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44349/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巧合

我自認不是個迷信的人,平常對占星卜卦的事也沒有興趣,唯一和算命沾上點關係的事,可能只有在中餐館吃完飯後,打開籤語看看裡面說些什麼。不過,最近回台灣將母親的骨灰帶回美國安葬,卻發生了兩件令我無法解釋的巧合。

母親月前在台灣高齡去世,她生前曾住在美國,已預先為自己在某墓園購置了骨灰龕,我這次回台灣,便是把她的骨灰罈帶回美國安葬。

在離開美國前,我將車子停在洛杉磯近郊安大略國際機場最靠近機場大廈的停車場,為的就是下飛機後,能立刻把母親的骨灰罈放在車上。

我多年來的習慣,出門旅行都帶著一個旅行鬧鐘,這次也不例外。在台灣的頭幾天,鬧鐘都運轉得很正常。就在母親安葬完的那一天,我回到旅館,發現那放在床邊桌上的鬧鐘已停止走動。起初我以為是電池用完,結果換了新電池後還是不動,檢查別的地方也找不出毛病。這時我感覺到,好像是母親藉著時鐘的停止向我永久告別,尤其時間點這麼巧合,至今仍讓我很難置信。

在台灣辦妥骨灰罈出境需要的兩份文件後,將母親的骨灰放入特地購置的黑色旅行袋,在桃園機場通過安檢關卡時,檢查人員並未打開旅行袋,上機後我將旅行袋放在座位上方的置物架,一切順利回到美國。

飛機抵達洛杉磯時,那天下午突然狂風大作,雷雨交加,我帶著母親骨灰罈出關後,趕快撐起雨傘,將骨灰罈和行李箱放在機場提供的手推車上,走向停車的位置。但不知怎麼回事,明明停在航廈前方很容易找到的停車位子,這時好像突然消失,不管如何尋找,就是看不到我的車子。

這時風強雨驟,雨絲陣陣斜吹入傘內,行李箱不一會兒就全濕了,身上衣服也被雨浸濕了一半,我只能緊緊護著裝著母親骨灰罈的旅行袋。

因為突然來的暴風雨,我舉目四望,室外停車坪一個人都沒有,我心越急就越不知方向,心想如再找不到就只好走回機場航廈了。就在無計可施之時,心裡不禁向母親默禱:「如果您有聽到,請助我趕快找到車子,這樣我們就不會再淋雨了。」

就在我剛默默說完後,本來渺無人跡的停車場,突然遠遠走來一位身穿黃色背心的機場工作人員,半身淋濕狼狽的我如在汪洋中看到一根浮木,趕快迎向他,請他幫忙指點方向。他低頭看了看我遞給他的停車票,指著前方說:「你走得太遠了,你的車應該在前面那一區的停車格內。」我照他的指示,不久就順利找到車子。我把裝著母親骨灰罈的旅行袋在車中放置好,幸好沒有被淋濕,不禁心中感激母親,聽到了我的呼喚。

憶及母親將我們五位子女撫養成人,自己還要做一份全職工作,必定辛苦倍嘗,即使當我們成年之後,她仍時時刻刻關懷惦記著我們。每當思及上述的兩件巧合,就覺得母親還在身邊,一股親情的䁔流不禁湧上心頭。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