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56761/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章瑩穎父母「要帶女兒回家…不會放棄找她」 要求判處被告死刑

章瑩穎家人提供的這張照片,是章瑩穎2016年在北大深圳研究生院畢業時的自拍照。(美聯社) 章瑩穎家人提供的這張照片,是章瑩穎2016年在北大深圳研究生院畢業時的自拍照。(美聯社)
章榮高(左)、章新陽(中)、葉麗鳳(右)對於章瑩穎的死仍難掩悲傷。(特派員黃惠玲╱攝影) 章榮高(左)、章新陽(中)、葉麗鳳(右)對於章瑩穎的死仍難掩悲傷。(特派員黃惠玲╱攝影)

「我非常痛苦,這根本不是人做的事情,太可惡了」,章瑩穎父親章榮高24日與妻子葉麗鳳、兒子章新陽步出法庭,回想女兒可能遭受的殘酷對待時如此表示。他對24日陪審團裁決「非常滿意」,也特別感謝陪審團的公正,希望他們能夠在量刑階段也能做出公平審判。

在律師王志東陪伴下,章家人在被告罪名成立後,首度打破過去幾周的沉默受訪,章榮高說,過去這陣子他每天坐在法庭上「非常難受,很煎熬」,王志東補充說,章家人在庭審過程中有過很多衝動,但都想辦法克制自己,以讓審判順利進行,章榮高代表「親愛的女兒」、自己、妻子及兒子,感謝陪審團伸張正義的第一步,也感謝檢察官、伊利諾大學校警、FBI探員及協助調查與庭審者,還有幫助他們的香檳朋友。

「兩年來,我們每天都思念著瑩穎,直到今天,我們無法想像如何在沒有她的情況下度過餘生」,他說,「言語無法描述我們的痛苦與煎熬,我們希望並相信審判最終會為女兒與我們帶來正義,我們的願望永遠都是找到瑩穎,帶她回家,我們不會放棄」。

章父發表聲明時,一直無法從喪女悲痛走出來的章母,不禁在旁痛哭流淚,喊著「我要女兒回家」。

王志東說,家人從兩年前6月17日就說「想找到章瑩穎,帶她回家」,家人的希望到現在都沒有改變,是否找到章瑩穎將考慮對被告排除死刑?王志東代家人回答說,這方面留給陪審團決定,相信他們會做出正義裁決。

至於是否希望被告判死?王志東回答,檢察官辦公室當初曾詢問家人對被告懲處死刑的意見,家人曾明確表示,「希望檢方考慮並要求判處死刑」。

王志東也提到,在量刑階段,章家人將站上證人席作證陳述。

除受害者家人外,被告克里斯汀森的父親也天天出庭聆審,當天中午檢辯結案陳詞告一段落,等待陪審團裁決的休息時段,他刻意走上前向兒子微笑招呼,被告告訴父親他可能會待在法庭內等裁定結果,其父則告訴他「我一會兒就回來」。

被告父親24日在法庭外曾簡短談到心情,他說,現在案子仍在審判中,他不方便發表談話,但應該會在量刑結束後說一些話。

問到他是否天天都到庭時,他答「他是我兒子,我來陪他」。

被告父親回憶兒子小時候時說,「他是個溫柔的小男孩」,在兩年前6月30日兒子遭逮捕時,前兒媳婦就打電話告訴他兒子涉嫌殺人,「很意外也不相信」。

克里斯汀森。(本報檔案照) 克里斯汀森。(本報檔案照)
章榮高(左)、章新陽(左二)、葉麗鳳(右二)24日步出法庭,右一為一直協助章家的香檳居民林桂平。(特派員黃惠玲╱攝影) 章榮高(左)、章新陽(左二)、葉麗鳳(右二)24日步出法庭,右一為一直協助章家的香檳居民林桂平。(特派員黃惠玲╱攝影)
章瑩穎的弟弟章新陽提供的這張照片,是章瑩穎(中)在出國前與父母親於家鄉南平的車站前合影。(美聯社) 章瑩穎的弟弟章新陽提供的這張照片,是章瑩穎(中)在出國前與父母親於家鄉南平的車站前合影。(美聯社)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