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40385/article-link/

首頁 舊金山新聞好好看

天使島的移民故事 幾被遺忘

鄭重聲明
本篇內容為世界日報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重製、複印使用。
觀眾跟著舞蹈演員跑了一個小時,參與這種沉浸式的舞蹈表演中。(記者李晗╱攝影) 觀眾跟著舞蹈演員跑了一個小時,參與這種沉浸式的舞蹈表演中。(記者李晗╱攝影)
翻新之前的舊醫院,內牆都發黑脫落。(朱伯忠供圖) 翻新之前的舊醫院,內牆都發黑脫落。(朱伯忠供圖)

從飽含移民屈辱血淚的悲傷之地,變成如今的自然風景優美的加州公園,天使島(Angel Island)的故事一直處在被遺忘與拾起的邊緣。這座位於舊金山和馬連縣之間的靜謐島嶼,每年有近20萬的遊客前來參觀遊覽,但是知道它背後的移民歷史的人卻不多。

因此,一個舞蹈團體也在積極地通過創新的方式,重塑天使島的歷史故事,讓更多人知道這裡的移民過往,帶動天使島的知名度提升。島上的破敗的舊醫院,也被翻新成為博物館,啟迪遊客進入一個更加廣角的移民歷史敘述語境中。

重塑:舞出「圍墻之中」 觀眾身臨其境

如果現代人想要切身體會天使島當年華人移民所受的屈辱,可能都需要靠想像。然而,知名的華裔舞蹈家李小玉(Lenora Lee)則創作了一個「沉浸式」(Immersion)的舞蹈表演,這個表演就在天使島的移民站原址演出,讓觀眾能夠身臨其境,切身感受。

李小玉(圖中)在天使島實地表演舞蹈,沒有舞台,觀眾就站在她身邊。(記者李晗╱攝影) 李小玉(圖中)在天使島實地表演舞蹈,沒有舞台,觀眾就站在她身邊。(記者李晗╱攝影)

「我的祖父母和外祖父母四個人,都曾經在天使島停留過」,李小玉表示。她也曾經在灣區聖布魯諾的檔案資料館中,找到了許多當年自己祖父母在天使島的資料,包括被移民官盤問的問題等。對於這段華人歷史,她也感歎「太不公平」,因此激發了她想要在天使島上表演這個舞蹈的靈感。

這個舞蹈作品名為「圍牆之中」(Within the Walls),在2017年已經演出過一次。2019年在天使島再次登台演出,則加入了一段續集劇情。演出之中,演職人員都打扮成當年的移民華人和移民官的形象,然後從移民站的入口開始,帶著觀眾一步一步地進入歷史原址。

從宿舍、廚房、休閒打乒乓球、移民官審問刁難、打架等場景,舞蹈演員領著觀眾「跑了」接近一個小時。這種「沉浸式」的能夠讓觀眾直接參與情景演出的舞蹈形式,在近年來也越來越流行。

李小玉說,這樣的沉浸式演出,其實在編舞的時候非常複雜,自己也耗時了數年的時間來籌備這個項目。「就是為了能夠讓觀眾直接地,用第一人稱的方式感受到華人當年受到歧視的境況」。

一開始時,所有的演出人員和觀眾都排排站在移民站的門口,等待進入移民站,「大家就像都是被關押的移民候審一樣」。然後飾演移民官的白人演員就會宣讀各個注意事項,也會有華人翻譯的演員在場用粵語翻譯,模擬當時的現場情形。隨後各位演職人員就會兵分幾路,觀眾也可以選擇自己想要追隨的演員,來看不同的劇情線發展。

許怡婷「遭遣返」 感同身受

舞蹈演員許怡婷(Gama Hsu),在上述的「圍牆之中」飾演的舞蹈角色,最終在劇情之中被拒絕入境,遭到遣返。她說,這樣的悲慘情景演出,也幾乎讓自己感同身受,因為許怡婷自己本身是一位台灣移民,也曾經經歷過移民過程的煎熬。

她表示,在準備舞蹈的時候,自己會閱讀很多的歷史文章、新聞故事,來讓自己感受當年先輩移民的屈辱。「可以想像一下,一個人的家庭就要這樣被拆散」。

舞蹈演員就在天使島移民站的宿舍中實地演出。(記者李晗╱攝影) 舞蹈演員就在天使島移民站的宿舍中實地演出。(記者李晗╱攝影)

當時的劇情發展是,有的華人移民在天使島的審查中獲得通過,移民官的翻譯就會用粵語說一句「某某人,金山大埠上岸,恭喜」,代表該人已經可以進入美國。

然而有的角色的故事則沒有那麼幸運。許怡婷所飾演的角色「寧夏」則是遭到遣返。在聽到被遣返的消息之後,許怡婷表演出那種晴天霹靂、悲憤至極的表情,也獲得不少現場觀眾的讚歎。

因為舞蹈節目都在天使島上表演,不少人士都希望李小玉能夠將這個節目帶到舊金山或者其他大城市來,讓更多人看到,了解這段歷史。李小玉也坦承,希望未來能夠獲得更多的資金贊助。

啟迪:廢棄醫院翻新 成移民博物館

天使島內的移民站旁,曾經有一棟樓作為島上的醫院。這棟樓已經廢棄多年,在翻新之前,內牆幾乎都發黑脫落。

在經過一番社區的努力,這個廢棄的醫院經過五年的改造,將在明年正式開放成為一座新的博物館——太平洋沿岸移民中心(Pacific Coast Immigration Center)。

廢棄的天使島醫院,即將翻新成為一個博物館,來啟迪更多角度的移民故事。(記者李晗╱攝影) 廢棄的天使島醫院,即將翻新成為一個博物館,來啟迪更多角度的移民故事。(記者李晗╱攝影)

天使島移民基金會(AIISF)董事會主席朱伯忠(Buck Gee)是這個工程的重要支持者。他說,天使島上的華人移民歷史值得被銘記,同時也應該要有更廣闊的視角,讓更多的現代移民能夠從天使島移民的歷史中感受到包容多元的重要性。

在朱伯忠的規畫之中,他希望這個博物館,也能成為一個「後天使島時代」(Post-Angel Island)的移民故事基地,像是留學生、商人、政治避難者的移民故事,都能夠在這裡找到共鳴。在天使島關押華人移民期間,華裔勞工是被禁止移民的。

翻新過後的博物館內部裝修。預計將在明年夏天正式開放。(記者李晗╱攝影) 翻新過後的博物館內部裝修。預計將在明年夏天正式開放。(記者李晗╱攝影)

朱伯忠曾任思科Cisco副總裁,也是百人會的成員,退休之後就進入天使島移民基金會,開始保育華人移民歷史文化。他說,自己也是「紙兒子」的後代,即父輩是通過購買出生證明用假身分移民來美,因為當時排華法案盛行華裔移民很難進入美國。

這個耗資接近1500萬元的項目,除了有藝術文化展覽之外,也會有保留當年的一些歷史遺跡,像是醫院中的實驗室、病房。天使島的教育講解員李凱西(Casey Lee)表示,其實早年的許多醫生的職務,都是為了要挑出這些移民關押犯的傳染疾病,以此作為理由將他們驅逐出境。

謝菲爾 住在島上35年

一直以來天使島上都沒有固定的居民,只有公園所聘請的職員以及他們的家人居住在此。這幾年來,野營人士越來越多,也有學校組織的教育項目來專門在島上過夜。

教育講解員李凱西已經在島上住了接近18年。然而目前已知的歷史中,居住時間最長的則是已經退休的船艇駕駛員謝菲爾(Allyn Shafer)。

謝菲爾是目前已知的在天使島居住最久的居民,長達35年。(記者李晗╱攝影) 謝菲爾是目前已知的在天使島居住最久的居民,長達35年。(記者李晗╱攝影)

從1975年至2010年,謝菲爾都在島上工作。「我的兒子就是在這裡長大」,「也從不感覺孤單」,他說。據他回憶,早期的時候島上根本不會有太多過夜的人。

在1979年,天使島上也豎立了一座紀念華裔的石碑,上面還寫有中文的詩句。當時謝菲爾就在現場。如今這塊石碑被放置在醫院的旁邊,在新的博物館開張之後民眾即可以看到。謝菲爾也希望能夠有更多的流行文化、電影來講述天使島的故事,讓更多人前來遊覽。

鮮為人知的一座1978年落成的天使島石碑,刻有中文的詩句,紀念華裔的移民歷史。石碑需要明年博物館開張之後才會對公眾開放。(記者李晗╱攝影) 鮮為人知的一座1978年落成的天使島石碑,刻有中文的詩句,紀念華裔的移民歷史。石碑需要明年博物館開張之後才會對公眾開放。(記者李晗╱攝影)

打造西海岸「愛麗絲島」

在華裔社區之中,一直都有呼聲要提高天使島的知名度。每天只有舊金山和馬連縣的Tiburon有渡輪可以抵達天使島,最晚的一班大約是5時30分左右。

因此,早前也有社區呼聲邀請知名的華裔建築師林瓔(Maya Lin)在天使島上建立一個雕像或者建築,成為遊客前來的理由。林瓔的父親林恒是林徽因的異母弟弟,在美國建築設計界享譽盛名。

「這像是一個夢想」,活躍於華裔社區的前亞洲藝術博物館董事李萱頤(David Lei)表示,他們也從未真正向林瓔提及過這個構想。

在東海岸,愛麗絲島也是移民的關押站,但是因為島上的自由女神像所以每年的遊客絡繹不絕,相比之下天使島則相對知名度很低,甚至不如不遠處的惡魔島(Alcatraz)。

鮮為人知的一座1978年落成的天使島石碑,刻有中文的詩句,紀念華裔的移民歷史。石碑需要明年博物館開張之後才會對公眾開放。(記者李晗╱攝影) 鮮為人知的一座1978年落成的天使島石碑,刻有中文的詩句,紀念華裔的移民歷史。石碑需要明年博物館開張之後才會對公眾開放。(記者李晗╱攝影)
翻新過後的博物館內部裝修。預計將在明年夏天正式開放。(記者李晗╱攝影) 翻新過後的博物館內部裝修。預計將在明年夏天正式開放。(記者李晗╱攝影)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