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76332/article-link/

首頁 論壇

川普對抗中國、波斯2大古文明

川普總統就任後,美中關係陷入前所未有低潮,很多人擔心,美中關係如何定性發展。美中經貿戰第一輪「未贏未輸」後,各界驚魂甫定。有兩篇文章看出美國菁英想法,一是前美駐中國大使芮效儉、麻省理工教授傅泰林(M. Taylor Fravel)等百餘位中國事務專家聯名公開信,指「中國不是敵人」;另一篇文章是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傅立曼新作「川普一次同時挑戰中國與伊朗,我們要擔心什麼?」

「中國不是敵人」在華盛頓郵報發表,五人執筆,除傅泰林、芮效儉外,還有卡內基國際和平研究院史文(Michael D. Swaine)、哈佛教授傅高義(Ezra F. Vogel)、剛卸任的前國務院代理亞太助卿董雲裳(Susan Thornton)等人;其他聯署的有前國會議員漢彌頓(Lee Hamilton)、密西根大學學者李侃如(Kenneth Lieberthal)、學者藍普頓(David M. Lampton)、哈佛教授奈伊(Joseph Nye)、卜睿哲、包道格等約100人。這些學者專家多數曾在民主黨政府或自由派智庫任職,他們呼籲川普和國會重新思考中國政策。

這封信說,美中關係日益惡化不符合美國或全球利益,「美國多番作為,才是雙方關係急轉直下的直接原因」。這是把當前美中關係冰凍,歸罪美國。

信中提出七個觀點。一,習近平上台的作法:壓迫國內、國進民退、背離世貿承諾、擴大箝制言論,這些美國都要回應,但目前作法適得其反。二,北京不是經濟上的敵人,也非國安威脅,中國非鐵板一塊。美方要和北京溫和派合作,但華府敵視北京,削弱溫合派內部影響力。三,目前與中國脫鉤之舉,是站在中國對立面,阻止不了中國擴大,反傷美國,最後被孤立是美國,而非中國。四,不必要的擔心中國會取代美國成為全球領袖,美國應與盟邦合作,讓中國參與共同創造自由開放的繁榮世界,孤立中國於事無補。五,不用擔心中國在本世紀成為世界超級軍事強國, 美國應與盟邦合維持威懾力。六,北京想要削弱西方民主準則在全球秩序中的角色,但不會全盤推翻。但美國不要刺激北京,否則傷害西方利益。七,呼籲美國聯合其他國家聯盟,長期對抗北京,才符合美國利益,「宣揚破壞與限制中國參與世界的作法,只會適得其反」。

這封信的建議無異是投降書,仍延續過去作法。認真說,40年來設計美中關係格局,姑息坐視中共肆無忌憚無視國際規則,使美中關係走到今天美國反撲的現狀,100人中有些人難辭其咎。這些人不乏卡特政府內推動與中共建交的人,也不乏牽頭讓中共進入世貿卻不顧中共人權紀錄的前官員學者;沒有嚴格監督中共遵守入世承諾,只知全力推動全球化,塑造中國成「世界工廠」,破壞中國環境,但大賺中國人的錢,有如協助中共六四後取得經濟發展的幫兇。

相較起來,紐時專欄作家傅里曼較準確解讀與預測未來美中關係。他總結川普史無前例同時掐住、要重塑中國與伊朗兩大古文明的現代準則,是前所未有的大戰略,「這並不瘋狂」。傅立曼是全球化的高分貝始倡者,2005年「世界是平的」暢銷書精準深刻描述全球化趨勢,中國有重要角色。

他指出,與伊朗是「交易型」(transactional)來往,與中國是「轉型式」來往。中國帶來的挑戰遠超過伊朗。過去中國憑藉艱奮、不計代價、前瞻式基礎建設投資與教育等帶來發展,包括智財權竊盗、強迫科技移轉、政府鉅額扶持等。美國過去都可頂抗這些低利潤、高量產作法,超越美國都沒關係,但現在與未來的尖端產業涉及5G、人工智慧、航太、芯片,如果美國再讓步,「我們就是瘋了」。

傅里曼指出,與中國「轉型式」來往絕非易事,因為涉及維持中共掌權,北京不會輕易放手。傅立曼只是提出應有心態,沒有提出實際解法。他指出川普與中共交往關係到全球經濟何去何從,與伊朗周旋到未來全球防核武擴散體系,2019年的重要性有如1945年、1989年,非同小可。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