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44070/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老照片說故事》數十年前的回憶

作者幼時與父母親的合照。 作者幼時與父母親的合照。

二○年代,我出生在東三省的哈爾濱市,那時東北海軍司令部在哈爾濱,沈鴻烈是海軍司令,我父親是沈的秘書,全家住在哈爾濱,過著優裕安定的生活,十分幸福。

俄國十月革命勝利後,眾多白俄逃離俄國,流離顛沛到中國東三省,很多白俄受過高等教育,背井離鄉,無依無靠,在哈爾濱為了生活,有的教授藝術如音樂、美術或攝影等;我父母親帶我和哥哥拍的這張照片,就是在白俄開的照相館拍的,他們拍照片不是黑白的,是深淺棕色系,至今八十多年,照片顏色、紙質都沒有改變。有的還兜售自製的一些食物,如各種麵包、香腸、酸黃瓜、紅菜頭湯等,他們開的餐館都很受當地人歡迎。也因此,我們從小的食衣住行生活方式,也受了很多俄羅斯文化的影響。

在共產黨取得政權後,經歷了多次政治運動,我們不是勞動人民家庭出身,日日惶恐不安。

一九六○年代文化大革命開始,更經歷了一場突如其來的大災難,人人自危,為了保身家平安,擔心紅衛兵隨時會來抄家,把所謂四舊的東西全燒毀,將父親數十年裝訂成冊的日記、眾多名家書畫、保留了幾十年的照片,全部親手毀掉,只留下這張父親沒穿海軍制服的闔家照片。

在那個時候為了身家安全,恨不得立即毀滅這些東西,現在回想起來,這些無價之寶毀滅在自己手中,真是無法挽回,太可惜了!

文革期間我家四人,分離四方,老伴年輕時在美國人辦的教會學校聖約翰大學念書,背負著沉重的社會背景,被造反派隔離審查;我被派到農村搞巡迴醫療,和農民同吃、同住、同勞動;大女兒在幹校搞小分隊,背著手風琴四處宣傳無產階級思想;小女兒遠在雲南邊境,翻過一座山就是緬甸,在西雙版納做插隊知青,吃盡苦頭。一家分隔多地不能相見,不知彼此是怎樣熬過那段堅苦的日子。

如今,我已是耄耋老人,和兩個女兒女婿平安幸福地生活在美國,享受著自由美好的生活,也不枉此生兩頭甜、中間苦的日子了。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