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53667/article-link/

首頁 中國

公園城市的打造之路

公園城市的興建,攸關居民的生活幸福指數。(取材自中國新聞周刊) 公園城市的興建,攸關居民的生活幸福指數。(取材自中國新聞周刊)
龍泉山城市森林公園。(取材自成都晚報) 龍泉山城市森林公園。(取材自成都晚報)

時下,「公園城市」正在成為一個熱門詞彙。從珠江流域的江門到雲貴高原的貴陽,從淮左名都的揚州到天府之國的成都,無不以此為建設目標。公園成了主政者經營城市的手段,也成為觀察城市發展的新視角,釐清公園城市的定義、怎麼建,才能避免盲目跟風,不致在對公園城市的憧憬中迷失方向。

•探路/不等於公園+城市

對於公園城市而言,2018年是一個分水嶺。2018年2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成都視察時指出,天府新區是「一帶一路」建設和長江經濟帶發展的重要節點,一定要規畫好、建設好,特別是要突出公園城市特點,把生態價值考慮進去,努力打造新的增長極,建設內陸開放經濟高地。

一年多來,「公園城市」在成都成為高頻詞,政策規畫紛至沓來,學術研討與工程建設齊頭並進。

而究竟什麼是公園城市?對此政府部門和業界尚無定論。但是對於公園城市不是什麼,專家們的看法卻大體一致——公園城市≠公園+城市,不能單純看公園數量,更不是大建公園。

清華同衡規畫設計研究院副院長胡潔是北京奧林匹克森林公園主設計師、北京世園會規畫階段總負責人,他認為,公園城市理念是在經濟發展和生態文明之間找平衡點,至少應該具備兩大特徵:普惠,提高全民生活品質;系統,將生態引入城市,「不是在城市中建公園,而是把城市變成大公園。」

•歧路/模式、管理存挑戰

對於建設中的公園城市,不少專家都寄予高度的期待,希望能為未來的城市發展提供中國樣本。但是,公園城市畢竟是一個巨大的新課題,牽涉面廣、資金量大、建設周期長。以成都為例,天府新區公園城市的規畫周期達30多年,僅龍泉山森林公園就要建設整整50年、投資數千億。因此,公園城市建設在整體規畫、商業模式、服務管理上也存在巨大挑戰。

在中國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首席經濟學家李鐵看來,不惜成本地建設城市公園,代價還是要由城市居民來償還。清華大學建築學院城市規畫系教授顧朝林表示,公園城市是具有前瞻性、前沿性的人居環境改善工程,不可能一蹴而就,眼下最重要是將現有資源整合盤活,把小的綠地開放給公眾。

胡潔表示,公園城市最大的亮點和難點在於「連接」,其中涉及林地、公園用地、河道用地,林業、園林、水利、農管、水道等不同部門,是一個版圖特別大的系統工程。其次是項目自身的「造血」功能。

他擔任主設計師的北京奧林匹克森林公園(簡稱「奧森」)是目前中國最受歡迎的城市公園,更是健走和跑步者的聖地。據胡潔介紹,「奧森」一年的管理維護成本在2億人民幣(約2923萬美元)左右。

他認為,公園應從完全由國家投入的公益項目向公私合營、承包運營的方式轉換。廣州、深圳等地的實踐證明,由運營方自負盈虧的承包經營方式,不僅提升了公園的「造血」能力,也提升了服務和管理水平。

•出路/走中國風不跟風

從山水田園詩到歷代的皇家園林、私家園林,從1990年代錢學森提出的「山水城市」到今天的生態城市、園林城市,中國人一直在都市與田園之間尋求微妙的平衡。

1992年,原建設部借鑑錢學森及國外的「花園城市」概念訂定評比標準,2004年評選出貴陽市為首座「國家森林城市」,截至2018年10月,全中國共有國家森林城市165個。此外,2000年以來,深圳、杭州、大連、廈門等20多座城市也先後獲得「國際花園城市」稱號。

胡潔曾對城市公園體系中的諸多國際經典案例做過深入研究,比如紐約的中央公園、口袋公園、波士頓的「綠寶石項鏈」綠地公園系統、丹麥哥本哈根的綠道系統。談到中國的城市公園體系,胡潔首推杭州。「我覺得杭州最具備公園城市的條件。公園城市首先強調的是它的公共性和普惠性,所有的市民和旅遊者都在整個杭州城的綠地裡邊,公共參與度、園林環境和維護水平都很高,而且很有文化沉澱。」

在公園城市建設中,「本底」是規畫師們常常提到一個詞,即一個城市所擁有的自然生態資源,且不能盲目跟風。「趕時髦會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脫離現實搞大規模綠化,出現過度密植、大樹進城等現象,對生態是另一種破壞。」胡潔說。

(中國新聞組整理)

天府新區公園城市的規劃周期達30多年,圖為天府公園。(取材自央廣網) 天府新區公園城市的規劃周期達30多年,圖為天府公園。(取材自央廣網)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