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54570/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新聞好好看

封面故事│小提琴家廖姵珳 音樂才華早露 鬥志激發成長

廖姵珳很小就展露音樂才華。(許振輝/攝影) 廖姵珳很小就展露音樂才華。(許振輝/攝影)
廖姵珳和上海交響樂團演出。(圖:廖姵珳提供) 廖姵珳和上海交響樂團演出。(圖:廖姵珳提供)

夏日午後,紐約林肯藝術中心廣場陽光正好,小提琴家廖姵珳(Pei-Wen Liao)長髮及肩,個子嬌小,一襲洋裝顯得青春活潑。她剛結束耶魯大學音樂研究所一年級的課程,一放暑假就先回台灣,返紐約後再展開演出行程。問她,回台灣是表演嗎?她笑笑說:「媽媽想我了。」

到世界各地演出,是廖姵珳的日常。她10歲來紐約,進入茱莉亞音樂學院(The Juilliard School)預備班就讀;13歲與曼哈頓交響樂團合作,在卡內基音樂廳舉行個人獨奏會,演出前門票銷售一空。那是她人生第一場售票獨奏會,展露她小提琴演奏的才華,也創下當時卡內基音樂廳最年輕演奏家獨奏會的紀錄。

上半場,廖姵珳和曼哈頓交響樂團一起演奏;下半場以獨奏展開,以室內樂結尾,呈現小提琴三種表演形式。她走上舞台,完全不緊張,只想好好表現。她說:「我小小年紀便和主流交響樂團合作,把我的舞台之門打開了。」

從此,她愛上舞台表演,決定往職業演奏家之路發展。

也因為那場演奏會,有音樂界人士和贊助商和她接觸,她開始到世界各地演出,累積更多舞台經驗。廖姵珳說,她學會面對演出壓力,也學會怎麼處理社交,這些對她的成長是好的,「媽媽也說,我那麼小就開始積累人生經驗,很幸運」。

廖姵珳在紐約林肯藝術中心廣場。(許振輝/攝影) 廖姵珳在紐約林肯藝術中心廣場。(許振輝/攝影)

紐約高手如雲 激發鬥志

母親是廖姵珳學習音樂的重要後盾。廖姵珳出生在台北,2歲時父親去世,母親一手把她帶大,讓她不因單親家庭而有缺憾。廖姵珳5歲開始學琴,曲目一拉就上手,她拉得很開心,沒有什麼壓力。

老師王璽禎鼓勵她去考音樂班,也順利考上了。廖媽媽心想,音樂班的孩子比較辛苦,也許女兒有一天會停止音樂這條路。但是,有一位音樂班學姊分享她在茱莉亞音樂學院的生活,廖姵珳聽了之後告訴媽媽,自己也想去茱莉亞。

那年廖姵珳10歲,已經參加過很多比賽,還拿了全省第一,但對音樂家這條路還是有點懵懂。她和媽媽商量:「我只是去考一下,觀摩觀摩,不一定考得上。」她說,當年第一次出遠門,一句英文也不會,但一切都很新鮮,考完試去自由女神像、迪士尼樂園,都很興奮。回台灣後,廖姵珳就把這件事給忘了。

5月底放榜,接到通知後,母女倆才認真討論怎麼辦。

廖媽媽原本不想讓她來紐約,因為10歲還很小,又是女生,不放心她住在寄宿家庭;加上媽媽要工作,不可能陪她來。廖姵珳想:既然考上了,就試一試。媽媽還打賭說,這條路很辛苦,茱莉亞優秀的人這麼多,她會撐不下去。

廖姵珳到紐約之後,才知道世界上有這麼多高手,而且每個人都非常努力,在台灣第一名根本不算什麼。她說:「我的個性需要被激勵,愈是激烈競爭的環境,我愈是積極努力。」

茱莉亞音樂學院給了廖姵珳全額獎學金,但是小學學費、生活費等,也是一筆支出。還好,茱莉亞的老師幫忙,請長期配合的小學給她獎學金,約占學費的八成,減輕很多負擔。

念完第一年,她體驗到當音樂家非常不容易,但紐約的音樂資源豐富,優秀人才很多,她決定繼續留在紐約。媽媽把原本經營的小公司交給親戚,自己申請到紐約讀書,畢業後也在紐約找了工作,陪著女兒成長。

參加多項比賽 屢獲佳績

在茱莉亞音樂學院期間,廖姵珳跟隨榮譽院長克拉普(Stephen Clapp)、 華裔小提琴家林昭亮等名師學習。她到茱莉亞第二年便跟著克拉普,他指導演奏技巧,有時也像個父親。大二時,克拉普去世,廖姵珳難過了很久,但仍必須繼續學習。她演奏給林昭亮聽,算是面試,便成為林昭亮的學生。

廖姵珳說,林昭亮授課時一絲不苟,要求嚴格;同時,他不只教她技巧,也教她在舞台上如何演奏。親炙老師風範,她的舞台表現更上一層樓。

求學期間,廖姵珳參加多項國際及美國國內小提琴比賽,屢獲佳績,例如第六屆義大利帕多瓦國際小提琴大賽第一名、塞爾維亞國際古典音樂大賽小提琴第一名,及茱莉亞音樂學院Pre-College小提琴協奏曲比賽、紐約音樂大賽、巴洛克音樂大賽等。

她說,參加比賽的最初念頭是有獎金,可以幫忙減輕媽媽的負擔;後來更因為每次比賽都是歷練,獲獎也是肯定。現在,她專心讀研究所並投入表演,不再參加比賽。

借得奇美名琴 得心應手

廖姵珳的手不大,但是手指非常靈活。她說自己在台上和台下判若兩人,「演奏時比較狂野」。所以,使用的琴就非常關鍵。

2008年,廖姵珳透過安排,回台灣時向奇美博物館界借琴。2010年換借一把Joseph Calot c.1835,也是她正在用的琴。

奇美文化基金會資深顧問鍾岱廷負責提琴管理,他說,廖姵珳借的這把Joseph Calot,發聲方式和前一把接近,具有法國琴的明亮與義大利樂器甜美高音的特色,在聲音上更明亮更有穿透力。廖姵珳拉起來得心應手。

打開琴盒,琴弓夾著兩張照片,一張是廖爸爸抱著襁褓中的她,一張是爸媽和她的合照。這把琴和這兩張照片,與廖姵珳隨身相伴,給她最大力量。

廖姵珳把爸爸媽媽和她的合照放在琴盒裡,隨身相伴。(許振輝/攝影) 廖姵珳把爸爸媽媽和她的合照放在琴盒裡,隨身相伴。(許振輝/攝影)

世界各地演出 豐富閱歷

到世界各地演出,總有難忘的人和難忘的事,豐富了廖姵珳的閱歷,讓她的表演更有感情。

13歲時,廖姵珳第一次到俄羅斯表演。很多古典音樂家出身俄羅斯,所以,合作樂團的樂手並未看重她。排練前,她聽到樂手聊天時說,這孩子會拉得好嗎。排練後,他們對她刮目相看,態度改變,和她交流樂曲特色和演奏技巧。這件事讓她相信,自己可以把樂曲詮釋得很好。

廖姵珳14歲去以色列表演,抵達那天是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開戰第一天,彩排後回飯店路上就碰到空襲,雙方飛彈就在空中爆炸。她抱著琴趴下來,心想無論如何要保護琴。演奏會是星期日下午2時,1時30分還在空襲,她想應該沒有人要來聽音樂會了吧,沒想到竟然爆滿。廖姵珳說,以色列人民對對音樂的熱情並不因戰爭而改變,讓她非常感動。

還有一年,12月25日耶誕節晚上要在哈爾濱表演,她和樂團當天從北京起飛。但飛機半途折返北京,乘客必須在飛機上等待,不能下機,也不知何時可以起飛。正當全機乘客感到無奈時,樂團就在飛機上演奏起來,機艙爆出掌聲,完全忘了行程延遲的苦惱。飛機稍後起飛,晚上6時抵達哈爾濱,音樂會7時開始,廖姵珳和樂團衝到表演廳,沒有彩排就上台。但因大家共同經歷了這曲折的旅程,默契十足,表現非常好。

貴人一路相助 展翅高飛

廖姵珳的演出足跡遍布美國、中美洲、歐洲及亞洲等多個國家,她常回台灣演奏,近年到原住民鄉鎮表演,一跑就是五、六個部落,讓原住民小朋友可聽到古典音樂。她也幾乎每年到中國參加新年音樂會,大約兩周跑10個城市,用音樂和聽眾一起迎接新的一年。

獨奏享受光環,到世界各地演出增加閱歷,25歲的廖姵珳現在以獨奏演出為主,也考慮往樂團發展。她說,到樂團可以感受不同指揮的風格,也可以和樂團成員切磋,是另一種歷程。至於未來發展,她「不排斥各種可能」。她也表示,演奏家維持最好狀態,並和音樂界保持互動,對生涯發展也很重要。

攻讀碩士和到世界各地演奏,讓廖姵珳行程滿檔。閒暇時,她喜歡自己下廚,尤其喜歡烹煮各種麵食,或和友人一起探索紐約的新餐廳。到各地表演之後,也會品嘗當地特色餐點,了解當地風土文化。

一路走來,廖姵珳說,她得到很多貴人幫助,獲得很多機會,讓她在學習和演奏之路,找到自己的價值。當然,她最感謝媽媽,「因為媽媽,我才能走到今天」。廖姵珳18歲之後,媽媽辭去工作回台灣定居,放手讓女兒展翅,迎向自己的天空。

點這裡看更多
封面故事│小提琴家曾宇謙 擁有絕對音感 追求最佳境界
封面故事│上千把名琴 奇美出借音樂家

廖姵珳在紐約Bryant Park戶外演出。(圖:廖姵珳提供) 廖姵珳在紐約Bryant Park戶外演出。(圖:廖姵珳提供)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