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33029/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美國現象|肥胖與否 基因說了算?

早在人類出生前,DNA可能早已決定一個人渴望運動的程度以及未來肥胖風險。(歐新社) 早在人類出生前,DNA可能早已決定一個人渴望運動的程度以及未來肥胖風險。(歐新社)
肥胖50%由基因注定,另外50%則取決於生活、飲食和運動習慣。(美聯社) 肥胖50%由基因注定,另外50%則取決於生活、飲食和運動習慣。(美聯社)

早在出生以前,DNA可能早已決定一個人需要和渴望運動的程度,以及未來肥胖的風險。有研究證據指出,人類與動物是否運動、運動程度一部分取決家族歷史和基因。

過去有關雙胞胎研究以及全基因組關聯分析暗示,人類約50%的身體活動可能取決於基因。

人類傾向運動與否有別於與生俱來的有氧運動能力。有些人可能先天有很高的耐力,但卻懶得離開沙發;或反之亦然。

幾乎沒人知道運動的基因變異何時併入人類基因組中,而這個問題相當重要。當今人類有許多常見慢性病,包括第二型糖尿病和肥胖問題。

多基因指數 可預測風險

一項新的基因測試可以預測肥胖風險,因為一個人是不是肥胖高危險群可能在出生時就已由基因決定。

麻省理工學院與哈佛大學伯勞德研究所(Broad Institute of MIT and Harvard)、麻省總醫院和哈佛醫學院的研究團隊開發出可篩選基因組的「多基因指數」(polygenic score),以量化未來肥胖風險指數。

科學家分析了人類基因210萬個與體重相關的基因片段,並用最近新研發的電腦演算法來運算。

科學家先驗證這些基因片段,接著分別拿來跟11萬9000人和另一群28萬8000人的體重數據比較與分析。

研究人員發現,基因肥胖風險前10%高風險族群罹患重度肥胖的機率是評分最後10%低風險族群的25倍。換句話說,兩群人平均體重幾乎相差近30磅。

跟低風險族群相比,基因肥胖風險前10%的族群有更高患病風險,包括有28%機率罹患冠狀動脈疾病,患有糖尿病風險為72%,患有高血壓的風險為38%,以及有34%的機會引發心臟衰竭。

現在一般民眾能靠驗血來了解孩童的肥胖風險了嗎?研究作者表示,時機未到。

「防胖未然」 宜早期干涉

凱西瑞生博士(Sekar Kathiresan)是該研究共同作者、伯勞德研究所心血管疾病倡議主任,也是哈佛醫學院教授。他在記者發表會上表示:「多基因指數偏高不一定代表一個人注定會肥胖。」

凱西瑞生指出:「DNA不是天命,我們知道健康的生活方式可以抵消遺傳體質,不過那些有高風險基因族群的人需要付出更多努力才能維持正常體重。」

換句話說,這個多基因指數加以解釋這種說法:肥胖風險有一部分是基因注定,而不僅僅是意志力不足的關係。

這也讓我們有機會可以預先防範。

研究學者在文中寫道:「有鑑於每個人的體重曲線在童年初期開始出現差異,如果在早期實施這類干涉,可能有最大效果。」

體重曲線在童年初期開始出現差異,若能即早干涉有很高機會有效預防未來肥胖。(路透) 體重曲線在童年初期開始出現差異,若能即早干涉有很高機會有效預防未來肥胖。(路透)

一些研究人員對於目前基因測試的限制與基因測試對一般大眾的用途,採取較為批判的態度。

紐約西奈山醫院肥胖基因與相關新陳代謝特徵計畫主任茹絲・盧絲(Ruth Loos)博士表示:「肥胖一部分由基因注定,一部分取決於生活習慣。遺傳大約占50%,但另外50%的因子會因人有不同的生活習慣、飲食習慣和運動習慣等等而改變。你測得你的基因指數後,即使你的指數看起來很完美,你仍舊只確定一半的肥胖因子,你還是無法準確預估未來肥胖的可能性,因為你無法掌握生活方式的部分。」

就這份研究而言,盧絲認為離完美還有一大段距離,而且也尚未具有預測性。

她指出,在該研究中多基因指數前10%的371人中,有58人後來發展成重度肥胖,而其他313人則未如此。

同樣地,雖然多基因指數中間80%的人沒有最高的風險指數,但卻有166人出現肥胖問題。

盧絲說:「所以你可能會思考,去嚇唬那些實際上不會有肥胖問題的人,這麼做合乎道德嗎?」

研究人員表示,這個多基因指數系統依其他研究中較少遺傳變異的模型來加以改善,但他們說目前多基因指數系統還不夠完整。

這些研究人員想像,如果未來多基因指數可用來評估多種疾病風險,他們呼籲需要進一步研究那些離群值個體,也就是那些雖然指數不佳卻可以維持正常體重的人,或者指數表現良好卻出現肥胖問題的人。

他們希望這份研究有助理解易胖體質的基因,這或許能協助肥胖患者、健康照護單位與大眾將肥胖去汙名化。

這份研究主要作者、臨床醫生與麻省總醫院基因組醫學中心成員基拉(Amit V. Khera)博士表示:「我們還在初步階段,試圖了解如何最能告知病患,並提供他們力量來克服他們遺傳背景中的健康風險。」

基拉表示:「我們對於有機會改善健康後果感到格外興奮。」

家庭肥胖史 預測更準確

以目前而言,現在可能已有預測未來肥胖的更好辦法。

盧絲博士表示,她的演算法發現,以家庭肥胖史預測仍舊比基因測驗來得更準確,雖然兩者都還不夠完善。

這是因為家庭肥胖史除了透漏個人的基因外,還涵蓋這個人的成長環境與文化。

人類傾向運動與否有別於與生俱來的有氧運動能力,例如有些人可能先天具有高耐力但懶得離開沙發。(美聯社) 人類傾向運動與否有別於與生俱來的有氧運動能力,例如有些人可能先天具有高耐力但懶得離開沙發。(美聯社)

盧絲博士提到:「家庭史能掌握基因外,還可了解生活習慣、家庭環境及你怎麼撫養你的孩子等資訊,這些將對未來患病風險有巨大影響。此外社會經濟環境也有所影響,生活比較貧困的族群比較沒錢購買健康食物。」

提前預測肥胖的好處是可提早準備並「防胖未然」,這可能比長大成人後才進行基因測驗更有效。

盧絲博士說,肥胖跟癌症差別甚多,肥胖慢慢逼近。以其他疾病來說,你會感覺自己好像能掌控疾病,因為你沒生病;但談到肥胖,到了20幾歲或30幾歲時,基本上你早已出現肥胖問題,或明顯沒有肥胖問題。

 

不管是基因指數或是利用家庭史推估,都存在一個核心問題:如果坐落在肥胖高風險群,該如何擊退肥胖?

就個人層面來說,不妨試著多吃些健康食物、保持運動並維持每日適當的卡路里攝取。

若以結構面來討論肥胖問題,則需要更全面的方式。盧絲認為,這種層面的作法比較困難。

盧絲說:「我們需要採取社會措施。食品業需努力提供民眾健康食物,而且要合理價錢提供這些健康食物。」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