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63041/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來看書吧

貓派女子:每段愛情,都是劫後餘生

 示意圖。(Photo by Mairon Silveira from Pexels)
示意圖。(Photo by Mairon Silveira from Pexels)

短篇小說〈貓派〉於《紐約客》雜誌發表後,在網路上迅速延燒,短短一周300萬人次轉發,也點燃兩性讀者論戰。HBO即將改編拍攝。世界日報有售。

瑪歌在第一學期快結束的一個週三晚上遇見羅伯特,她在鬧區的藝術電影院販賣部打工,他進來買了一包大爆米花和一盒紅藤甘草糖。

「這選擇……很少見,」她說,「我想我一盒紅藤也沒賣出去過。」

撩一下客人是她在咖啡館煮咖啡時養成的習慣,對小費有幫助。她在電影院不拿小費,但不攀談幾句,這份工作又很無聊。她不覺得羅伯特可愛,這麼說吧,沒可愛到她在聚會上會過去搭訕的地步,但如果他在一門無聊的課上坐在對面,她可以對他產生一些浪漫的幻想──不過她肯定他已經大學畢業了,至少有二十五歲。他個子很高,這點她喜歡;她看到他捲起的襯衫袖子露出一個刺青圖案的邊緣。不過他偏壯,鬍子有點長,肩膀微微前傾,好像在保護什麼。

羅伯特沒留意到她在調情,或者察覺了,但也只是後退一步,好像要讓她靠過來,再努力一點。

「是哦,」他說,「好吧。」他把零錢放到口袋。


影片來源:YouTube

但下週他又來電影院,又買了一盒紅藤。

「妳工作表現越來越好,」他告訴她,「這次管住自己沒酸我。」

她聳聳肩膀。

「我要加薪了,所以囉。」她說。

電影結束後,他回來找她。

「販賣部小妹,給我妳的電話號碼。」他說。她給了,自己也吃了一驚。

接下來的幾週,從關於紅藤的那幾句對話,他們透過訊息打造出一組精巧的詼諧鷹架,即興話題發展得快,變化也快,她有時難以招架。他很聰明,她發現她必須努力才能贏得他的好感。很快,她注意到他通常立刻就會回她的訊息,但如果她花了好幾個小時才回他,他的下一則總是很短,而且不包括問題,所以重啟話題就成了她的事,而她每一次都會想辦法繼續。有幾回她一整天左右的時間都在忙著別的事,以為這樣的對話要徹底斷了,接著卻又想到什麼好笑的跟他說,或者從網路看到一張跟他們話題有關的照片,他們就又開始了。她還是不大認識他,因為他們從來沒聊過關於自己的事,但要是他們連續來了兩、三個有意思的笑話,又會有一種飄飄然的感覺,好像他們在跳舞一樣。接著到了複習週,某天晚上,她抱怨學校的餐廳全關了,寢室裡也沒食物,因為室友洗劫了家裡寄來的那箱吃的,他就說要買幾盒紅藤去孝敬她。一開始,她用另一個笑話帶過去,因為她真的得念書,他卻說:沒有啊,我是認真的,別打混了,快來吧。所以她在睡衣外面套了件夾克,到7-Eleven跟他見面。

那時大約十一點,他很隨意地打了招呼,一副每天都見到她的樣子,然後帶她進去挑幾樣零食。店裡沒賣紅藤,所以他給她買了櫻桃可樂思樂冰、多力多滋,還有一個青蛙叼菸造型的新奇打火機。

「謝謝你送我的禮物。」回到外頭時她說。

羅伯特戴著一頂遮住耳朵的兔毛帽,穿著一件又厚又俗氣的羽絨外套。她覺得這對他來說是個很好的造型,是有點呆,但帽子讓他更像伐木工人,厚外套遮住他的肚腩和略顯悲傷的斜肩。「不客氣,販賣部小妹,」他說。但他那時當然已經知道她的名字了。

她以為他要來個吻,就轉頭把臉頰湊過去,怎知他沒有親她的嘴,而是拉著她的手臂,輕輕吻了一下她的額頭,彷彿她是什麼寶貴的東西。

「好好用功,親愛的,」他說,「回頭見。」

走回宿舍的路上,她渾身洋溢著閃亮亮的光芒,她認為這是一種剛剛喜歡上一個人的跡象。

放假回家時,他們幾乎仍舊簡訊不斷,除了講講笑話,還稍微聊聊每天做了什麼。他們開始互道早安晚安,當她問他一個問題時,他沒有馬上回答,她就會感到一陣焦急的渴望。

她得知羅伯特有兩隻貓,叫牧和揚,他們一同想出了一個複雜的情節:她小時候養的貓皮塔會發訊息跟揚調情,但每次跟牧說話時都是一本正經,很冷淡,因為她嫉妒牧和揚的關係。

「妳怎麼整天都在發訊息?」晚餐時瑪歌的繼父問她。「是不是在談戀愛啊?」

「是啊,」瑪歌說,「他叫羅伯特,我在電影院認識的,我們在談戀愛,很可能會結婚哦。」

「哦,」繼父說,「那跟他說我們有問題要問他。」

我爸媽在問你的事耶,瑪歌傳了簡訊。羅伯特回她一個雙眼是愛心的笑臉符號。

回學校後,瑪歌很想再見到羅伯特,但沒想到他很難約。對不起,這週工作很忙,他回答說,我保證很快就去找妳。瑪歌不喜歡這樣,感覺形勢已經對她不利,所以他終於約她去看電影時,她馬上就答應了。

他想看的電影也在她打工的戲院上映,但她建議改去郊區那家影城,學生很少去那裡,因為開車才到得了。羅伯特開了一輛沾滿泥巴的白色Civic來接她,杯架裡的糖果紙都滿出來。一路上,他比她預期的還要安靜,也不怎麼看她。不到五分鐘,她就覺得渾身不自在,開上高速公路後,她突然閃過一個念頭:他可以把她帶到哪裡先姦後殺,畢竟自己對他幾乎是一無所知。

就在她這麼想的時候,他開口了:「放心,我不會殺了你的。」她懷疑車上的尷尬氣氛是她所造成的,因為她又拘謹又神經兮兮,好像是那種每次約會都幻想自己會遇害的女孩。

「沒差──想殺就殺啊。」她說。他笑了,拍了拍她的膝蓋,但還是沉默得叫人不安,她不停製造話題,但所有招數對他都沒用。到了戲院,他跟販賣部的收銀員開了一個有關紅藤的玩笑,結果笑話很難笑,搞得在場的人都好尷尬,尤其是瑪歌。

看電影時,他沒有牽她的手,也沒有摟著她的肩,所以當他們回到停車場時,她篤定他改變了心意,對她沒興趣了。她穿了貼腿褲和運動衫,也許就是問題所在。她鑽進車時,他說:「很高興看到妳特意為了我梳妝打扮。」她原本以為這只是開玩笑,但也許她真的冒犯了人家,好像沒有把約會當一回事什麼的。他穿的是卡其褲和扣領襯衫。

「那麼,想去喝一杯嗎?」他回到車上後問,好像表現禮貌是一種強加在他身上的義務。瑪歌覺得他顯然希望她說不,而拒絕了他的建議後,他們以後都不會再說話了。這個結局讓她難過,倒不是因為她想繼續跟他在一起,而是因為她假期期間對他抱著那麼高的期待,如果一下就吹了好像不公平。

「我想我們可以去喝一杯吧?」她說。

「妳想去就去吧,」他說。「妳想去就去吧」,這回答真是教人不爽,她一語不發坐在車裡,直到他戳戳她的大腿說:「妳在不高興什麼啊?」

「我沒有不高興,」她說,「就是有點累而已。」

「我可以送妳回去。」

「不用,我需要喝一杯,看了那部電影。」雖然是在主流電影院上映,他選的片子描述二戰的大屠殺,看完以後心情很差,對第一次約會來說超級不適合,所以他提議時,她還回說:哈哈,你認真的?於是他開了個玩笑,說抱歉錯估了她的品味,他可以改帶她去看浪漫喜劇。但現在她提到那部電影,他竟然有點退避的樣子,她對這晚的事就有了一個全新的解釋。她懷疑也許他是想要博得她的好感,才建議來看大屠殺的電影,因為他大概以為她是在藝術電影院工作的那種人,但不知道要打動那種人,大屠殺電影這類「嚴肅」電影是錯誤的選擇。她想,也許她傳哈哈,你認真的?傷了他,嚇到他,讓他覺得在她身邊不自在。想到他心靈可能很脆弱,她受到觸動,覺得要對他比之前一整晚更好。

他問她想去哪裡喝,她說出她常去的地方,他卻做了個鬼臉,說那在學生街,他帶她去更好的地方。他們去了一間她沒去過的酒吧,那種非法的地下酒吧,沒有招牌表明它的存在。進去要排隊,她越等越不安,盤算著要怎麼跟他說她得告訴他的那件事,但遲遲說不出來,所以當保鑣要求看身分證件時,她就遞給了他。保鑣幾乎也沒什麼看,只是嘿嘿笑著說:「是啊,不行。」就揮手叫她到邊上去,朝隊伍裡的下一組人打手勢。

羅伯特走在她前頭,沒注意到後面發生的狀況。「羅伯特。」她輕輕喊著。但他沒有轉頭,最後隊伍裡面有個一直注意的人拍拍他的肩膀,又指著困在人行道上的她。

他回到她身邊,她窘迫地站著。「對不起!」她說,「好丟臉。」

「妳多大?」他問。

「我二十。」她說。

「哦,」他說,「我以為妳說妳年紀更大一些呢。」

貓派 貓派

《貓派》,世界書局有售。

【作者簡介】

克莉絲汀魯潘妮安(Kristen Roupenian)

出生在一個醫護家庭,並擁有哈佛大學英語博士學位和密西根大學海倫澤爾作家計畫的藝術碩士學位。

短篇小說〈貓派〉在2017年12月發表後,僅僅經過一個周末,便成為全美最熱門的討論話題,從原本默默無聞的作者一躍成為最炙手可熱的才女作家,並且立即獲得百萬美元的高額預付版稅。

同名的短篇小說集《貓派》於2019年出版後,立即被哈芬登郵報、寇克斯評論、《VOGUE》雜誌、美麗佳人、娛樂週刊、《PureWow》雜誌、《REFINERY29》雜誌,《尼龍》雜誌、《BUSTLE》雜誌一致譽為2019年最受歡迎的作品,並且已由HBO取得影視改編權。

【購書資訊】

皇冠出版:https://www.crown.com.tw

世界書局購書:www.wjbookny.com

郵購專線:718-746-8889ext6263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