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46309/article-link/

首頁 論壇

香港怒吼 北京不樂見「暴動」

過去一個多星期,香港人兩度超過百萬人上街示威遊行,堅定表達反對港府修訂「逃犯條例」。當黑壓壓人頭從香港小巷湧向大街時,怒吼聲不僅震醒「冷漠」的香港人,更震動全球華人。這是繼北京「八九六四」之後,在中國土地上最大規模的遊行。

12日示威者包圍香港立法會,港府動用催淚瓦斯、橡皮子彈、布袋彈等攻擊手無寸鐵的民眾。當晚,香港當局聲稱,這是一場有組織的暴動。「暴動」的定性出來後,無疑給心中充滿怒火的港人澆上油,把長期以來對港府的不滿情緒像洩洪搬一瀉千里,導致16日近200萬黑衣人憤怒走上街頭。

香港人向港府發出怒吼,更是向北京發出怒吼。香港今天的問題,本質上就是中國長期存在的政治經濟問題的延伸。

香港背靠大陸,過去40年中,憑借著特殊制度、特殊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盡情地享受中國改革開放的紅利,按道理說香港人應知足,感謝中國政府。然而,事實上,香港人今天對中國政府的感受卻並非如此,而是不滿情緒越來越高漲,為什麼?

如果以97年香港回歸作為分界線。中國改革開放40年,可分為兩個階段。前20年,香港在港英政府統治下,實行英國殖民統治體制。它有效發揮香港自由港的特殊優勢,成為中國改革開放的橋頭堡,成為中國與西方市場經濟對接的橋梁,也因此,中國內地與香港都普遍受惠。這是客觀的事實。

後20年,香港回歸以後,中國政府承諾香港實行「一國兩制」50年不變。香港繼續扮演橋梁作用,港人繼續悶聲發大財。但隨著中國內地改革開放步伐加快加大。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受到深圳、上海挑戰。在中國內地經濟連續高速成長中,香港並沒有跟上中國內地步伐,甚至相對落後,或被拋在後面,尤其港人收入成長跟不上香港的高房價,香港社會資源正在被大量內陸移民占有,香港言論自由、司法獨立,都面臨著嚴峻考驗。港人認為中國政府承諾的「一國兩制」形同虛設,所有不滿因素疊加起來,就成為今天香港社會的爆發點。

從北京角度看,香港的「暴動」無非是在給北京添亂。因為中國正在全面全力應對中美貿易戰。貿易戰是關係到中國百年復興的關鍵戰役。不管是香港或內地城市,只要出現不穩定因素,都可能影響中央政府集中精力與美國打一場世紀大戰。

因此,保持香港穩定不僅是香港的問題,也是中國的問題。其中,中央政府還可能利用香港與美國特殊關稅地位,作為中美貿易戰對撞的緩衝地帶,因此,從中美貿易戰的影響看,香港再次成為中國對外開放的前沿陣地,成為影響中國內陸經濟發展重要棋子。如果因「暴動」事件引起國際劇烈反彈,如英國、德國都相繼發出關切信息。尤其美國如取消香港關稅優惠條件,那麼對北京而言,不僅少了國際支持,又丟掉一副可出手的好牌。

不管從哪一個角度來看,北京都不會樂意看到香港「暴動」。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