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46580/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入秋(五三)

她沒想到要去的地方那麼遠,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車,才到達這座遙遠的北方城市。那麼遠的距離,超乎她的想像。一路上她都在想,當初之所以將她丟在這麼遙遠的地方,就是考慮再也不會相見了。

穿著米色休閒服的父親一路上不停吸菸,他的眼袋略微有些浮腫,看上去有些蒼老和疲憊。她幾乎不主動和他說話,除非他的問題沒法迴避。

客廳掛著全家福,她一進門就留意上了。這裡面本該有她的一個位置,這個念頭也就一散而過。門開的時候,那個女人眼神遲疑了片刻,臉上的肌肉痛苦地抽搐了幾下,眼眶正醞釀著情緒,隨時都能流溢出來的那種。秋紅趕緊低垂下目光,她想在這樣的時候,不可以動感情。

她彷彿在期待著那一幕的降臨:他們負疚地跪在她腳下,祈求她的原諒。母親一把緊緊地摟住秋紅,再加上姊姊,一家四口緊緊地相擁在一起,將她簇擁在中間,泣不成聲。

她木樁一樣立在那兒,沒有擁抱,也沒有哭泣,更沒有看見姊姊。姊姊的房間空無一人。

母親皮膚白皙,燙著潮流的髮型,中年的跡象透過眼角的魚尾紋,毫不留情地顯露了出來,再怎麼化妝也遮掩不住。她拉著秋紅的手,上上下下地打量,摩挲著秋紅的臉蛋,像在尋找失散多年的記憶。

聽到她的啜泣聲時,秋紅皺了皺眉頭。她無數次想像過這種場面,但是等真正到來時,她又有些手足無措了。她緊緊地摟著秋紅,生怕一放手,懷裡的女孩就飛走了。(五三)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