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30668/article-link/

首頁 中國

海上漂流8天7夜…福州漁民喝尿、吃蝦餌保命

念星華拿著在海上漂流時戴的帽子。(取材自澎湃新聞╱受訪者供圖) 念星華拿著在海上漂流時戴的帽子。(取材自澎湃新聞╱受訪者供圖)
念星華和小船一起漂在海上。(取材自澎湃新聞╱受訪者供圖) 念星華和小船一起漂在海上。(取材自澎湃新聞╱受訪者供圖)

來源:YouTube

52歲福建福州市平潭縣人念星華5月14日出海釣魚時遇到大霧迷航,手機沒電無法導航及呼救,燃油又耗盡,在海上孤立無援,期間他靠喝尿、以蝦餌為食,撐過八天七夜,終於被開往青島前灣港的貨輪「新福州」輪救起。

澎湃新聞還原了念星華這段「老人與海」的海上漂流記,他說這是他一生中最絕望的八天。

報導指出,漁民念星華5月14日帶著漁網、六根釣魚竿及一斤活蝦餌料等釣具,駕駛他三年前買的二手小漁船,從福建平潭縣嶺前村港口出發到太平洋,同船還有四個從十里外的縣城跑來釣石斑魚的客人,念星華把客人送到近海一座小島上,他就獨自去海上釣。

上午,海上的霧開始變大,很快已經看不到方向。但手機沒電了,念星華原地下錨等待。霧簾中,他看見有一條小船,發現那是艘運輸船。他想可能開到貨船的航道,估測自己漂離海岸已有63海里,迷失了方向。

天色漸暗,一艘大貨輪經過,他不停揮手,但那艘大輪船卻開走了。

海上風大,濕冷,他裡面穿著一件短袖,中間一件保暖內衣,外面套著一件棉夾克。戴著一頂妻子買給他的灰褐色毛線帽,一直從頭套到脖子,只露出臉和眼睛。船上只有一小鍋白米粥和幾十隻活蝦餌、一小瓶礦泉水。

報導說,漂在海上的第一和第二個夜晚,念星華看到有多艘貨船從他周圍開過,幾十噸的貨船會掀起巨大的海浪,摧毀他的小船,甚至直接從他船上軋過去,他必須起錨,讓船漂離,他就這樣整夜全神貫注盯著那幾艘船,於是汽油耗盡,艙裡也進水。

這時他的嘴唇已乾裂掉皮。一天過去,鍋裡的粥已吃完了,還剩下半斤左右蝦仁餌料,他扒開蝦皮,把蝦肉舖在甲板上曬乾,連皮帶肉一起吃下。第三天,一艘台灣貨船從海面駛來,他一直揮手,但沒人看見他。

海面上偶爾漂來一個空礦泉水瓶,他把礦泉水瓶剪開,放在甲板上,次日天亮後,瓶底有幾滴霧氣冷凝成的水,他用舌頭舔舐。第四天,沒霧氣,他想到唯一的辦法是喝自己的尿液,肚子餓了,喝兩口尿,吃一隻蝦。

第五個晚上特別冷,尿液喝光了,他的嘴唇乾裂出幾道口子。第六天上午,海上狂風暴雨,烏雲壓頂。他用船上的盆和礦泉水瓶接雨水,持續一個小時。

第七天凌晨四、五點,他看到有一艘船從身邊經過,他扯破喉嚨叫,沒有回應。他已經沒食物,沒水,體力已逼近極限,小蝦僅剩下七隻。直到21日上午「新福州」號救起他後,他的小船翻沉到了海裡。

念星華在海上漂流時,不知道究竟是第幾天幾夜了,獲救上岸時一度被報導漂流了11天;經澎湃新聞追蹤,念星華在海上漂流了八天七夜。

•撿回一命… 念星華:還要回到大海

念星華的腸子曾糜爛大出血,昏迷過去,差點沒命,做了一次大手術搶救過來,他只能暫停捕魚的活兒。手術之後,他買了條小船到海裡釣魚,結果遇上這次事件。村民稱念星華這次是「奇蹟」。數十年來,這個小漁村遭遇過幾次海難,那些消失在海上一兩天的人,從未活著回來過。

報導說,在這次出海之前,念星華半輩子都是漁民。16歲時,他跟著親戚到浙江舟山和嵊山,出海捕魚,賺錢養家。每年8月出門,10月回來。20歲出頭時,村裡有人度過台灣海峽,去捕魚,或者做船工,一個月有上千塊的收入。那年,念星華娶了妻,兒子出生幾個月後,他偷渡去台灣,到那裡的第一個星期就被警察抓了,在監獄裡關了半年,家人借了1萬塊錢才把他接出來。

回家後,念星華和兩個朋友合夥買了一條船撒網捕魚,一天能掙1萬多。但開銷也大,油費、雇人的費用、伙食費,剩不了幾個錢。後來雇不起工人,就把船賣了,反倒虧了十幾萬。

海難後重新回到家裡,念星華睡得並不好。每天夜裡,他都會回到那艘船上,在夢中聽到海浪的隆隆聲。夢裡,他孤身被關在一艘大大的輪船上,船找不到方向,他往四周張望,沒有人,只有無邊無盡的海,海浪和海風。

據報導,念星華想過換工作,去做保安或者在工地看倉庫,但他還是最喜歡釣魚。因為家裡需要錢。他決定等身體恢復之後,再買條二手船出海捕魚。除了與海有關的工作,他別無選擇。

「下次出海,我會帶上充足的汽油、充電寶、燈、水,到能夠看到岸和山的位置,拋下錨,在那裡釣一整天。」他天生是個漁民,就像魚天生就是一條魚一樣。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