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32198/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不見面就加稅 川普是恐嚇或央求習近平

川普總統10日接受CNBC訪問說,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如果20日不在大阪20國集團(G20)峰會與他會面,他將立即對中國其餘3000億美元產品加徵關稅。川普這樣「逼求」見習近平不符外交慣例,是想表現強勢主導;但反過來看,莫非川普急了,他說中國渴望停戰,但他似比習近平更急於完成貿易談判。因為拖下去,關稅傷害美國人日益顯現,經濟如走緩,對他連任極不利,情勢在逆轉。

川普「恐嚇」習近平,不見得是憑空而發,白宮或許掌握訊息,發現習近平對「習川會」猶豫,川普才發警告。北京外交部10日記者會,發言人耿爽對習是否出席G20和川普會面未予證實;還補上「平等協商,我們大門敞開,執意升級貿易摩擦,我們將會堅決應對,奉陪到底」。這是中共歷來對外談判的放話布局,形勢變化,中共自認能撐得比川普更久,才是主因。

川普還執迷於「關稅是好東西」,以為用在中國、墨西哥、歐盟和日韓友邦、印度等都無往不利;墨西哥政府日前忌諱加徵5%關稅而強力遏阻非法移民,讓川普更迷信關稅戰的效果。殊不知,美國百業物價開始上漲,無論經濟專家、聯準會評估,都認為關稅先傷害美國甚於傷害中國。

紐約聯準會警告,調高2000億元中國產品關稅至25%,每個美國家庭一年將增加831元支出;如向全部中國產品徵稅25%,每個家庭年均多支出近2000元,川普為家庭減稅的錢全部用盡還須倒貼,物價上漲引發通膨,聯準會如何降息?而華為禁令8月19日生效,雖可遏制華為擴張,但高科技業每年輸中國數百億美元芯片生意減少,影響經濟成長、企業收益和就業機會,川普都應該著急。

不少評論指出,川普最擅長的戰術是自己點火先製造問題,再出面解決問題,以顯示他的能幹、有為和政績。從美墨邊境築牆爭議、貿易和科技戰,都是類似手法。

當然,美中貿易戰涉及兩大國戰略競爭,和全球貿易結構轉變,無法用上述幾句話涵括。但川普似漸明白,民主黨放手讓他和中國大打貿易戰後,洞挖得既深且大,很難填平,他點火後已騎虎難下,收不了攤,拖下去中國受傷有多大、是否屈服都需要時間觀察,但對競選連任迫近的川普可能等不及了,所以他急於見習近平,以為主帥見面就可解決大部分問題。

反觀中國,自5月5日習近平推翻協議草案,引發川普憤怒而調高2000億元商品關稅至25%,並對華為發布禁運令後,北京態度逆轉,從原本願意妥協,變成強硬不屈服,陸續加徵美國產品關稅、放出禁出口稀土反制、召見美國高科技公司如微軟、戴爾等,警告如附和川普政策將被趕出中國市場;近日拒給好萊塢電影確定發行日期,一步步布局都在反報復美國,準備長期抗戰。

北京經濟下行壓力越來越大,習近平、李克強都反覆提醒準備過苦日子,習倡議走「自力更生」老路,形容這是「新長征」。為鼓動民氣,央視重播韓戰「抗美援朝」系列反美電影,勸導民眾勿來美國旅遊留學。官媒批判崇美媚美言論,把主張對美妥協者升格為「投降派」,「要讓他們成過街老鼠」,派系鬥爭的火花迸出。無論是否出於習近平授意,都使習日後想轉圜和美國妥協變得更困難。但想要川普退讓絕無可能,難道雙方必須打到頭破血流?

習近平是否被王滬寧等左右,被「高級黑」,導致貿易戰後果讓習近平執政一敗塗地,尚待觀察。中國確實走在十字路口,本可借川普的壓力倒逼改革,看來已不可能。北京自認內需市場和向歐非洲擴展,可抵消美國貿易戰的影響,擺出以拖待變、長期抗戰、邊打邊談姿態,想把爭戰拖到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後,期待川普連任失敗,民主黨人接任,改變中美摩擦的解決模式。

美中貿易戰本質上是不同經濟和政治體制的較量,是長期競爭和磨合過程,不可能因「川習會」就解決所有問題。但川普真的急了,說「我認為他(習)會去,我和他關係很好,他很偉大……」,恭維加硬逼,近乎央求習會面為他解套。如果習近平藉故不出席G20,川普更難堪,但加徵所有產品關稅,美國經濟衰退可能快速來臨;而如果習出席川習會卻虛與委蛇,川普同樣難達到目的。選舉使川普的處境更急切,雙方會出什麼牌?等著瞧吧。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