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65438/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封面故事│把中國功夫融入音樂劇 陳士爭創龍泉鳳舞

《龍泉鳳舞》劇中一景。(許振輝/攝影) 《龍泉鳳舞》劇中一景。(許振輝/攝影)
《龍泉鳳舞》由導演陳士爭製作。(許振輝/攝影) 《龍泉鳳舞》由導演陳士爭製作。(許振輝/攝影)

把中國功夫融入音樂劇、把武術融入舞蹈、把未來融入現在、把族裔融入主流,導演陳士爭一直走藝術表演多元的路,他製作的《龍泉鳳舞》(Dragon Spring Phoenix Rise)功夫音樂劇,6月下旬在紐約棚屋藝術中心進行世界首演。

陳士爭說,這齣戲的靈感很大部分來自功夫明星李小龍。李小龍身為移民,最初在電影試鏡時屢屢受挫,但終以自己的努力和紮實的中國功夫,獲得主流認同。陳士爭想把現代中國移民故事呈現給主流社會,並設定故事背景發生在「未來的法拉盛」。

為什麼是未來?陳士爭說,戲劇或電影的故事往往發展到結局,就結束了,但若是從現在想像未來,可以有很多可能。

至於為什麼是法拉盛?陳士爭說,法拉盛已經是紐約最大的華埠,故事發生在這裡,有很多想像。他說,法拉盛英文是Flushing,這個字有噴升、噴發的意思,和龍泉、龍井有關,也反應了這個故事的神話色彩。

傳奇故事 全新戲劇風格

棚屋(The Shed)藝術中心位於曼哈頓西區哈德遜城市廣場(Hudson Yards),使命是委託新興藝術家開發和展示原創藝術作品,從嘻哈文化到古典音樂,從繪畫、雕塑到文學,從電影、戲劇到舞蹈,希望發展這裡成為現代藝術的新地標。

三年前,棚屋藝術總監普茨(Alex Poots)委託陳士爭製作一齣新的劇目,做為2019開幕季的表演之一。陳士爭說,在主流社會創作中國元素的戲劇,是他第一個念頭;其次,中國移民堅持自己的文化,為生活奮鬥,加上故事的傳奇色彩,會是焦點。

韋博諮詢公司(Weiber Consulting)指出,《龍泉鳳舞》的故事是法拉盛有座龍祠(House of Dragon),涉及一個宗派,龍祠內有一條龍泉,流淌著長生不老的靈藥,由一眾功夫高手守護。小蓮是功夫大師孤峰的女兒,她反抗父親的管教,和美國人平司墜入愛河,並生下雙胞胎兄妹小龍、小鳳。兄妹倆出生便分散,但各自習武,歷經波折後團聚,並同心協力面對抗強權,傳說中的龍鳳之力因而會被喚醒。

小龍(左)和小鳳(右)合力對抗強權。(許振輝/攝影) 小龍(左)和小鳳(右)合力對抗強權。(許振輝/攝影)

傳說中的龍鳳之力被喚醒。(許振輝/攝影) 傳說中的龍鳳之力被喚醒。(許振輝/攝影)

陳士爭說,《龍泉鳳舞》用了主流觀眾熟悉的中國功夫,把移民生存與涅槃重生的故事,以音樂、舞蹈、武打和敘事融為一體,打造出新的戲劇風格。

陳士爭表示,紐約7號地鐵的兩端,正是故事發生地法拉盛和演出地點棚屋,這使得《龍泉鳳舞》在棚屋演出非常有象徵意義。他說,如今移民氛圍緊張,這個關於中國移民的故事,有助於更多人關注移民群體和他們帶來的多元文化。

選角過程 各有巧妙安排

金庸外孫女趙明 跳芭蕾圓武俠夢

陳士爭策畫《龍泉鳳舞》整整三年,這是一齣功夫音樂劇(Kung Fu Musical),劇中人物要在舞蹈中表現武術的風格,也要能演能唱。他說,芭蕾舞是身體往上的表演,功夫則是下沉的概念,不是學習功夫的人,要表達中國武術的力量,其實很挑戰。陳士爭改找現代舞、街舞舞者,但是光選角他就選了一年。

女主角小蓮,由來自台灣的舞蹈家季綾(PeiJu Chien-Pott)飾演。季綾曾任美國瑪莎•葛萊姆舞團首席舞者,這是她第一次在舞台上唱歌、演戲,不但把功夫融合進舞蹈,還有台詞,她說:「這是我一直想嘗試的。」為了這個角色,季綾看了很多武俠電影如《臥虎藏龍》,觀摩影星楊紫瓊、章子怡的武打身段,並接受武術、演技、演唱的訓練。

飾演龍鳳胎妹妹小鳳的趙明(Jasmine Chiu),是小說家金庸的外孫女。2018年10月30日金庸去世,那一天, 陳士爭在紐約選演員。陳士爭說,他從小讀金庸小說,這次他第一次編功夫劇,金庸小說對他影響層面很大。說著說著,來試鏡的舞者趙明走過來,對陳士爭說:「他是我外公。」

就是這一天,趙明拿到人生第一部功夫音樂劇的表演機會。趙明今年25歲,她說,參演這部戲,讓她有機會將武術和舞蹈結合,「對我來說,是個很神奇的禮物。」

飾演小蓮的季綾(左)與飾演小鳳的趙明。(許振輝/攝影) 飾演小蓮的季綾(左)與飾演小鳳的趙明。(許振輝/攝影)

飾演龍鳳胎哥哥小明的紀托,是陳士爭在北京面試武術演員和舞蹈演員時,意外找到的。

那天來試鏡的人很多,但都是跳現代舞的。陳士爭說,他想要會跳街舞的舞者,有街頭奔放的感覺。有個女孩說,我男朋友是跳街舞的,可以叫他來嗎。陳士爭說好,女孩就當場打電話叫紀托搭個車過來,就這樣面試上了。

紀托25歲,自小習舞,在北京現代音樂研修學院學習現代舞,畢業後來紐約百老匯舞蹈中心深造,接觸到街舞。回北京之後,他現代舞和街舞都跳,並將街舞、現代舞、太極拳三者相結合,發展出自己的風格。《龍泉鳳舞》是他在美國的劇院首秀。

演員找齊,去年底開始訓練。棚屋藝術總監普茨說,陳士爭熱愛的中國功夫,功夫在動作和藝術上的講究令他著迷。在早期排練中,陳士爭邀請少林武僧與現代舞大師阿庫讓•漢(Akram Khan)切磋,設計的舞蹈帶有武術身段;武術指導張俊擔任過影星李連杰、甄子丹的替身,他設計武打動作時也呈現舞蹈之美。

國際團隊 融合多元文化

從雪梨到紐約,陳士爭為世界許多表演空間打造過多部作品。棚屋是一棟立方體建築物,陳士爭三年前接受委託便去看場地,當時還是一片建築工地,舞台高、寬、深各40公尺,是適合武術表演的空間。他說:「我是看到空間之後,再去想故事結構。」

陳士爭說,棚屋立體型劇院,這是很特別的演出形式。功夫戲動作性強,龍騰高飛、鳳舞展翼等,在這裡,演員可以鋼絲拉升。他設計了270度的環狀座位,圍繞扇形舞台,舞台燈光是變換多端的霓虹色調,加上快節奏的舞蹈、武術對打及壯觀的空中編舞,演員在觀眾席中走動,也在觀眾頭上飛翔。

《龍泉鳳舞》舞台燈光是霓虹色調。(許振輝/攝影) 《龍泉鳳舞》舞台燈光是霓虹色調。(許振輝/攝影)

音樂中也隱隱有龍的心跳聲,陳士爭希望觀眾進入這個環境,融入表演,忘記自己身處劇場之中。他也希望觀眾可以交流或走動,無拘無束的看表演。

韋博諮詢公司指出,《龍泉鳳舞》的製作團隊來自各國,希望做到多元文化的融合。由陳士爭和《功夫熊貓》編劇Jonathan Aibel和Glenn Berger聯合編劇,藝術指導是以《臥虎藏龍》獲得奧斯卡獎的視覺設計師葉錦添擔任,音樂則由澳洲女歌手希雅(Sia)擔綱,英國舞蹈家Akram Khan擔任編舞,武術導演袁和平也為該劇武術編舞提供指導。

中國元素 成為相對優勢

陳士爭是第一位把中國戲劇《牡丹亭》引入林肯藝術中心的導演。他1963年出生於湖南長沙,4歲時母親去世後,父親被送至幹校改造,少年時開始接受戲曲訓練,1989年至1991年在紐約大學研讀戲劇。畢業後,他和許多藝術科系的學生一樣,在外百老匯(Off Broadway)闖蕩,嘗試現代戲劇、舞蹈和音樂。

1996年,陳士爭以戲劇導演出道。1999年,他以20小時全本《牡丹亭》,開啟他走向多元舞台藝術事業;2007年音樂劇《西遊記》(Monkey:Journey to the West),結合戲劇、電子搖滾音樂、雜耍、武術、多媒體等型式,在文化上超越國界意識,而中國元素成為相對優勢。

陳士爭喜歡反差性強的事物,他製作的戲劇總是在嘗試新的可能。他說,發展任何事物,都不要把自己限制在框架裡,限制住了會不易突破,而且,要對自己的文化有自信,就不怕被影響。

陳士爭說,美國兩百年歷史能有今天的規模,「正是接納很多外來文化後兼容並蓄的結果」,對年輕人來說,未來是自由選擇的世界,「文化不只是根源在哪裡,更重要的是未來去哪裡」。他希望以表演藝術的新方式,賦予新時代年輕人想像的空間,思考自己的價值。

族裔議題 創作關注焦點

創作這齣劇,族裔議題是陳士爭的關注點。他說,川普總統上任後,美國社會變遷很大,「我來美國很多年,但是這幾年感覺族裔議題比以前明顯。」作為華裔藝術家,他想透過華人在法拉盛奮鬥、改變自己命運的的故事,帶入美國現代的矛盾,就是主流和少數族裔的故事,也是對這幾年美國移民政策氛圍下的反思。

因為族裔議題一直存在,他希望打通觀念:「要對人的故事感興趣,不要在狹隘的民族概念上去看另一個民族。」

他說,華裔或亞裔,在面對主流時常常不是非常融入,很多事不願意爭,但在美國強勢的政治環境之下,移民要站出來說話,要爭取生存和社會地位的權利。因此,製作這齣戲,「我對民族的責任心更強,要讓大家知道中國移民的故事」。

棚屋是立方體的建築。(許振輝/攝影) 棚屋是立方體的建築。(許振輝/攝影)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