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67339/article-link/

首頁 洛杉磯

兩黨走極端 美國難選出正常總統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剛結束的民主黨總統初選第一回合電視辯論,前副總統白登(Joe Biden)成了各路參選人的箭靶,出身加州檢察長的聯邦參議員賀錦麗(Kamala Harris)表現亮眼,一輪猛攻白登,使她成為辯論的大贏家。至於發言只有2分56秒的華裔楊安澤(Andrew Yang),只是聊備一格,靠自稱麥克風被主辦單位關掉,加上出席時不打領帶,勉強搏得一丁點版面。

有主流電視台評論稱,這場辯論會可以看出民主黨內的兩個趨勢。其一是世代交替的選擇,即從50多歲到30多歲年輕一輩的參選人,如賀錦麗、卡斯楚(Julian Castro)、蘇維爾(Eric Sawlwell)等,想要取代70年多歲老一輩的白登、華倫(Elizabeth Warren)和桑德斯(Bernie Sanders)。其二這些民主黨內的參選人其實個個都是左派,正將這個黨向左大幅傾斜,選民最後必須抉擇,民主黨到底要以「左」到什麼程度的候選人出馬,與共和黨的川普對決。

反觀川普,則是「右」到極端的總統,除了行事作風反覆無常、個人誠信與品德大有疑問之外,川普極力迎合保守派選民的胃口,在貿易、移民、能源、環保、國防等議題上極度偏右,與民主黨人形成強烈對比。

因此,2020美國總統大選,將是兩黨極端派的大對決,最後不論誰當選,落選那一方的選民,必然對當選者有極深的反感,美國社會是否會因此而進一步撕裂分歧,相當令人憂心。美國人難道選不出一個「比較正常」的總統嗎?

支持民主黨的選民必須思考,在目前十多位參與初選的政治人物中,除了他們本身的政見、人格特質、年齡等因素之外,更重要的是最後「能夠打敗川普」,不要「贏了初選,卻輸了大選」。

如何才能打敗川普?加州與紐約州這兩個傳統上民主黨的大本營,已經不再重要了,因為民主黨本來就會在這裡贏。川普在2016年在這兩州大敗,卻在南部和中西部「搖擺州」取勝,最後柯林頓的選民票數雖然超過川普,選舉人團票卻落敗。民主黨人不能只在同溫層取暖,必須爭取到南部和中西部選民支持,否則又將重演2016年的歷史。

但問題是,目前檯面上的民主黨參選人,一個比一個「左」,保守派絕對不會支持,中間選民也可能退避三舍。相對而言比較「沒那麼左」的白登,一方面有世代交替的壓力,同時在辯論會上表現也令人搖頭。如果是立場「最左」的民主黨人出線,可能相當不妙。

最後我們要提醒楊安澤,他的主要政見:每人每月發1000元「自由紅利」(Freedom Dividend),實在「左過頭」,這只能代表他自己的意見,不能代表多數美國華人的看法。「如果」他當選總統  (事實上百分之一萬不可能),請他自掏腰包發給全民每人每月1000元,我們作為納稅人,將拒繳這種荒唐的稅金。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