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65357/article-link/

首頁 論壇

從民主黨總統辯論看美國未來

民主黨正在大幅左傾,黨內激進左傾路線與中間偏左溫和路線,在上周民主黨2020總統初選政見辯論會正式浮出,且中間偏左溫和路線漸落下風。這是佛州邁阿密兩輪辯論給人的初步印象。外界看法,若無意外,川普連任應無懸念,因為20位參加辯論的民主黨參選人,無論氣勢、經驗與競選經費,都比不上川普。何況川普已準備把最終出線的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定位成「社會主義的左派」。

比起四年前,這次辯論展示更大膽激進的政見,以前還遮掩不敢主張的想法,這次都大聲喊出,成為主流爭論點和政見選項。例如健保方面,以前不敢把歐記健保說成全民健保,現在一方面主張全面改革健保制度,實施全民健保,消滅私有健保公司,幾乎所有參選人都主張「Medicare for All」(人人有醫療保險);同時又喊出「學生貸款一筆勾銷」、富人加重稅。

更厲害的不僅「邊界開放」,不擋不捕非法入境移民,同時提供非法移民醫療健保。這些重大社會福利政策,全部是擴大政府職能,朝國有化、福利國萬能政府邁進,也就是劫富濟貧由政府執行,把人民馴化成社會福利的無能者,喪失個人積極性與創造性,一切都有政府照顧。

此外,民主黨參選人背景多元化,強迫式族裔身分認同的政治正確,例如呼之欲出的「黑奴世代賠償」(reparation)正義委員會,強迫各族裔納稅人共同為蓄奴犯錯支付後代賠償金,加上大麻合法化、同性跨性變性彩虹聯盟,全面挑戰基督教義為主的美國傳統文化基礎。經濟民粹主義與種族正義,成為民主黨左傾的主軸。

民主黨朝此發展,有其內在動因。該黨標榜多元價值,贏得東西兩岸大都會城市千禧世代認同,黨員人數迅速爆增,主導地方政治,逐步挑戰大城市的建制利益派。這些連任多屆的國會議員、州議員多與地方經濟利益結合,接受跨國公司與大型房地產商捐款,讓過去20年成長的一代感受到政治與經濟的擠壓與無力感。房貸危機帶來的金融海嘯、房價太貴住不起、健保太貴買不起、學貸沉痾揹不起,被他們認為是上一代製造的危機,他們要負責改變一切,讓他們尋找新代言人。

例如去年平空拔起的紐約市布朗士南區/皇后區眾議員歐凱秀(簡稱AOC),以29歲政治稚齡擊敗57歲尋求第15度連任的克勞利,令各界吃驚。這並非偶然,因為皇后區上周地方檢察官選舉,獲得歐凱秀背書的31歲公設律師卡邦,幾乎擊敗53歲的政壇老將卡茲。投票前一天,民主黨眾院議長波洛西專程到皇后區為卡茲站台,而卡邦除了歐凱秀加持,還有重量級參議員華倫與布克背書。民主黨溫和派掌門人親自到前線督戰,結果還是年輕激進派勝出。說明黨內年輕激進派急於重找代言人,挑戰既有派系,挑戰範圍正在擴大,上年紀的當權派無法抵擋。

回到民主黨總統初選辯論,它展示的兩條路線之爭全面浮出。既得利益的溫和派代表白登,幾乎遭激進派圍剿,步履踉蹌,險些跌倒。如果未來半年白登表現乏力,招架不住,扛不住溫和派大旗,一則是自己修正立場朝左傾靠近,或趁早宣布棄選,讓位給激進的加州聯邦參議員賀錦麗,或是溫和派在黨內邊緣化,宣告民主黨轉型已近成功,成為社會主義政黨,這將是慘酷的過程。

這對川普連任毋寧是好消息。2016年川普勝利,是因民粹右派崛起,被全球工業化邊緣化的藍領工人,被代表共和黨的川普吸納,引入美國體制內衝撞。如今,左派的民粹力量也崛起,從政經驗不到兩年的歐凱秀是這支年輕、社媒網路大軍的總指揮。川普去年期中選舉結束後就明確指出,共和黨未來真正對手是即將全面社會主義化的民主黨,假定民主黨社會主義化整合成功,推出左傾總統候選人,川普將極盡妖魔化之能事,阻卻民主黨執政下的美國變成社會主義國家,屆時就要看千禧世代選民是否贊同,美國朝社會主義化邁進。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