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46652/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富國銀行 特約贊助財富健康月

又上理財|投資之神,這次錯了嗎?(上)

中國人說,十年河東,十年河西,有時候10年、20年看起來會有非常大的風貌改變。20年前我寫了一篇文章,回頭一看也挺有意思,看起來當時我判斷是對的,現在又面臨的一個改變,我們可以再來預判一次,若干年後來應證看對不對。

先看看我發表在1999年11月5號的這篇文章,標題一樣。華倫巴菲特是全世界的富豪,他所主持的投資公司全名是波克夏哈瑟威( Berkshire Hathaway )可能很多人沒聽過,唸起來這麼長的一串名字更是陌生,可是我告訴您這家投資公司是可口可樂、迪士尼樂園、華盛頓郵報、美國運通卡等公司的大股東,或許你已經開始不那麼陌生了,這公司目前有A,B兩種不同面額的股票,當年B股的產生是為了方便小股東們擁有,今天一看,價格也不便宜。

受挫!最慘烈一年

華倫巴菲特創下的投資紀錄,在全美和全世界都是相當傑出與耀眼的,多少人盛裝且不辭老遠參加他公司的年度盛會,並渴望一讀他的年度報告,看看他最近買了哪些股票?1998年消息發布他買了銀礦的投資,消息發布當天銀礦的股價大漲,可以想見他的影響力。

然而1999年恐怕是他跌幅和波動最嚴重的一年,1999年3月A股最高價位是8萬1000元,和10月中旬相比,股價的跌幅近30%,截至年底還有2個月左右,他能否守住不賠的紀錄,我們拭目以待。但令人好奇的是,是股神不靈了?還是投資潮流改變了?還是業餘者的股民在1999年當家了?這當中可有給我們什麼樣的思考和啟示呢?

華倫巴菲特擁有的投資金額很大,但公司數量卻不多,精挑細選下能成為他長期或終身持有公司更少。今年這幾家公司的股價卻有相當重的跌幅,我們來看看可口可樂,截至10月中旬已下跌25%,但他的本益比還在42,而且成長率只有15%,那麼迪士尼樂園呢?似乎也差不多,本益比37,成長率則是負成長28%,2000年預估有14%的正成長;而吉利刮鬍刀公司,已從最高價的64元下跌到目前股價35元,將近腰斬了一半,但本益比還高達30左右。如果還是在最高價位時,你可以想見他的本益比高到驚人了,這公司今年也是負成長,約-7%,而明年預估成長率在14%。

思考!3問題1啟示

接下來,思考問題一,華倫巴菲特師出於基本分析出名的投資大師,哥倫比亞大學的教授班傑明葛拉漢,他的《證券分析》(Security Analysis)這一本書,彷彿是當年基本分析學派的聖經,華倫巴菲特一再推崇老師改變了他一生,但是華倫巴菲特如果以老師的選股標準,那以上這些公司沒有一家公司符合條件,巴菲特到底做了什麼樣的修正和調整來作為選股的標準,這可以是一個重要的改變和關鍵。

思考問題二,華倫巴菲特難道不知道他擁有的公司股價已經偏高?脫離了合理的價格目標區嗎?

思考問題三,華倫巴菲特和比爾蓋茲是好友,但他卻從來不投資高科技股,而華人對高科技股卻有相當高的偏好,他1998年曾經說過,若他的課堂上有學生選網路股,那麼他一定當掉該課的學生。

話雖如此,發生在1998年10月股市的重挫,又可以拉回至指數高檔的局面, 高科技股一直扮演領導者的角色,那麼是華倫巴菲特錯了?落伍了?還是高科技股的投資者還會看到一些潛在的危機?

不要小看這三個問題,這牽涉巴菲特一生的投資理論和哲學,不從這個下手,你會錯失掉一個重要學派操盤手法,這啟示是什麼呢?

我暫時可以歸納啟示是,沒有一個學派可以獨領市場整個時段,股市可以說很難找到四季都適用的輪胎,但重要的一點是,不代表他的方法或學派不好,忠於原味有時更需要一份定力和堅持,相反而該注意的是,許多投資者想左右逢源, 卻適得其反,如何覓得自己安身立命的最佳投資方式,這需要理論和實務的火候,急不得。

以上三個問題,我想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思考角度,股市允許有不同的答案,我們說過投資是易學難精,不看書也恐難有理論的基礎,先開一本簡單有趣的入門書籍,是投資大師彼得林區(Peter lynch)的One Up on Wall Street,投資者如果不看書,也可以學投資,有這樣想法的朋友,那恐怕還有不少的學費等著要繳!

(後記:這篇文章發表5個月後,發生了美國高科技泡沫,長達3年,跌幅高達50%,代表高科技指數的那斯達克甚至跌幅達80%。發表這篇文章的當時,我雖然有危機感,但並不知道股市可以重挫到如此程度,要不然全都給賣了,但是因為有危機感,還是做了一些處理,加上2000年我運氣不錯,共同基金的跌幅小於大盤,且個股的全權委託的操作,竟然還逆勢上漲是獲利的,除了運氣好以外,最主要二個因素,1)是居高思危的情況下,減碼高科技股,2)逆向思考,轉進了不被看好的價值股value stock,如巴菲特之投資類型。)

逆轉! 交出正報酬

果然,接下來的三年股災是50%的跌幅,當時流行的高科技股,本益比動輒都是50到幾百,2000年大家都還記憶猶新的高科技泡沫,哀鴻遍野,許多人付出了慘痛的代價,而巴菲特逆轉交出了正報酬,追回了落後的部分。

1999年巴菲特的成績下跌近20%,對比於史坦普500上漲21%,兩者來回相差近41%,這是巴菲特操盤以來,落後史坦普500最嚴重的一年,當年許多人都說股神落伍,或錯誤了,結果2000年,巴菲特的成績上漲26.6%,對比史坦普下跌9.1%, 2001年再上漲6.5%,對比史坦普下跌的12%,2002年巴菲特小跌3.8%,對比史坦普的大跌22%,這三年股災巴菲特證明了薑還是老的辣,價值學派還是有他可取之處。

原來不是巴菲特錯了,而是高科技股偏移了合理價位,最終以重挫反應了。簡單的說,當時我所要表述,而三年後也應證對的是,不是投資大師巴菲特錯了,也不是他的投資哲學和策略錯了,只是他當時沒有跟上流行。

為什麼提這篇文章,因為最近的一篇論述引起了我的關切,提到了巴菲特最近買了一檔股票,他認為價值學派已經死了,我有不同的看法,我們下期再聊。(作者闕又上為財務規畫師(CFP)、美國又上成長基金經理人)

Copyright 2020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