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75156/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出診

一九六五年,為落實「六‧二六」指示,醫務人員要下鄉送醫送藥上門,並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

我們第一批醫療隊被派去廣西龍州下洞公社,龍州是中國與越南邊境的小縣城,當地居民百分之九十以上是少數民族──僮族(壯族)。

我們醫療隊共十七人,有內、外、婦、兒、五官科醫師各一人,另兩名助產士、麻醉師一名、護士五人、藥劑師一人、後勤兩人,由副院長帶隊。

除院長外,所有的人按兩人一組分配到生產隊,與當地農民同住、同吃、同勞動。當然我們還有巡診、出診的任務。

因那裡是山區,生產隊分布分散,甲生產隊與乙生產隊往往隔著幾座山,所以我們巡診從甲到乙需要走很遠的路、爬幾座山頭,因此一天也看不了幾個病人。

記得當時治療效果最好的是眼科,用「針撥治療白內障」可立竿見影,深受病人讚賞,另外急診出診也比較多,出診多數發生在晚上,社員白天勞動,晚上發現有人生病了,就叫出診。

對於夜晚出診,我印象深刻。一般有人來叫出診,我們立即拎著藥箱跟著來人走,救命要緊,很少問及其他,何況我們不懂壯話,也無從問起。

一般出診,至少要翻越幾個山頭,在荒蕪的深山裡走夜路,那種心驚膽顫的滋味至今仍記憶猶新。

鬼魅般的月亮時隱時顯,月隱時周圍是漆黑一片,只有手電筒豆大的光亮照在腳下,我們不敢講話,緊跟著來人急急地趕路。一手拿著手電筒,另外手緊握打狗棍,這是唯一的武器,隨時準備打擊來犯的敵人。

月亮出現時,恐怖的情況並未減輕,月光把大山的影子倒映在山谷裡,看起來似巨形怪物迎面撲來。加之風吹樹枝吱吱響,或其他一些怪聲音,聽起來疑似鬼哭狼嚎,恐怖之極。

我們進村時又驚動了村裡的「警犬」,犬吠聲此起彼落,甚至有的狗直接撲到面前張牙舞爪,嚇得我們拿起打狗棍防衛。人狗之戰,場面驚心動魄,最後由狗主人解圍,我們才免於被犬追擊困境。

處理完病人,我們通常要等到天亮後才趕回去,因為實在不願再經歷在深山走夜路的恐懼。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