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38833/article-link/

首頁 美國

兇嫌撕衣強暴、刺頸切頭…章瑩穎曾想奪刀 激烈反抗

圖為被告克里斯汀森的父親(左)14日步出法院。特派員黃惠玲╱攝影 圖為被告克里斯汀森的父親(左)14日步出法院。特派員黃惠玲╱攝影
檢方表示,在綁架章瑩穎前幾天,被告從亞馬遜網站,購入如圖中的大型帆布行李袋。 (檢察官辦公室截圖) 檢方表示,在綁架章瑩穎前幾天,被告從亞馬遜網站,購入如圖中的大型帆布行李袋。 (檢察官辦公室截圖)

「我撕破她(章瑩穎)的衣服然後強暴她」,「我想勒死她但她沒死」,「我把她帶到浴室拿球棒用盡全力打破她的頭」,「我拿刀刺她脖子,她還試圖搶刀子」,「她死了後,我把她的頭切下來」,檢方14日播出綁架殺害中國訪問女學者章瑩穎被告克里斯汀森(Brendt Christensen)描述殺害章女的一個多小時錄音,殘暴內容,連被告都承認「令人深感不安」。

檢方在中國女學者章瑩穎綁架殺害案庭審第三天,播放了這段被告於2017年6月29日與女友T.B.一起參加香檳伊利諾大學校園舉行的「為章瑩穎祈福遊行暨音樂會」時,由配戴FBI竊聽錄音器的女友,所錄下的他描述殺害章女的殘酷過程,這段錄音也是檢方掌握被告殺人的最關鍵證據。

這段錄音中,克里斯汀森吹噓章瑩穎是他殺掉的第13個人,他還說,「這是一個你會記住的夜晚」,克里斯汀森說,他很驚訝這麼多人現身(祈福遊行),「我來就是要看看有多少人在這裡,他們都是為我而來」。

活動告一段落,兩人一起走回家時,克里斯汀森終於向他女友開口提到章瑩穎,「他們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我是唯一知道的,她很強悍」。

接下來的對話,連被告都承認「令人深感不安」。被告說,「她比任何他殺過的人都更奮戰」,他還說,「他們把我打她頭顱的球棒拿走了」。他說告訴T.B.是因為「我很想要跟其他人說這件事」,而他信任她。克里斯汀森對舉辦祈福活動者還感謝他參加遊行一事,他感到好笑,「這太奇怪了」。

不過,他並沒有告訴女友究竟章瑩穎在哪裡,他只說「她永遠消失了」,他還說,「她的家人會空手而回,永遠不會有人知道她在哪裡」

在播放這段錄音時,克里斯汀森幾乎都低著頭或盯著前方的螢幕,面無表情。

辯方律師波拉克(Elisabeth Pollock)答辯時說,該場活動結束後,被告的妻子接他時,曾指責他喝醉了,他的女友也確認這點。

14日上午庭審主要仍由FBI探員舉證,FBI探員卡特說,他們一直沒有放棄尋找章瑩穎下落,2017年11月曾到柯林頓湖(Clinton Lake)搜索,2018年又到艾樂頓公園(Allerton Park)找,但仍一無所獲。

檢方還播放了被告於6月11日,也就是凶案發生後隔天,他曾到沃爾瑪超市購買了下水管道溶解劑Drano,以及32片裝的清潔濕巾(swiffer wipes);香檳市超商經理曾作證被告到該店購買了Drano及垃圾袋。

6月17日被告向FBI說,買Drano跟清潔用品是因為公寓有味道,但最終他改口是因為「水管堵住了」。至於檢方出示他所購買的大型帆布行李袋,他當時解釋,是要裝給一位女性朋友的禮物,但後來不見了,「我覺得可能被偷了,因為那是一個非常新的袋子。」

此外,News Gazette報導,當天中午休庭時,被告看見旁聽席的父親時臉露微笑說「嗨,爸爸」,其父親也回應「嗨」,被告接著問「你好嗎?」,父親答「我很好」,被告說「我也是」,父親接著說,「要堅強」;章瑩穎男友侯霄霖稍後也主動向被告父親握手示意。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