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33321/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入秋(四五)

女孩子只是抽泣著。

他們的憤怒繼而轉向了校長:

「你們學校怎麼管理的,我女孩好好的,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她還是個孩子啊,今後還怎麼做人!」

那是秋紅最後一次見到夏雨。她有些不忍心看她楚楚可憐的樣子,她似乎早就預料到她會有這麼一天了。第二天校長在操場上訓話,下了封口令,並且宣告,今後若是還發現類似或早戀的情況,一律立刻開除。操場上響起稀稀落落的口哨聲,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是高年級臨近畢業的男生們發出的。

幾天後,她在學校外邊那條小巷子的電線桿上,意外看到了那張告示。是張尋屍啟事。她心驚膽戰地掃了眼:「女,長髮,穿紅色短袖、牛仔褲,年齡約十六、七歲……屍體在青山水庫發現,已開始腐爛……」

那張穿著紅色短袖的遺容像刀子一樣刻在秋紅的心上。大熱天,她依舊感到背後涼颼颼的。那張照片好幾天都在她眼前浮現,她不敢去想、不敢去猜測。一個可怕的念頭盤踞在她心底,她想像自己就是一隻在荒漠中被追捕的兔子,頭頂上始終籠罩著禿鷲的陰影。這個時候,她想要是有個肩膀靠一靠,那該多好。

她跑到樓頂上,癡癡地望著遠方若隱若現的燈火,這些燈光跳躍著,變幻莫測。她感到一陣深深的憂傷,排山倒海襲來,不可抵擋。’那時,她倒希望有個人過來和她聊幾句。她在夜幕中巡視了幾次,沒有看見一個人影,連夏軍的影子都消失了。她的下巴靠在鐵護欄上,冰冷的鐵傳遞著她的體溫。

她下定決心寫那封信之前,猶豫了整整一個禮拜的時間。數學老師口沫橫飛在黑板上飛快地演算著公式,她癡癡地望著這些函數符號,越看越模糊。(四五)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