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33227/article-link/

首頁 文藝

受人之惠永不忘

前幾天去美國超市,匆匆選了兩樣要的東西結帳,排在我前面的一位老先生看我手上東西很少,很客氣地讓我先結帳,我謝了他,猛一看覺得面熟,脫口而出:「我們見過面嗎?」看他有點茫然的樣子,我再用試探的口氣問:「你是否以前有個修車廠?」他說:「是啊。」我再進一步問:「你是丹尼嗎?」他高興地回答:「我是丹尼,你是誰?」

認識丹尼是四十多年前的事了。那時我到美國念書,畢業後找到第一份工作,收到第一個月的薪水時,我興奮地買了一份禮物準備送給台灣的爸媽。

周六去郵局寄完包裹,人很多,我在車陣中排隊等著出口,沒想到右邊停車位上的一部車,猛一個倒車就撞在我右邊車門上,我下車一看,右門已被撞成一個大凹洞。撞到我的是一位美國老太太,她車後的保險桿除了歪一點,並沒有大損傷。

大概看我是一個外國學生的模樣,她就想耍賴不肯認帳。旁邊一位熱心的美國男士挺身而出說:「我看到是妳撞他的。」沒想到這位老太太竟說:「你為什麼要幫他?你也是外國人嗎?」她竟如此無理。

我打電話叫警察來,警察說如果沒人受傷,也不在交通要道發生車禍,他們是不來的,要我們自己解決或去警察局報案。就這樣我攔不住她,眼睜睜看著她把車開走。我去警察局報了案,但就如石沉大海,沒有任何下文。最糟糕的是,當初為了省錢,我沒有保對方責任險,所以也無法找自己保險公司索賠。

天天開有大凹洞的車也不是辦法,我經朋友介紹,去丹尼開的修車廠,他幫我估了價後,要我拿給保險公司去索賠。我把我的情形跟他說:「因為對方不認帳,我是要自己付費的。」也許就是緣分,丹尼思考了一下說:「這樣吧,你的車我自己來修,我就不需要付錢給工人,我只收你一點成本費。只希望你不要認為美國人都像那個撞你車的人一樣。」我沒有期望丹尼如此夠義氣,真是感動。車子修好後,我帶了一些禮物及一箱啤酒,和丹尼及工人們好好乾了一杯。

歲月不饒人,今天的丹尼已有老相。他說他已經八十四歲了,修車廠早就賣掉,但仍保留了一些工具,因為這些能讓他回憶以前工作的日子。他說回家後要告訴他的家人,自己在超市被一個四十多年前的老客戶認出來。

我說就是因為他那時對人講義氣,我才沒有忘記他,他幫助人不求回報,但我一直記在心裡,尤其對一個剛來美國不久的外國人來說,讓我了解到美國人不是都像那個無理的老太太,這點他應該要感到安慰的。

我們離別時互道珍重,以後在這家超市說不定還有機會再見面。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