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48158/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全因1差異 同一劑癌末化療藥 美德價差百倍

美國藥價高昂,川普政府說要壓低藥價,圖為加州沙加緬度一家藥房藥劑師正在配藥。(美聯社) 美國藥價高昂,川普政府說要壓低藥價,圖為加州沙加緬度一家藥房藥劑師正在配藥。(美聯社)

美國和德國的保險制度相似,但同樣一劑癌末病人服用的化療藥,在德國病人負擔不過10歐元(約11美元),在美國卻要成百上千美元;如此巨大的差異,主要在於藥價定價制度。

德國腫瘤科專家馬特賀斯(Burkhard Matthes)說,「我們從不談成本(問題)」。

德國可以讓病人負擔那麼低的名貴藥,要拜2011年健保改革之賜。

德國的藥價定價制度,管制與透明並重,透過市場機制鼓勵廠商研發新藥,但先得提出證明,新藥藥效必須好過現有的藥,才能提高售價。

而研發、核准、上市過程完全公開,醫師、醫院和病人都可掌握新藥資訊,獨立評審人也加入評量藥效的行列。

最後,藥必須能讓需要的人真正受惠,不能讓藥價高到令人破產或傷心。

去年,德國只有7%的人有負擔不起藥費的問題,遠低於美國的三分之一。

監督美國樂齡會處方藥政策的麗.波維斯(Leigh Purvis)多年來呼籲美國決策者多留意德國的健保制度,他說,「德國值得我們學習的地方很多」。

德國和美國都靠民間醫保業者和私人醫師替全民健康把關,德國政府不像某些歐洲國家,訂定藥價。

前德國衛生部官員聶普斯(Franz Knieps)說,德國人不相信健保體系由政府經營是好的,「可是他們要的是負擔得起的體系」。

民營、有效又不貴,哪有那麼簡單?德國政客、健保業界和醫藥界就有辦法妥協出替國家節省上百億歐元,又能讓製藥商心服口服的制度。

德國最大製藥廠VfA高階主管弗瑞克(Markus Frick)說,2011年這一制度開始時,「我們很懷疑。現在,大家都看得出來,雖然不是完全行得通,大致上仍是行得通的」。

根源在於由非營利保險業「疾病基金會」來主導健保體系的運作,國民都須加入某一疾病基金會(相當於美國健保公司),病人自付費用在「限定範圍」內,這點就和美國大大不同。

德國自付額每劑不得超過10歐元,沒有所謂「扣減額」;美國自付額幾乎無限,扣減額也飆升。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