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38607/article-link/

首頁 論壇

香港會不會重演天安門悲劇

在多達18萬香港人聚集維園,紀念「六四」天安門悲劇沒幾天,香港便爆發上百萬人參加的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大規模遊行和隨後上萬人圍堵香港立法會,與警方衝突事件。警方出動防暴警察,施放催淚彈、布袋彈,致70餘人受傷,北京當局和香港特區政府都定性為「公然地、有組織的暴動」,暗示可能以武力鎮壓。香港會否重演30年前的「天安門悲劇」?

港人抗議的《逃犯條例》修訂,指的是香港特區政府提出、擬在立法會通過的《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新法例一旦通過,其中一個顯而易見的後果是,特區政府可以按中國政府的要求,將被他們視為疑犯的人「引渡」到大陸,即所謂「送中」。近幾年來,香港銅鑼灣書店創辦人林榮基和「中國明天」系掌門人肖建華等在港人士,相繼遭秘密逮捕送到大陸的事件,讓他們心有餘悸。

中國官方媒體和香港親北京人士有一個制式說法:既然香港與20多個國家都簽署了「引渡條例」,那為何就不能與中國大陸簽署呢?原因其實也顯而易見,第一,中國大陸的司法制度不獨立,因為中共領導一切、決定一切,黨大於法,審判做不到公平公正,缺乏公信力。若《逃犯條例》修訂提案獲通過,中國大陸就可藉香港的司法系統,把港人送到中國大陸處置,這讓港人感到莫名的恐懼。

第二,香港為國際商業城市,各國公司都以香港為區域總部,方便和大陸做生意。他們選擇在香港設立地區總部而不是直接設在中國大陸,是因為香港司法獨立帶來的保障。若不再有這層保障,他們就要面對各種法律上的麻煩,諸如中國官場和商界的各種潛規則等,甚至擔心因為得罪中國大陸的競爭對手,被誣告而送到大陸受審。

第三,條例修訂中有一條叫「 協助、教唆、慫使或促致他人犯本附表所述的罪行」,當局僅憑這一條就足以「想抓誰就抓誰」了,因為自八九民運以來,香港民眾有幾個沒支持過民主運動?這就可能被指控「教唆罪」。另有一條叫「阻止逮捕或檢控曾犯或相信曾犯本附表所述罪行的人」,這是否意味知情不報也有罪呢?解釋權完全在香港和北京當局。

凡此種種,讓香港普通民眾感到,他們在九七香港回歸以後還能憑藉《基本法》所保障的那些自由,正在一一失去,逐漸與中國內陸完全一樣。鄧小平所承諾的「50年不變」,已被習近平拋諸腦後。引渡法例的修訂更可能從根本上改變香港跟大陸的關係,使其更容易受到北京政治要求的影響。尤其修法過程政府不願給予市民充足時間理解、討論和反映意見,只設20日的公眾諮詢,企圖依靠親北京派在立法會的優勢強行闖關,更讓港人感到失望,認為特區政府完全成了北京中央政府的應聲蟲,原本賦予香港的「一國兩制」已蕩然無存。

香港人必須站出來,為了自己,也為了後代的政治生存而戰。現在特區政府雖然因為示威民眾的強力阻擋,暫停繼續表決,但執意通過修例的立場絲毫沒有動搖,示威的市民和抗議的學生也沒有妥協的意願,正在發動罷課、罷市和罷工。若繼續僵持甚至激化下去,在香港重演「天安門悲劇」不是沒有可能。

在香港警方以武力驅散示威群眾後,美中的較量也已開始。美國國會跨黨派議員提出「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聲援香港民眾,表達對香港人權、法治的支持;中國外交部副部長樂玉成則緊急召見美國駐中國使館臨時代辦傅德恩,聲稱「香港事務純屬中國內政,不容任何外部勢力插手置喙」。

由於任何暴力升級都可能導致香港極端化,也促使北京當局採取反制措施鎮壓,從而導致美國更激烈的反應。最糟糕的一種發展可能是,由於美國在貿易和南海等問題已劍拔弩張,習近平認為如果在香港問題退讓,他就會被看作是向川普總統和美國政府的壓力低頭,採取極端措施的可能性更高。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