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53472/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港府癱瘓 林鄭月娥命運等候北京裁決

香港的「反送中」行動沒有結束跡象,學生和年輕人21日包圍港府總部和警察總部,使這兩個重要部門不能正常運作;示威者晚上包圍警察總部時,人數超過1萬人,一度要衝入警總,形勢緊張,幸好到22日凌晨2時多,示威者突然散去。

自本月9日100萬人大示威起,反送中行動一直持續,至今已兩周,港府一直處於癱瘓狀態,特首林鄭月娥和港府高官不但不敢親自到現場面對群眾,也不敢回應學生和示威者要求。這種癱瘓和躲避情況,顯示港府正等候北京進一步指示,而等待的原因可能是大阪G20峰會。林鄭可能想撐至G20之後,因為屆時北京較可能對港府有新指示。

為什麼是G20峰會?因為G20峰會期間(28日和29日),習近平主席和川普總統將進行會談,而香港問題可能是峰會內容之一。川普已多次公開談到香港示威遊行,還說香港問題將得到解決;他可能向習提出香港問題,就算兩人不談香港問題,「川習會」可能對美中貿易戰作出階段性決定。因此峰會後,北京可能從貿易戰的新形勢決定香港問題,一旦有新決定,就可向港府下達新指示。

另一方面,示威者也嗅到「川習會」的重要性,發起9日和16日兩次大遊行的「民陣」已宣布,將於周三(26日),即G20開會前,在中環愛丁堡廣場集會,並號召港人參加,再向林鄭施壓,要對她作「重重一擊」。

港府兩周以來的癱瘓狀態,特別表現在林鄭不敢擅自回應示威者的要求上,學生要求「撤回」條例,林鄭的反應最奇怪。她14日開記者會,16日和18日兩次道歉,21日港府新聞稿,四次機會都不肯說「撤回」,只說「暫緩修訂」、「不安排修訂時間表」、「現屆立法會於2020年7月1日會期結束前,不再提修訂」,等於宣布修訂條例「自然死亡」。這些說法和「撤回」差不多,但為什麼她始終不肯說「撤回」?只有一個解釋,就是北京在14日她第一次宣布暫緩修訂前下達指示,不能撤回條例,所以她始終不肯說「撤回」。

G20之後,北京可能對港府下達什麼新指示?一,北京不可能改變自2014年以來對港的強硬路線,只會繼續加強對港控制,不讓年輕人的民主運動取得任何進展。但這種加強控制和封殺民運政策,必然引起年輕人更大反彈和抗爭。

二,對眼前的反送中事件,北京可以暫時忍耐,卻可能要求林鄭修復與港人的關係。這項修好關係的工作,將是林鄭餘下三年任期的最重要工作。如果她處理不好,將直接影響她是否能做滿任期。

三,至於是否撤回修訂「逃犯條例」,如果港府真的要與港人修好,林鄭公開說「撤回」未嘗不可,只要北京同意,她就可以立即宣布;況且「撤回」與「自然死亡」沒有太大分別,現在說撤回,也不等於將來不可以再提,像2003年擱置基本法第23條國安條款一樣,現在和將來都可以再提出。

至於學生要求收回示威是「暴動」的定性,林鄭和警察局長都說,暴動不是指12日整個示威行動,而是指部分示威者以暴力衝擊警方的行動。說法雖不能滿足示威者要求,但在北京眼中,警察是維穩力量,警方不可能在暴動論上讓步。

21日示威者包圍警察總部之後,港警的聲明仍說示威者的行動「不合法、不理性和不合情理」,仍是貫撤暴動論的說法。北京不會輕易派解放軍鎮壓示威,港府只能靠警察應付示威,所以北京不可能讓港府從暴動論撤退。12日示威行動中被捕的示威者,可能難以獲釋和撤銷控罪。

至於追究警方責任,港府不難辦到,可成立調查小組,負責進行調查;如果港府認為,12日示威行動確實有衝擊警方的行為,就不該害怕設立調查小組。

四,關於林鄭月娥的命運,她既然闖下彌天大禍,前後不但激起200萬人次上街,更讓「北京老闆」國際形象破損,她絕不可能再參加2022年下屆特首選舉;眼前她還要修復好與港人關係,並面對26日中環集會和七一大遊行。北京當然希望她能撐滿任期,但如果港人的抗爭繼續失控,她的日子絕不會好過,還有不少道歉話要說。

香港明年將舉行立法會選舉,這是民主派的一次絕佳機會,趁著反送中的民氣,如果能取得立法會多數,就能對港府行政發揮牽制。立法會選舉結果,將進一步影響林鄭未來三年的命運。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