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57118/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一下宣戰一下制裁 川普想從伊朗危機得到什麼?

川普總統24日在白宮簽署命令,針對伊朗最高領袖哈米尼等高階官員及核心高級官員的進一步制裁金融資產,報復伊朗上周擊落美軍無人偵測機。副總統潘斯(右)與財政部長米努勤(左)出席。(美聯社) 川普總統24日在白宮簽署命令,針對伊朗最高領袖哈米尼等高階官員及核心高級官員的進一步制裁金融資產,報復伊朗上周擊落美軍無人偵測機。副總統潘斯(右)與財政部長米努勤(左)出席。(美聯社)
美空軍無人偵測機「全球鷹」上周遭伊朗擊落,但川普總統沒有立即而直接的發動軍事攻擊的報復。(美聯社) 美空軍無人偵測機「全球鷹」上周遭伊朗擊落,但川普總統沒有立即而直接的發動軍事攻擊的報復。(美聯社)

川普政府節節升高與伊朗的對立,究竟想從「伊朗危機」得到什麼?根據加拿大媒體的分析,川普按耐住「好戰波頓」的急性子,著眼於壓迫伊朗上談判桌,以「放寬經濟制裁」換取「加緊看管伊朗核武計畫,」最終目的當然是「伊朗不得擁有核武」。

加拿大皇后大學國際事務專家魏斯柏德(Noah Weisbord)在「對話」(The Conversation)網站撰文指出,川普退出2015多國與伊朗核武協議後,白宮官員針對美國到底要伊朗「改變行為」還是「改換政權」這問題,一直都無法確定。靠外交還是靠武力解決?也舉棋不定。步步增兵,目標到底是滿腔怒火的伊朗人,還是滿腔怒火的美國人?

川普告訴英國電視節目主持人摩根(Piers Morgan),軍事手段當然不排除,「但我寧願對談」。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伊格納夏斯(David Ignatius)說,川普要選票就得對伊朗發狠,但不能狠到失去選票─也就是發動戰爭─的地步。退休將領皮崔亞斯(David Petraeus)直言,川普不想對伊朗發動戰爭。

身為學者的魏斯柏德認為不能小覷「狡猾、好戰」的國安顧問波頓的影響力。2018年5月川普單方面退出多國與伊朗協議,接著「極盡施壓」,包括處罰購買伊朗石油的國家,搞砸伊朗經濟,德法英俄中繼續留在協議中,但救不了伊朗蕭條的經濟,伊朗於是發狠說,給你們60天,至少在能源、金融這兩大領域讓伊朗活得下去,不要逼我走絕路。

美國吹噓它的極盡施壓策略奏效,因為伊朗減少了對敘利亞總統阿塞德、巴勒斯坦真主黨(Hezbollah)和哈瑪斯(Hamas)等「搗蛋分子」的支援,龐培歐甚至還冀望伊朗人民推翻現政府。

魏斯柏格不以為然。他說,連美國「簽約盟友」都看不順眼的好戰姿態,只會激怒伊朗人民更反美、分化美國盟友、強化伊朗內部的好戰派。

他認為化解當前危機的最佳方法是雙方都有面子的外交協議:適度解除貿易制裁,換取伊朗答應國際社會更嚴格看管它的核武計畫。這樣,川普贏得「和平締造者」的美譽,甚至諾貝爾和平獎,伊朗領袖則趁機改善國內經濟。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