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38609/article-link/

首頁 論壇

習一味強硬 對港政策不如鄧

中國駐英大使劉曉明日前說,中國政府沒有指示港府進行修例;這個說法顯然是要為北京撇清與「送中」條例的關係,將責任推給港府。但這個說法是否真實,卻大有問題;劉曉波說過,中國政府的話98%都不能相信,而且只要看一看北京近年對港政策,就可知道,北京對港一味強硬、加強控制,不容香港有半點政治空間。這是歷歷在目的事實,不是一兩句話就可撇清。

2014年6月,中國國務院發表「一國兩制白皮書」,將承諾給香港「高度自治」,改為「中央政府授予地方的自治」;對「作為國家一部分的香港,中央擁有全面管治權」。2014年8月31日,人大常委作出「八三一決定」,規定香港參選特首的人,必須由1200人組成的提名委員會半數通通,才能獲提名;由於北京控制委員會,從此之後,只有北京欽定的人,才能獲得提名和參選。2016年,香港立法會選舉,北京阻止主張港獨的人參選;結果七名非親中的年輕人當選,北京又以他們宣誓違規,取消他們當選資格。

從廢除高度自治,到再廢特首直選,以及再廢立法會,一步一步政治控制,都是歷歷在目的事實。現在港府推行「逃犯條例」修訂,是北京最新一輪控制手段;北京以為控制了特首,只要特首強推修例,加上立法會親中派占多數,修例就必定可順利通過,卻想不到修例擊中了香港人的恐懼,因為修例一旦通過,人人都可能被引渡到中國受審,人身安全再得不到保證,因此在人人自危的恐懼和憤怒下,才有100萬人遊行的空前行動。

習近平2013年上台後,北京對港政策明顯轉變,變得一味強硬,一直在壓縮香港人的政治空間。相比之下,鄧小平的對港政策截然不同。鄧小平的「一國兩制」和「50年不變」,最大用意正是給香港留有政治空間,因為有空間,香港才能發展,繼續為中國作出貢獻。如果像習近平那樣,一切都由「香港是國家的一部分」的角度出發,對香港進行絕對控制,將香港變為一個內地城市,不讓香港保持半點政治空間,那麼香港只能是死路一條,再沒有與內地不同的特色。

鄧小平的「政治空間」概念,在他的「改革開放」政策中發揮過巨大作用。當初他設立深圳等經濟特區,就是留給深圳政治空間,因為有政治空間,經濟特區才能破除社會主義規限,推行資本主義的經濟運作方式,設立工廠,將產品出口,大賺外匯,直接導致經濟起飛的奇蹟。相比之下,習近平的對港強硬政策,務求控制一切,不給香港半點政治空間,這等於變相不給香港發展的機會。

北京的想法是,中國經濟強大,不再需要香港,因此將香港變成為中國的一部分,與內地城市不再有分別,這樣就可方便控制,但事實並非如此,因為中國還需要香港。舉例說,中國近年大力發展上海,要將上海變為金融中心,但發展了20多年,上海始終無法取代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為什麼呢?因為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上海最多只是大陸的金融中心。阿里巴巴正在計畫,再度在香港掛牌;騰訊和小米等選擇在香港上市,卻不在上海上市。這不是沒有原因的。

香港有獨立的司法制度,任何涉嫌犯罪的人,都可在香港受審。外國人相信香港的法治制度,所以到香港做生意和設立公司,卻不相信大陸的法治制度;這次修例引起在港外商反對,因為他們也擔心,修例一旦通過,他們不知什麼時候和不知什麼原因,也可能被引渡到大陸受審。

總括而言,北京不應只從「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的狹隘角度出發,想盡辦法要控制和規範香港,反而有必要向鄧小平學習,留給香港一點政治空間;唯有這樣,香港才能得到發展的空間,保留與內地不同卻對中國有利的功能。香港能夠保持國際化的特色,對中國有利無害;中國是大國,但大國也必須有一個離岸城市,作為中國與國際接觸互動的地點。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