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76966/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寧死不屈的雞(上)

在中國進入繁榮的市場經濟以前,為了改善生活,我們大院很多人家都養雞。

雞窩通常用竹竿和油毛氈搭在樓前,鱗次櫛比,自成一排。說是雞窩,其實是一人多高、八平米大的竹棚,裡面磚砌的雞舍內搭有一層竹竿架,雞蹲其上,糞便漏下去。晚上雞們會自覺入舍,但要靠主人把雞舍門關嚴實,以防黃鼠狼來犯。

大院後山的老鷹也是雞的天敵,時常俯衝到空曠的地面撲食小雞,鬧得雞犬不寧。一位鄰居叔叔因此背了獵槍在山腳下轉悠,卻從未打著一隻鷹。

那時主要飼養的有來杭雞、蘆花雞和三黃雞。自家養的雞下的蛋大、產量高,偶爾還有雙黃蛋,被主人引以為豪。多虧了這些忠實勤謹的雞們,我們常年沒斷過雞蛋,逢年過節也有了盼頭。

母雞母性發作時要孵小雞,會霸住下蛋的草窩,臥在沒來得及撿拾的蛋上不出來,那時就索性再添些雞蛋讓它孵。有時候不負責任的母雞孵到一半又洩了勁,自顧離開去覓食。人們只好把雞蛋拿回家,裝在紙箱裡,用燈泡來孵。到二十一天左右,小雞啄破蛋殼自己鑽了出來。剛孵出的小雞全身黏答答、濕漉漉,看起來弱不經風。一、兩天後,小雞要是能成活下來,會變得粉妝玉琢,毛茸可愛。

我家給雞開飯是爸爸的工作。他把青菜的邊角料剁碎,拌上玉米麵,放在雞食盆裡端出去餵。我爸爸不好意思喚雞,不像鄰居阿姨會抑揚頓挫地喚:「雞兒!咕咕咕!」不過,只要爸爸在樓前用筷子一敲盆,我家的雞便會神奇地從四面八方的犄角旮旯鑽出來。有別家不識趣來湊熱鬧的雞,爸爸用手一轟,也就悻悻踱開了。

我妹妹與雞們親暱得像手足,她一個小人兒常常抱著一隻大雞逗弄著玩。晚飯時,妹妹拿著饅頭在樓前吃,把不愛吃的饅頭皮扔給雞,人一口,雞一口。她腳下圍了一群迫不及待的雞,有時候雞會跳起來直接從她手裡啄食。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