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37432/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鄉村小孩的人生旅途(上)

「月亮當空明朗如鏡,雲淡風輕,秋高氣清,在這個萬籟無聲的夜裡,想起了遙遠的母親。母親啊,我慈愛的母親啊,你愛兒女,更愛祖國,為我們勝利的明天,鼓勵我們向前程。」這天是母親節,在一艘從愛爾蘭駛往冰島的遊輪上,恩福唱著這首懷念母親的老歌,把記憶帶到在慈母手中成長的一段歲月裡。

我住在一個小鎮上,家裡一女七男在父母的恩愛中成長,在父母的鼓勵和支持下,我滿五歲那年開始上小學,雖然班上同學都大我兩歲,我卻當了六年的班長,畢業典禮上拿到了最高榮譽的縣長獎。

小學畢業後,參加這生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的升學考試,進入省立嘉義中學初中部,之後直升高中部,然後保送台灣大學土木工程系,畢業後經過高等考試取得土木工程技師執照,並以優秀的成績通過特種考試,被分派到一個前景良好的單位。工作前要先完成一年的預備軍官服役義務,在台北松山空軍基地當設施工程少尉軍官。

有一天,在同單位服役的大學同班同學因為收到了兩份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研究院的申請表,他把多出的一份給我,我就借了一個老舊的打字機,把申請表填好後寄出。幾個月後,收到普大的回信,除了給入學許可外,也給了很豐厚的獎學金,除了學雜費及生活費用外,我還可以寄些錢回家。

一九六三年九月的台北松山機場,恩福在親友的祝福下,搭上飛往美國的班機,奔向一個遙遠未知的前程。

飛機離開台北,很快地越過了台灣的海岸線。恩福回想著臨行前母親的叮嚀及眼中的淚水,不知不覺眼眶也濕潤了。打開皮包,裡面整齊地放著護照、台北到紐約的單程機票以及兩百美元,這是父母所有的積蓄和已做事的哥哥們湊出來的錢,加上拖運的一件行李裡的衣物,這就是我所有的一切。

從舊金山飛往紐約途中,空姐問我要喝咖啡或茶?我用很生硬的英語回答「請給我茶」,不久她送來了一杯熱開水和一個小茶包。

這是我第一次見到茶包,我將它在白開水上打開,出來的不是我熟悉的茶葉,而是細細的茶葉粉,漂在白開水上。空姐一看,馬上端來另一杯白開水,裡面泡著沒打開的茶包。喔!原來在新世界泡茶的方法也不一樣!

從紐約國際機場的詢問台得知,搭往紐澤西普林斯頓小鎮的巴士大約需要一小時。巴士到了普鎮,站牌就在普大的校門口。啊!這就是我嚮往的普大!

下了巴士,手提著行李,正準備問路前往宿舍報到,想不到有一對年老的白人夫婦笑著過來打招呼說:「是普大的新生嗎?有沒有我們可以幫忙的地方?」啊!想不到這小鎮的居民這麼友善,他們開車送我到宿舍安頓下來,以後每年過節,他們總邀請我到他們家相聚。

研究生宿舍與工學院分別在普大校園的兩端,每天來回走路,可以欣賞美麗的校園及建築。普大不僅校園美、宿舍好,實驗室及圖書設備都能讓研究生充分利用。研究生可以每天二十四小時不分晝夜進入工學院圖書館找資料,要借的書只要把名字填上書卡,就可以把書帶走,教授和研究生的研究室距離很近,而且常常晚上燈還是亮的,教授也隨時歡迎研所生找他們討論問題。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