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33232/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失憶的母親

圖/莊蕙文 圖/莊蕙文

自從十幾年前爸爸去世後,我每個星期都會打電話給在台灣獨居的媽媽。媽媽年紀大了,記憶力開始慢慢地衰退,大家都說腦部的老化是老年人正常現象。

五年前,我回台灣看望媽媽,媽媽突然很不尋常地告訴我很多她的往事,這些都是她以前從來沒有講過的事情。她告訴我在那個戰亂風雨飄搖的年代,她在漢口抱著姊姊想要跳進長江一了百了,還有她在童年時和家人躲避盜匪等往事。我聽了心情很複雜,隱隱覺得不安。

接著姊姊搬去和媽媽同住。媽媽的記憶力衰退得很快,姊姊說媽媽有失智症。

去年回台灣看望媽媽時,我發現媽媽已經失憶了,不認得我了。我每天陪著媽媽早晚兩次在社區裡散步,她告訴我:「我的大兒子住在美國,他的英文很好。」大兒子就是我。她又說:「我把房子給了小兒子,可是他不養我了。」姊姊告訴我,媽媽把爸爸遺留下來唯一的房產,以贈與方式給了她最溺愛的弟弟,弟弟雖然住得不遠,但他告訴姊姊,要他照顧媽媽是絕對不可能。

我回美國後就辦了退休,又回到台灣,幫忙照顧媽媽。

媽媽雖然失憶了,但她的閱讀識字能力仍然正常,這是一個很奇怪的現象,看起來她除了失去記憶力以外,其他都還很正常。姊姊告訴我,這幾年自從媽媽開始忘三忘四的時候,媽媽一直努力地在抗拒記憶力的失去,她也在想辦法解決失憶所產生出來的問題。

她常常重複把我們這些孩子的名字念一遍,去提醒自己記得孩子們的名字。她開始把親人朋友的名字和一些資訊寫在筆記本上,這筆記本變成了她腦子的記憶體。

她有一個小包包,裡面裝著幾張照片和一些證件及文件,她常常會拿出來看一遍,幫助她認知一些人事物,那些就是她的回憶。媽媽收藏了一封信在裡頭,每天都會拿出來看一遍,媽媽告訴我,那是她在美國的兒子寫的一封信。我看了以後發現,那封信居然是十二年前我寫給她的,我在信中告訴她我與妻兒的近况,以及問候她的健康。這些年來,媽媽每天看著這封信,想念著她一個遠方的兒子。

但她不知道,她思念的那個兒子就是站在眼前的我,我看著她眼中的迷惑,慢慢地告訴她,我就是寫信給她的兒子,我從美國回來看她了。她露出迷惘的表情,她還是不認得我……。

媽媽失憶的症狀很特殊,需要家人長期陪伴,我要盡可能地照顧她。有人說:「縱使身後淚千行,不如身前多付出」,希望到了那天來臨時,我能夠心中沒有任何遺憾。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