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49048/article-link/

首頁 美國芝加哥

章瑩穎案╱前女友:被告稱章是他殺死的第13個受害者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被告克里斯汀森與布里斯參加2017年6月30日的香檳伊大「為章瑩穎祈福遊行暨音樂會」。(聯邦檢察官辦公室) 被告克里斯汀森與布里斯參加2017年6月30日的香檳伊大「為章瑩穎祈福遊行暨音樂會」。(聯邦檢察官辦公室)

被告克里斯汀森(Brendt Christensen)被控綁架殺害中國訪問女學者章瑩穎案,20日辯方對全案關鍵證人、被告前女友布里斯(Terra Bullis)進行交叉詢問。布里斯作證指出,被告在2017年6月29日參加香檳伊大校園「祈福遊行」時,在她手機上打了四行字「是我殺的」、「她是第13個」、「她消失了」、「永遠」,被告還提到,章不是他殺的第一個華人。

辯方律師塔克(Robert Tucker)則質疑布里斯明知被告酒醉說話不合常理,卻疑為金錢而誘導被告說出殺人過程。

布里斯在法庭上說,被告形容到他如何殺害章女時語速變快,「顯得興奮」。

檢方播放6月27日、28日及29日由布里斯替FBI配戴竊聽器錄下的對話,被告在27日告訴女方,6月9日當天他心情非常差,因此他開車出門到處轉,也路過布里斯公寓,「那你怎麼不打電話或傳簡訊給我?」被告答「因為你沒空」,布里斯說案發當天她沒有特別的事情,也沒有告訴過被告她在忙。

被告在對話中說,他對連環殺人兇手邦迪(Ted Bundy)有些著迷,因為邦迪已婚,殺了包括大學女生等30個人,但他在獄中還是收到數以百計的愛慕信,「殺人然後不會被抓到很容易」,而讓被告最驚訝的是,邦迪把屍體分解後隨手就丟棄了,並沒有特別處理。

被告還說,失蹤的章是一名國際學生,認識的人不多,她消失了,可能都不會有人出面報警,但她在失蹤前,明確告訴其他人什麼時間會去哪裡,使得章案會引起很大關注。

6月29日被告主動簡訊邀布里斯一起去參加章瑩穎的祈福遊行暨音樂會,遊行開始前兩人都喝了被告帶去的酒,但布里斯說,他有喝酒但看不出喝醉,在這項活動告一段落後,克里斯汀森告訴她殺害章的過程。

被告描述章瑩穎十分強悍的奮力抵抗,「是我遇過心理最強大的受害者」,克里斯汀森在錄音紀錄中說,「我一直過著雙面人生活」,因為他從19歲開始就殺人,章瑩穎是她殺死的第13個人,但章不是唯一華人,不過,章也是唯一讓他留下證據者,「警察把我打死她的球棒拿走了」。

被告告訴布里斯,警察拿走車上的GPS去查沒有用,因為「我幾小時就把她處理掉了」,「我這方面很擅長」。

曾替四起死刑犯辯護的律師塔克質問布里斯,是否在錄音時盡全力想讓被告談到案情,布里斯回答「不是,她的情緒也很矛盾」,對於塔克提到她因為擔任線人收了FBI金錢,才會想方設法誘導被告說出殺人過程,布里斯否認。

律師接著表示,被告描述他掐了章瑩穎約十分鐘還活著,所以把她帶到浴室用球棒把她的頭打破,在拿刀刺她脖子,「她還搶我刀子」,布里斯當時問「頭被打破了,還能搶你刀子?」塔克說,「可見你也覺得他說的不合常理」,布里斯說,她沒有預設立場,只是執行錄音任務。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