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55075/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旅遊│訪古尋幽遊東歐

清晨的布萊德湖。 清晨的布萊德湖。
蒙特內哥羅的科托爾主教座堂。 蒙特內哥羅的科托爾主教座堂。

世界極大,地球很小,夢想所及,朝發夕至,除了多次轉機浪費時間外,任何國度幾乎都能在24小時內抵達。經歷過東非肯亞、北非摩洛哥的不人道長途飛行折騰,一趟13小時的東歐之行實在輕鬆無比。

從威尼斯下機,經陸路三個小時,抵達歐帕提亞(Opatija),歐帕提亞得天獨厚的自然美景和宜人的氣候,被譽為亞得里亞海上的「尼斯」,是歐洲皇室最鍾愛的度假勝地。

到了歐帕提亞就必需前往伊斯特里亞(Istrian)半島,中世紀的海港古城,鬱鬱蔥蔥的半島上處處可見斑駁錯落的城牆、歷史悠久的教堂、星羅棋布的古厝,走在油亮的石板小路上,細品昔日威尼斯共和國的風華、隨意飄散的薰衣草香、夾雜著松露的異香,視覺和嗅覺一次滿足!

具有2000年歷史的普拉(Pula)圓形競技場是世界僅存的六個競技場之一,寬闊的場地可容納2萬3000個觀眾,走入地下室又是一番光景,錯置的石凳、蓄水池、土窯……,默默訴說著歷史的滄桑。

沿著石坡爬上山丘的聖尤菲米亞教堂(Cathedral of St Euphemia),肅穆的白色建築下是湛藍的亞得里亞海,克羅埃西亞特有的紅瓦屋頂點綴其中,形成了一道絕美的海岸線。

札達爾(Zadar)是克羅埃西亞的著名港口,白帆點點、遊輪如織,坐在石階上聆聽海風琴(Sea organ)拍打岸邊的聲音,巧妙的孔洞經由海潮衝擊譜成了浪漫的樂章;走進古羅馬帝國的城門,獨特的牆垣、鐘樓、遺址廣場、羞恥柱(Pillar of Shame),以及聖多納教堂(The church of St. Donatus)、聖瑪麗教堂(St. Mary's Church),……拼成克羅埃西亞的第五大城市。

札達爾的聖瑪麗教堂。 札達爾的聖瑪麗教堂。

古羅馬皇宮 有獅身人像

遊覽1998年列為聯合國世界文化遺產的斯普利特(Split),先從戴克里先(Diocletian)皇宮開始,這座克羅埃西亞境內最重要的古羅馬遺跡,建築方正,神殿、宮殿、陵墓⋯⋯一應俱全。地下大廳依稀可見當時的羅馬浴室、皇室廚房等遺址,中庭的柱廊(Peristyle)長寬各有四、六根花崗石圓柱,連結著拱形圍牆,黑色花崗岩獅身人像端坐其中。

獅身人面像。 獅身人面像。

走出城門,聳立著教皇寧斯基(Grgur Ninski)的巨大雕像,傳說觸摸教皇左腳大姆指會帶來好運,並保證將會重遊斯普利特,不論真實性如何,這座右手指天的雕像已成為斯普利特的地標,教皇的左腳姆指也被摸得金光閃閃。

沿著亞得里亞海岸南行,驚嘆一望無際的的波光粼粼,紅瓦白牆點綴其間,在長達5385公里的海岸線中,散落著1185個大小島嶼,處處都是天然的海水浴場,碧海藍天加上溫熱的氣候,觀光業無疑是克羅埃西亞最重要的國家收入來源。

位於海岸線最南端的杜布尼克(Dubrovnik),如同上天遺落在亞得里亞海的一顆珍珠,由於特殊的地形地貌結合了美麗的人文建築,成為歐洲人夏日最嚮往的度假天堂!

杜布尼克座落在亞得里亞海岸的石灰岩半島上,整座古城被一道長達2公里、高25公尺的護城牆包圍,牆內一片紅頂高樓,牆外閃著耀眼的藍,頂著海風奔跑在古城牆上,遙想當年杜布尼克在南斯拉夫內戰中飽受戰火摧殘,再與重建後的現今觀光榮景對比,置身其中,湧上心頭的是一種莫名衝突的悲與喜!

4月24日適逢復活節周末,古城教堂內舉辦盛大彌撒,無論是居民、遊客都籠罩在一片喜樂祥和的氣氛中,望著街道上來往的盛裝女士和孩童,不需著墨已是最美的一道風景!

蒙特內哥羅 遊世遺古城

有人戲稱在東歐旅行,一不小心就出了國,一天出關入關三、四次是常事,為了造訪「地中海上的寶石」蒙特內哥羅(Montenegro,又譯黑山共和國),必須從蜿蜒的山路先越境到波西米亞,迴轉過山坳再入關回克羅埃西亞,經過層巒山脈、原始森林、深長壯麗的科托(Kotor)峽灣,終於入境蒙特內哥羅!

國土面積不及1萬4000平方公里、人口只有60萬人的蒙特內哥羅,是歐洲最年輕的國家,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的科托古城,因為高大厚實的城牆保護而倖免戰火的摧殘,這座中世紀小城融合了多元文化與宗教,罕見天主教、東正教兩大教派,竟能同時並存於同座教堂之內。

12世紀建立的科托爾主教座堂(Katedrala Sv Tripuna),是一座類似巴黎聖母院鐘樓的建築,規模雖小卻保存完整,在巴黎聖母院被祝融肆虐後更顯珍貴。其他如聖尼克教堂(Crkva Sv Nikole)、聖路克教堂(Crkva Sv Luke)、鐘塔廣場……等等,都是科托城必訪的古蹟。

閒庭信步在科托小城巷弄中,可謂步步驚喜處處留戀,一塊古磚、一個石階、一面老牆……全是800年前的舊物,深吸一口長氣,吐出滿滿的懷古悠思。

雙子島 峽灣中的鑽石

科托峽灣內有名的雙子島:石女島(Lady of Rock Island)和聖喬治島(Island of St. Geogre),是最璀燦的兩顆鑽石。搭船登上人工填海造成的石女島,莊嚴的天主教堂有著與媽祖顯靈的相似神蹟;而自然形成的聖喬治島,島上松柏長青,淒美的愛情故事與一座聖本篤修道院永遠浮在藍色的峽灣上,生生世世永恆守護。

科托雙子島之一的聖喬治島。 科托雙子島之一的聖喬治島。

與十六湖公園齊名的克爾卡(Krka)國家公園規模較小,水量較多,連結的瀑布景觀最常被克羅埃西亞當局選為旅遊宣傳照片,雖有「歐洲小九寨溝」雅稱,除了園林秀麗、蟲鳴鳥叫不絕於耳外,其他略有過譽之嫌。

旅途已近尾聲,前往斯洛維尼亞(Slovenia)之前,先停克羅埃西亞首都薩格勒布(Zagreb),一如東歐城市的質樸,教堂與雕像成為主要的景點,建於13世紀的聖馬可教堂,彩繪磁磚的屋頂上鑲嵌著薩格勒布市徽和克羅埃西亞國徽;典型哥德式建築的聖母升天大教堂(Katedrala Marijina Uznesenja)是國內最大的宗教建築,教堂前廣場矗立著聖母瑪利亞的金身石柱,在藍天中閃著一抹金黃。

充滿歷史與文化的舊城區,石門(kamenita Vrata)裡的聖母抱子像,曾於18世紀的大火中毫髮無傷保存下來,因此成為薩格勒布的守護神,走出石門見到聖喬治的騎馬雕像,驚喜的是柵欄內「黑色鬱金香」搖曳生姿,深沉厚重的墨黑色散發出貴族特有的尊貴與驕傲!

布萊德湖 世界十大美湖

布萊德湖(Lake Bled)是世界十大美湖之一,位於斯洛維尼亞西北,阿爾卑斯山南麓,由於湖底富含大量礦物資,湖水呈現出晶瑩的藍綠色,因而得有「藍湖」美譽,清澈的湖水永遠忠實反射出完整美麗的倒影。德王亨利二世在湖對面陡峭的懸崖上修建了布萊德城堡和教堂,風格獨特的建築與山光水色遙相呼應,好一個人間仙境!

清晨漫步湖邊,沁涼的空氣、輕飄的山嵐、閒游的鴛鴦、停泊的小舟……,眼前一切太不真實,有別於中午遊湖的喧囂,清晨的布萊德湖彷如走進靜止的時空,自覺呼吸都是多餘。

當奮力爬上崖壁的布萊德城堡時,立即印證了「距離產生美感」的真實性,遠眺古堡時的神秘與雄偉,身臨其境時覺得不過爾爾,倒是望著前方阿爾卑斯山頂白雪引人唏噓,青山不老,奈何為雪白頭!低瞰水波蕩漾的湖中小島,綠水無憂,何以因風皺面?

旅程最後一個句點落在斯洛維尼亞首都盧布爾雅那(Ljubljana),中央廣場是舊城中心,旅遊景點圍繞其間,三重石橋連接河岸,橋下小船穿梭頗似江南水鄉,橋柱鐵索上不可免俗的掛滿了愛情鎖,鎖住情侶們嚮往的忠貞愛情。如同塞納河左岸,盧布爾雅那左岸也是餐酒館林立,佇留小歇是旅人的必然,一杯黑咖啡、一塊比臉大的披薩,把最美麗的回憶留在斯洛維尼亞!

教皇寧斯基雕像。 教皇寧斯基雕像。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