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50723/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新聞眼|全息投影演唱會 讓惠妮休斯頓活過來

5月傳出視覺效果公司Base Hologram擬利用全息投影,為已故巨星惠妮休斯頓辦巡迴演唱會,圖為她2000年在洛杉磯表演。(美聯社) 5月傳出視覺效果公司Base Hologram擬利用全息投影,為已故巨星惠妮休斯頓辦巡迴演唱會,圖為她2000年在洛杉磯表演。(美聯社)

已故巨星惠妮休斯頓(Whitney Houston)和一代傳奇女高音瑪麗亞卡拉絲(Maria Callas)紛紛開始利用全息投影(hologram)巡迴演唱時,流行女歌手麥莉希拉(Miley Cyrus)將在英國科幻影集《黑鏡》(Black Mirror)中探索音樂界的身分認同:如果一個人的本質可轉化成機械般的複製人,那麼何處是人類的終點,何處又是機器人的起點?

●人類與機器 界線漸模糊

在第五季《黑鏡》中,麥莉希拉飾演偶像歌手艾希莉(Ashley),她新推出的行銷手法是一個可愛版的艾希莉娃娃,這個機器人「Ashley Too」複製她的粉紫色頭髮與形象,預告片最後「Ashley Too」飆出髒話大喊「把電線從我的屁股拔掉」。這部影片中點出一個問題,是否只要複製了一個人的腦袋和外貌,就能變成另一個「人」?

人類與機器的界限逐漸模糊,像蘋果的Siri和亞馬遜Alexa等虛擬語音助理在智慧手機和住家的出現率漸增,而且也越來越人性化。當你要求Alexa唱饒舌(rap),她會表演一段像美國諷刺幽默歌手湯姆.萊雷(Tom Lehrer)的元素周期表歌曲一樣,念出一段石頭和沉積物的名字;若你問Siri會不會跳舞,她會回「每次你iPhone震動的時後,都是我在打拍子」。機器變得人性化,如此看來,不難想像名人未來可能像「Ashley Too」一樣出借他們的聲音,替機器增添「人性」。

流行女歌手麥莉希拉在英國科幻影集「黑鏡」演出,探索音樂界的身分認同議題。(取自YouTube | Netflix) 流行女歌手麥莉希拉在英國科幻影集「黑鏡」演出,探索音樂界的身分認同議題。(取自YouTube | Netflix)

有鑑於名人可利用煙霧和鏡子等特效重建他們的影像,音樂產業也開始蠢蠢欲動,試圖說服觀眾,藝人虛幻的存在可當成完美的替身,讓他們看到一場有血有肉的精采演出,這就是流行歌手的全息投影。

●古老的魔術 登上葛萊美

全息投影始於一種「視覺陷阱」的技巧,原本這些視覺相似之處還不算是全息投影,但當光線投射到一片薄玻璃上後,會出現像鬼魂般的影像,這種技術在維多利亞時代雜耍表演中被稱作「佩珀爾幻象」( Pepper’s Ghost )。

這種古老的魔術在2006年葛萊美獎(Grammy Awards)頒獎典禮中重現,流行樂天后瑪丹娜(Madonna)和虛擬樂團「街頭霸王」(Gorillaz)二重唱,瑪丹娜先以投影的方式出現,之後才換本尊登場繼續表演。

在2010年代,佩珀爾幻象也使美國已故傳奇歌手圖帕克(Tupac)在加州科切拉(Coachella)盛大音樂節中死而復生,並使已故流行天麥可傑克森(Michael Jackson)在MTV音樂錄影帶大獎中重現他經典的月球漫步舞步。天后「花蝴蝶」瑪麗亞凱莉(Mariah Carey)2011年也利用佩珀爾幻象,同步出現在五個歐洲城市的T-Mobile演出。流行樂天后席琳狄翁(Celine Dion)在拉斯維加斯駐唱時與自己的投影二重唱,她還打趣自己的複製投影。

美國已故傳奇歌手圖帕克的影像透過全息投影呈現在電腦上,2012年加州科切拉音樂節上也出現他的投影影像。(美聯社) 美國已故傳奇歌手圖帕克的影像透過全息投影呈現在電腦上,2012年加州科切拉音樂節上也出現他的投影影像。(美聯社)

過去幾年,科技進步使得許多亡逝許久的藝人登上全球的舞台,而且通常會和現場樂隊共同演出。英國已故女歌手艾美懷絲(Amy Winehouse)的「復活」投影巡迴演唱會延宕許久。不過5月傳出一項震撼的消息,在視覺效果公司「Base Hologram」的合作下,已故歌手惠妮休斯頓將透過全息投影技術重返舞台。

惠妮休斯頓的大嫂帕特·休斯頓(Pat Houston)表示:「她(惠妮休斯頓)愛她的聽眾,我們知道她會喜歡全息投影演出的想法。」

惠妮休斯頓會真心喜歡這個想法,還是這單純是一種冷血的手法,在她離世後仍繼續從她身上榨出每一分錢?她的表親、黑人歌后狄昂.華薇克(Dionne Warwick)曾抨擊全息投影演唱會,她說:「我大吃一驚,我覺得這想法很愚蠢。」

視覺效果公司「Base Hologram」執行長都鐸(Marty Tudor)解釋,他的團隊精心策畫全息投影的過程。他表示:「我們和(惠妮休斯頓的)家屬和遺產管理人密切合作。坦白說,我們做的一切幾乎都經過他們的同意,因為我們不希望侵犯別人的遺產。」

惠妮休斯頓的數位化過程仍是個謎,但基本上是拍攝一名女表演者演出時的每一個節拍,再將她的身體與惠妮休斯頓的影像重疊。觀眾看到的不是真的惠妮休斯頓在做動作,而是該名女演員研究並詮釋惠妮休斯頓的舉動。

●亡者再登台 有人說殘忍

有些人認為投影亡者的形象在本質上很殘忍,但都鐸舉已故20年的英國演員彼特庫欣(Peter Cushing)為例,庫欣透過電腦合成的影像重新出現在2016年的電影《星際大戰》中。

都鐸表示:「當你看到彼特庫欣出現在整部電影中,我保證沒人會想到他已經離世。」

好萊塢也開始追隨這個趨勢。美國著名演員羅賓威廉斯(Robin Williams)2014年過世前曾寫下一份史無前例的法律文件,在他死後25年繼續捍衛他的肖像權。這項決定可預防任何人透過電腦合成將他的影像加入電影中,或者利用全息投影重現他的身影。

在2006年葛萊美獎頒獎典禮上,流行樂天后瑪丹娜(左)透過全息投影和虛擬樂團「街頭霸王」演員(右)一起演唱。(路透) 在2006年葛萊美獎頒獎典禮上,流行樂天后瑪丹娜(左)透過全息投影和虛擬樂團「街頭霸王」演員(右)一起演唱。(路透)

美國創作歌手賈斯汀(Justin Timberlake)在2018年超級盃中場表演時,本打算將美國已故流行巨星「王子」(Prince)的影像投影出來,但傳出王子在1998年訪談影片中批評全息投影「可憎」之後,最後負責單位改將王子影像投射在一片布幕上向他致敬。

北卡羅萊納大學哲學、性別研究與音樂教授傑姆斯(Robin James)表示:「這個案例顯示,法律與道德差異的重要性。立定合約人通常會訂下合約,這樣才能永久使用影像或影音……但是逝去已久的亡者通常想像不到這類科技會存在,而且可能永遠不會同意他們的作品和影像有此特定用途。」

●不公平競爭 扼殺了新人

全息投影演唱會有一點不容置辯,那就是票價很便宜;相較之下,流行演唱會的票價昂貴,有的要價數百英鎊。但如果你有意參加Base Hologram即將推出的美國已故搖滾先驅巴迪霍利(Buddy Holly)和已故創作歌手羅伊奧比森(Roy Orbison)全息投影演唱會,只需要付60英鎊就能買到最佳位置。

對部分歌迷來說,新穎技術以及可負擔的票價讓他們願意花錢,參加一場顯然未經這些明星同意的表演。

傑姆斯表示:「就道德和經濟層面而論,我會將這喻為某種『幽靈奴隸』。這種情況特指在未經明星同意下,由該明星的財產管理人跟唱片公司或巡迴演唱會籌辦單位共謀推出一場表演。這是一場不公平的競爭:有名氣的藝人在死後繼續維持市場占有率,並扼殺新人的機會。」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