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41927/article-link/

首頁 舊金山

專訪遭強暴5小時華婦 她驚慌、恐懼 心想自己一定會死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涉嫌強暴及虐待王女士的宏都拉斯裔嫌犯艾瑪多(中),在公辯律師(左)及翻譯員協助下出庭。(記者李秀蘭/攝影) 涉嫌強暴及虐待王女士的宏都拉斯裔嫌犯艾瑪多(中),在公辯律師(左)及翻譯員協助下出庭。(記者李秀蘭/攝影)
王女士被嫌犯放犬咬傷腳及身體多處,腳上仍然滿是狗咬的傷口。(家人提供) 王女士被嫌犯放犬咬傷腳及身體多處,腳上仍然滿是狗咬的傷口。(家人提供)

「在那(被強暴虐打)五小時裡,我一直以為自己一定會死。雖然沒有力氣,我仍然堅持下去。」遭宏都拉斯裔嫌犯性攻擊逾五小時的74歲華婦王女士(化名),受害至今已一個多月,仍然無法走路,她16日在康復醫院接受本報專訪,悲傷地憶述案發經過,期盼不再有其他受害婦女。

強暴案發生於5月10日早上8時,住在英格賽區的王女士,早上如常出外散步晨運。案發的Prague街並非她每天必走的地方,只是偶然走過。但那天她卻被47歲宏都拉斯籍的嫌犯艾瑪多(Manuel Jesus Amador)從後面攻擊,然後再將她拖進其住宅的房間裡,多次重覆強暴毆打,直至下午1時30分,才將她拖出屋外,丟棄在路邊。後有人開車經過發現她並報警,她才獲救。

➤➤➤74歲華婦晨運遇色魔 強暴逾五小時

記者探訪王女士時見她躺在床上顯得非常瘦削。她的兩個女兒說,母親一向都是瘦瘦的,過去的體重只有90多磅,事發至今只有80幾磅。母親被人發現報警時,雙腳完全沒有感覺,像是癱瘓的。

事發後第四天,舊金山總醫院為王女士進行脊椎手術。

目前王女士仍然不能走路站立,但雙腳已開始有感覺。兩女兒及家人擔心她從此不能走路。過去個多月來,兩女兒暫停工作,輪流在醫院內照顧她。

臥在病床上的王女士說,她被嫌犯拖行入其住宅時不斷反抗,但是氣力不夠。嫌犯先將她拖入房子,然後再拖進他的臥房。她用盡氣力不進臥房,嫌犯就將原來繫著狗鍊的一頭大犬放開,要狗咬她,結果她的手腳都被狗咬傷,她就這樣被拖進其臥房。

嫌犯如願將王女士拖進臥室後,將門鎖上。王女士說,嫌犯將她丟在床上,然後又摔在地上,她用手掙扎,將嫌犯推開,雖然已沒有力氣,她使盡力氣要推開他。嫌犯脫下她所有的衣服。那五小時內,重覆又重覆地強暴及毆打她。

➤➤➤強暴性虐74歲華婦 嫌犯提堂

王女士說,那五小時,她驚慌、恐懼、痛苦、無助。她心裡想自己一定快死了,但只要她還有一點力氣,她仍要掙扎及堅持。

「當時我告訴自己,必須堅持下去,希望警察可將他(嫌犯)抓到,否則他又會再傷害其他人。」王女士說,經歷漫長的五個多小時後,嫌犯只將她隨便穿上一件衣服,緊握她的背部,又將她拖出屋外,過了兩棟房子,就將她丟在路上。

王女士說,她被丟在路邊後,很快有一輛汽車停在她旁邊,是一位女駕駛人,該位熱心的女士看看她之後,就立即撥911報警,警方趕來將她送到醫院。

雖然歷經浩劫,王女士感恩許多好心人關懷,包括協助破案的華警黃達忠及檢察官,經常來探望她,給她支持及慰問。王女士說,她樂見地檢處要求法庭阻止嫌犯保釋,否則嫌犯逍遙法外後,肯定再殘酷地虐待其他婦女。

王女士由廣東移民來美已有17年,她的移民路與許多年長的華裔移民相同。剛移民來美時先擔任家護工人,照顧其他華裔老人。當女兒生下孩子後,她就辭退家護工作,照顧外孫及接送上學。近年外孫已漸漸長大,自己上學,她有更多時間晨運及參加不同的活動。

王女士的兩名女兒說,母親的身體一向健朗,只有骨質疏鬆,其他一切良好,沒有高血壓,也沒有糖尿病,但這次事件卻嚴重打擊母親的身心健康,不知何日康復。

王女士被虐的五小時內,不斷與嫌犯掙扎,導致其手部全是瘀傷。(家人提供) 王女士被虐的五小時內,不斷與嫌犯掙扎,導致其手部全是瘀傷。(家人提供)
王女士被強暴虐待五小時後,遭嫌犯拖出其住宅外,再被丟在路邊,就是圖中黃圈位置。(記者李秀蘭/攝影)
王女士被強暴虐待五小時後,遭嫌犯拖出其住宅外,再被丟在路邊,就是圖中黃圈位置。(記者李秀蘭/攝影)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