏早期台灣畫家的畫。

謝里法1938年出生,師範大學美術系畢業,1964年留學巴黎學習雕塑,是台灣日治時期後前往法國留學者之一。許鴻源想收藏台灣畫家的畫,不知從何做起,謝里法這本書中很多台灣藝術家,許鴻源便就照著書中所寫,開始買畫。但那時許鴻源並不認識謝里法。

許鴻源移民美國住在洛杉磯後,得知謝里法在紐約蘇活區,他找到謝里法,請教收藏的事,謝里法也介紹他認識當時在蘇活的台灣藝術家。兩人往來漸增。許鴻源並委託謝里法與雄獅美術雜誌社,將他所收藏的畫作編輯出版《20世紀台灣畫壇名家作品集》兩冊,作成完整紀錄。

陳飛龍說,除了謝里法《日據時代台灣美術史運動》一書之外,許鴻源也在畫廊、畫展、藝術家的介紹之下買畫,有時候是直接向畫家子女買畫。許鴻源買畫時,「不問價錢,也不殺價,畫家或畫家子女說多少就多少」。

許鴻源收藏的作品,作者包括:台灣第一位以西畫入選日本「帝國美術展覽會」的畫家陳澄波,以及廖繼春、李梅樹、郭雪湖、李石樵、李澤藩、顏水龍等活躍於日治時期的藝術家;戰後崛起的呂基正、張義雄、洪瑞麟、廖修平、蕭如松、陳正雄等;還包括戰後渡海赴台,在台灣成長、發展的藝術家如陳庭詩、秦松、席徳進、沈耀初等人。

另外,許鴻源的收藏觸角也延伸到70、80年代赴美留學的台灣學子,如姚慶章、陳昭宏、薛保瑕、梅丁衍、許自貴、賴純純、黃銘哲等,這些畫家目前仍活躍於畫壇。

也就是說,順天美術館收藏作品的所有畫家,自1895年出生的陳澄波以降,已經跨越百年。

成功大學歷史系教授蕭瓊瑞說,許鴻源買畫時,有些畫家還沒有成名,「那時候如果有人買他一幅、兩幅畫,對畫家來說真的很有意義」;同時,許鴻源購入後也沒有放在拍賣市場,純粹是收藏,「有些畫家的後人對此很有感觸,但這要多少年後才能體會」。

有一次,許鴻源在一本美術雜誌讀到畫家蕭如松(1922-1992)的報導,他便向雜誌社表示,希望雜誌社介紹他認識蕭如松,雜誌社說「很難,因為蕭如松是不見人的」。但雜誌社告訴許鴻源,在台北武昌街某間咖啡館裡,有幾張蕭如松的畫。許鴻源便跑到那家咖啡館,跟老闆要求買下掛在咖啡館牆壁上的畫,而且,咖啡館老闆開價多少,他就照付。

成功大學歷史系教授蕭瓊瑞。(熊傳慧/攝影) 成功大學歷史系教授蕭瓊瑞。(熊傳慧/攝影)

只買不賣 妻成立美術館

順天美術館1997年成立時,許鴻源已經去世。成立美術館的關鍵人物,是許林碖女士。

許鴻源的長子許照信回憶,父親長年買畫,但一開始是背著母親買,母親常發現收回來的支票少了好幾張。後來,母親也開始買畫。不過,買畫之初,並沒有想到要成立美術館。

1989年,陳飛龍正在長堤加州大學舉辨雕塑個展,許鴻源看了展覽,想收藏他的作品,便與陳飛龍認識。兩個人也很談得來。

許鴻源曾對陳飛龍說,這些畫並不是屬於他個人的,也不是許家的;他的心願是這些畫「要完整收藏,不要分散,而且有一天要回到台灣。」1991年許鴻源過世後,陳飛龍開始協助許家整理他多年的收藏。

為了讓畫不要分散,許家有了成立美術館的想法。不過,許鴻源研究科學中藥,把很多資金投入在推廣科學中藥給西方醫學界,美術館的經費並不充裕,但是許林碖一步一步籌備,終於完成許鴻源第一個心願:完整收藏。

1997年,順天美術館成立於洛杉磯爾灣,許鴻源多年來共收藏了600餘幅台灣畫家的作品,涵蓋日治時期至當代,終於有了展示的地方。

1998年許林碖去世,由許照信擔任美術館董事長。許照信說,台灣社會經過時代變遷,這些畫作等於留下歷史紀錄,每幅畫都呈現出作者的生活經驗,應該做一個世代性的收藏。

台灣畫壇 學到西方精髓

順天美術館收藏的最早一位台灣畫家是陳澄波(1895-1947)。蕭瓊瑞說,台灣畫壇在短短100年學到西方美術的精隨,還融入自己的文化,深具意義。

蕭瓊瑞說,在日治時期,台灣受到民族主義影響,有很多學生運動,台北師範學校請老師石川欽一郎帶學生做課外學習,這是台灣引進西洋現代美術教育之始,他的學生很多都成為重要畫家。陳澄波跟著石川欽一郎學習基本的寫生訓練與水彩技法,但這並不是正式的美術教育。

陳澄波1917年從事教職,他想要在畫藝上精進,勢必要留學,而歐洲太遠,日本便成為很多人的第一選擇。1924年,陳澄波考上東京美術學校圖畫師範科,那年他30歲。1927年,陳澄波往上海發展。

順天美術館收藏的陳澄波1932年作品《戰後》,畫的是一二八淞滬事件後上海被轟炸後的殘破景象。蕭瓊瑞說,陳澄波是台灣美術界象徵性人物,他的畫風看起來似乎不是很靈巧,且當年受印象派畫風影響,台灣畫家沒有人敢用黑色,但陳澄波的畫用了大量黑色,非常有特色。

陳澄波畫作《戰後》,1932年。(許振輝/攝影) 陳澄波畫作《戰後》,1932年。(許振輝/攝影)

畫家陳進(1907-1998)是台灣女子學畫第一人,出身世家,因此被譽為「閨秀畫家的代表人物」。她畫的《孔子廟》完成於1948年,畫中著花旗袍女子帶著一群著白旗袍年輕女生,站在一座建築物外,建築物門口高懸「萬世師表」燈籠,左右的石獅子非常威武。

蕭瓊瑞說,這棟建築是孔廟,這些女孩子是畢業了準備入社會當老師,老師帶著她們到孔廟去祭拜,陳進以女性觀點畫女性,反映當時台灣社會的改變。

陳進畫作《孔子廟》,1948年。(許振輝/攝影) 陳進畫作《孔子廟》,1948年。(許振輝/攝影)

姚慶章(1941-2000)的作品《高樓大廈》,完成於1982年,畫中是紐約的建築物。蕭瓊瑞說,紐約1960年代後期到1970年代,是照相寫實(超寫實)畫風的高峰期,姚慶章的畫雖是手繪,但有照相寫實「冷」、「大」的特點,《高樓大廈》完全反映紐約的特色,可說是「反60年代抽象」的表現,完全客觀,精準、細微,隱藏自己的筆觸,隱藏自己的感情。

姚慶章畫作《高樓大廈》,1982年。(許振輝/攝影) 姚慶章畫作《高樓大廈》,1982年。(許振輝/攝影)

順天美術館收藏的另一位照相寫實畫家陳昭宏,1942年出生,1968年移居紐約。蕭瓊瑞說,藝術家在紐約生活辛苦,一年畫不了幾幅畫,但陳昭宏堅持作畫,非常不容易。他畫女性胴體為主,是少數堅持不用噴槍的畫家,「非常有修練精神」,他1981年完成的的《沙灘少女》,在光影下肌膚吹彈可破,腳上沾的沙子粒粒可見。

陳昭宏畫作《沙灘少女》,1981年。(許振輝/攝影) 陳昭宏畫作《沙灘少女》,1981年。(許振輝/攝影)

收藏無價 展現時代面貌

陳飛龍說,順天美術館「這座廟雖小,但東西不少」,這要歸功於許鴻源的愛心與用心,但光有愛是不夠的,到了第二代也要有心,才能傳承。

至於這600餘件收藏,價值如何?陳飛龍說:「我們從頭到尾都不去了解價值。」他說,順天收藏,從來不是為了等待畫作增值,看重的也不一定是作品本身的價值,而是畫家在歷史中的定位,以及畫作如何展現台灣每個時代的面貌。

也因此,「有別於藝術投資的專業收藏,順天一直只買不賣」,同時,在收藏過程中與藝術家的互動及互信,最後,不僅收藏藝術品,更收藏了故事。

為了完成許鴻源第二個願望:讓畫作回台灣,順天美術館將所有館藏無償贈予台灣文化部。去年11月,陳飛龍帶著館藏的畫家廖繼春《淡水遠眺》回台灣,是順天美術館第一幅贈給文化部的畫,象徵「回家」。

今年5月在駐紐約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6月在洛杉磯順天美術館,順天美術館展出部分收藏後,下半年,將啟動把畫作捐給台灣的行動。另外,順天美術館已經把收藏的所有畫作建立數位典藏,也積極成立「台灣藝術家資訊中心」及「台灣藝術家作品借調中心」。

600多幅畫作全部回台灣,順天美術館不就空了嗎?陳飛龍說,畫作回台灣本來就是順天美術館的階段性使命,現在,找到牽手,交給有心、有力量的人,相信是台灣藝術史重要的一頁。

廖繼春畫作《淡水遠眺》,已經在去年11月捐回台灣。(本報系資料照片) 廖繼春畫作《淡水遠眺》,已經在去年11月捐回台灣。(本報系資料照片)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