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25451/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時代故事|荒煙蔓草的中國營​

Washington夾Church街是以前唐人街的地標,現在Church街已全部被雜草吞沒。昔日唐人街,亦已完全消失。 Washington夾Church街是以前唐人街的地標,現在Church街已全部被雜草吞沒。昔日唐人街,亦已完全消失。
這張1856年的板畫顯示Chinese鎮全景以及鎮內一些礦坑和商業樓宇,所有這些建築已蕩然無存。左邊介紹O. Waltze的小插圖中可見一帶辮子的路過華人。有趣的是,它把華人遷離的Campo Salvado稱之為East Chinese,更凸顯中國營的重要性。(圖:Chinese, Tolumne [sic] County, Southern Mines, California;  BANC PIC 1968.017—B, The Bancroft Library, UC Berkeley)。 這張1856年的板畫顯示Chinese鎮全景以及鎮內一些礦坑和商業樓宇,所有這些建築已蕩然無存。左邊介紹O. Waltze的小插圖中可見一帶辮子的路過華人。有趣的是,它把華人遷離的Campo Salvado稱之為East Chinese,更凸顯中國營的重要性。(圖:Chinese, Tolumne [sic] County, Southern Mines, California; BANC PIC 1968.017—B, The Bancroft Library, UC Berkeley)。

中國營(Chinese Camp)位居加州CA-120和CA-49公路交界處,由灣區開車去優勝美地國家公園(Yosemite National Park),多數會經過此地。可是絕大部分遊客抵達該鎮時,都絕塵而去,完全忽略它的存在。我也N次「過其門而不入」,直到去年參加北加州中文大學校友會舉辦的「華人金路歷程」,才有機會第一次「遊覽」這富歷史性的小鎮。

★荒涼小鎮 幾近廢墟

說「遊覽」,其實是有點誇張。中國營現在差不多是一個廢墟,除了在公路邊有間做遊客生意的商店外,看不出有其他商業活動,或任何足以吸引遊客的景點。從主街(Main Street)一進這小鎮,只見馬路兩旁盡是已荒棄多年以致殘破不堪,逐漸被樹林吞噬的木樓。我們下車在鎮內走了20分鐘,連一個人也碰不到。雖烈日當空,仍令人產生陰森恐怖、毛骨悚然的感覺。曾幾何時,中國營商業繁盛,店鋪林立,車水馬龍,酒吧擠滿遠道而來尋歡作樂的礦工。現在則淪落到無人理會,半生不死的處境,著實令人感慨萬千。

顧名思義,中國營與華人有密切關係,這還得從頭說起。1848年1月,James Marshall在沙加緬度北部的Coloma發現黃金。同年夏天,來自俄勒岡的Benjamin Wood在吐林尼縣(Tuolumne County)發現黃金。翌年夏天,該縣的Sonora和Jamestown已成為南部礦區的重鎮。成千上萬從全球湧入三藩市的尋金者要前往南部礦區,一般是先坐船到士德頓埠(Stockton),再走一段陸路,而中國營是必經之地,為以後的發展提供了有利因素。

★華人淘金 因此得名

華人如何和中國營扯上關係?有幾個不同說法,比較可信的是:1849年秋,有4個英國人投資了2萬元在澳門買了條船,並雇用了35名華人來加州掘金,合約為期兩年。他們帶備了兩年的物資和糧食,在一個叫Camp Salvado的地方停下來。是年冬季雨量充足,他們淘金頗有斬獲,因而遭眼紅的白人趕逐。1850年春,英國老闆承認生意失敗黯然離場,但這批華工卻決意移師到山的西邊大約一哩稱為Camp Washington的地方去繼續拚搏。雖然當時已有百餘白人礦工居民,但由於遷入的華人群體較大,而且當地缺乏水源,採金不易,華人並未遭受白人排斥,得以安頓下來。他們居住的營幕小區,被稱為Chinese Camp或Chinese Diggings。對於華人而言,缺水不是一大問題,他們秉著刻苦耐勞的精神,一桶一桶地用擔挑將泥土搬到兩哩外的六小塊谷(Six-Bit Gulch)去沖洗淘金。(傳說每天可淘價值「六小塊」,即75仙的金沙,故名。)他們的奮鬥事蹟可歌可泣,遺憾的是,現在已被完全遺忘了。

1850年代初期,中國營發展很快,憑其地理優勢,一躍成為南部礦區的交通樞紐和物流中心。幾條連接母親脈南北各金坑或西往士德頓的客、貨運航線都以中國營為總部或轉駁站,包括貨運和金融界巨擘Wells Fargo & Company。一些與此有關的行業,如馬厩、鐵匠、飼料、旅館等也乘勢興起,造成中國營的經濟蓬勃。1854年,美國政府設立郵政局,正式稱該地為Chinese Camp,而非Camp Washington,是華人在華僑史上罕見的勝利。在民間書信或報章中,也有人簡稱為Chinese或Chinee。縱觀加州的地標,以China或Chinese命名的為數不少,如China Alley, China Beach, China Cove, China Lake, Chinese Peak, Chinese Harbor, Chinese Point等等,甚至稱為China Camp或Chinese Camp的,也有十多處之多。但名為Chinese的,則僅此一家,有圖為證。

建於1854年的St. Francis Xavier教堂,是中國營為數極少的地標之一,現已荒廢。 建於1854年的St. Francis Xavier教堂,是中國營為數極少的地標之一,現已荒廢。

到了1856年,接近地面,容易開採的砂金(placer gold)基本已被淘盡,白人礦工開始離開到其他新發的礦區碰運氣或到新興的水力採礦公司打工,留下來的則改營農林、畜牧等行業。但由於上述的地理優勢,中國營的商業發展得以持續。華人礦工及華資採礦公司則人棄我取,很細膩、耐性地將白人淘過的沙泥重新再淘一遍,以賺取微薄的收入,所以華人人口有增無減。

★唐人街 1856年成形

和中國營一樣,華人社區在1850年代也發展得很快,其中一個重要因素,是華人在周邊市鎮無法立足。1852年5月,同屬吐林尼縣的Columbia通過一條法例,禁止華人在該市範圍內淘金。同年9月,在Jamestown召開的礦工大會通過要驅趕華工。很多華工無奈遷往中國營,因為那裡已有相當多的華人居民,人多勢眾,容易互相照應和保護。中國營的唐人街(當地居民稱為「小北京」)在1856年已具雛形,位於市鎮的西北角,以Washington Street和Red Hill Road(舊稱Webster Avenue)為界。據1860年人口普查,華人居民有195人,包括81名礦工,26名婦女和4名兒童。

建築設計具中國元素的中國營小學。 建築設計具中國元素的中國營小學。

從申報職業中,可見唐人街的商業狀況:18個商人、10個旅館東主、6個廚師、7個大夫、3個酒吧東主、6個切肉工人和4個麵包師傅。在三間旅館和酒吧,報住有18位女性,她們之中很可能有娼妓。這些數據顯示,唐人街的業務範圍額遠遠超過當地居民的需要,它實際上是南部礦區的華人中心,向華工提供食品、雜貨、醫療、娛樂、神廟等服務和設施。

1860至70年代是唐人街的全盛時期,據當地人估計,唐人街住有5000華人(陳參盛著的《加州華人史》說2000人),是鎮內最大族群。除了有幾十間雜貨店和藥局外,唐人街內還有賭館得利堂(Tuc Le Ton,譯音),三間廟宇:羽帝廟(Ti,Ee譯音)、文昌廟(Man Chong,譯音),和孔子廟(Hong Chee,譯音)。1865年,羅馬教廷派了一位陳姓神父Father Thomas Cian來此處傳道,但他不懂廣府方言,無功而退。據說三藩市有四個會館有派代表在此長駐,華人也在城北不遠自置墳場,現在已不復存在。據一張1872年縣政府編製的地圖顯示,華人擁有的物業,有20座之多。

★到20世紀 人口劇減

中國營到了20世紀,人口劇減。1901年全鎮人口600人,到1920年,僅餘78人。主要原因,是運輸系統的現代化導致商業衰退。1897年,加州的鐵路網達到鄰近的Jamestown,舒適快捷的火車,逐漸取代緩慢顛簸的馬車。1914年,遊客可以自駕汽車直達優勝美地國家公園,這是致命一擊。中國營以前提供的交通服務,已完全喪失價值。另一原因,是1880年以後發生了幾場大火,1890年6月,16間屋被燒毀。1900年7月,又有十間重要物業被毀,包括郵政局和Wells Fargo店鋪。因商業不振和人口縮減,業主多不願重建,遂加速了中國營的廢墟化。

這座位於主街路口的磚樓,建於大約1858年,曾是中國營的郵政局和訪客中心,一直到1980年代才被廢置。 這座位於主街路口的磚樓,建於大約1858年,曾是中國營的郵政局和訪客中心,一直到1980年代才被廢置。

唐人街在1870年代亦開始走下坡,這和淘金熱潮的冷卻和加州普遍的排華風潮有關,華人紛紛離開小鎮搬往比較安全的大城市。據1880年人口普查,華人僅餘63人,包括29名礦工。此外,1901年8月發生一場大火,半個唐人街被夷為平地。1922年4月2日,舊金山的大同日報譯載了一段西報新聞(China Camp被譯為「差拿襟」),說81歲的「中國山姆」和他的太太「鴨子瑪莉」,在中國營居住了65年後,決定告老還鄉,帶同他們畢生積蓄1萬元金幣返回唐山。他們的離去,象徵著一個時代的終結,中國營此後再無華人蹤影。

如今,所有唐人街的房屋已完全消失,老居民偶爾在他們的後院可能挖到一些華人用過的器皿碎片,僅此而已。但離開唐人街大約五哩的一個私人牧場,可以看到一個圓形牛欄,直徑155呎,高4呎半,厚3呎,是華工於1858年用石頭砌疊而成的,不用水泥,到160年後的今天,仍完整無缺。他們的工資是以呎計算,每16呎半,工銀25仙,可見華工當時生活的艱辛。

1858年華工用石建成的牛欄,至今仍在使用中。(圖皆為作者提供) 1858年華工用石建成的牛欄,至今仍在使用中。(圖皆為作者提供)

中國營另有一很有中國特色的建築物,是1970年落成的Chinese Camp小學。當地歷史學家Dolores Nicolini在她家後院經常挖到華人遺留下來的器皿殘片和古錢幣,為了紀念華人曾作客該地,她設計這學校屋頂時,特地模仿了中國亭樓的飛簷翹角,牆壁也加上一幅以龍為主題的馬賽克畫。中國營的衰落,連累了這所學校。到了1976年,學生僅餘14人,校區唯有把它關閉,現在則改為一所以雙語教育和科學為重點的特殊學校。

★兩紀念碑 記錄歷史

華人在中國營的歷史,前後大約70年。其中最令人津津樂道的事跡,應該是1856年發生的那場大械鬥了。在中國營兩塊介紹當地歷史遺跡的紀念碑中,都不約而同地提及這件事,足以證明在生活苦悶和有種族優越感的白人礦工眼中,帶辮子的中國佬用古老武器彼此傾軋是百年不遇的大事,它除了提供免費娛樂外,也滿足了他們認為中國人是落後民族的心態。

第一塊紀念碑位於CA-120公路與中國營主街交界處,1949年建立以紀念中國營成為加州「歷史地標423號」,碑文稱在附近出現了加州歷史上第一次「堂戰」,由「三邑堂」大戰「人和堂」。這說明有幾點頗值商榷。首先,三邑和人和是地域性會館,不是堂口。三邑會館成立於1851年,成員祖籍南海、番禺和順德三縣,而人和會館成員絕大部分是客家人。而且,這場械鬥性質上與1880至1920年間在舊金山發生的堂口之間的廝殺有點不同,它並不涉及所謂「偏業」的利益或地盤爭奪,而是基於狹窄畛域觀念,由私人恩怨演發成集體武鬥。目的主要是為自己人爭面子、出口氣,和鄉間村民集體鬥毆性質一樣。第二,加州歷史上第一次大械鬥並非在華人營發生,而是1854年在Weaverville爆發有2000人參與,26人喪命那一場。第三,有史學家指出,St. Francis Xavier天主教堂是1854年建成的,比碑文所說的早一年。

此紀念碑位於私人牧場內,馬路對面是1856年堂鬥的戰場。(圖皆為作者提供) 此紀念碑位於私人牧場內,馬路對面是1856年堂鬥的戰場。(圖皆為作者提供)

另一塊紀念碑在1990年建於Crimea House的遺址,離鎮中心大約五哩,其實立碑的主要對象是這座曾經對振興當地商業有很大貢獻,但於1949年焚毀的商業大屋,但有關機構可能覺得僅述這點對公眾不夠吸引力,遂加上一句「1856年9月26日2100位華人在附近舉行一場大規模的堂戰」。

1856年中國營那場「戰役」,源於很小的紛爭。Alexander McLeod在他《辮子與金沙》(Pigtails and Gold Dust)一書中有很詳細的報導。起因是在附近的二哩灘(Two-Mile Bar),有12個三邑幫和6個人和幫(客家人)的華工分別在兩個相鄰的礦坑工作,不知怎的一塊兩噸重的大石滾入三邑幫的礦坑,彼此為誰要負責搬開石頭而引起爭執。可能因語言不通引起誤會,繼而動武。客家人寡不敵眾,輸了這個回合,揚言要糾眾報仇。三邑幫卻先下手為強,在中國營標貼長紅挑戰人和幫,極盡侮辱之能事。雙方協議在Crimea House對面空曠山地對決。客家人和三邑人之間的隙怨是有歷史淵源的,早兩年,這兩隊人馬在Weaverville已較量過一次,結果客家人敗陣。而這次堂鬥的參與者又是三邑人和客家人,所以可以說是再決高下的復戰。當日,人和幫出動900人,三邑幫1200人,觀戰的白人有5000人。三邑幫有富裕的三藩市三邑會館做後台,無論戰士人數和武器方面都占優勢,不但購買了150支長槍等洋武器,且請了15個白人充當教練和戰士。而人和幫應戰主要是用大刀、長矛、三叉戟、劍等傳統兵器,等於義和團對戰八國聯軍,勝負立見。由於當地警長和民團及時干預並拘捕了200多人,一場血腥慘烈的集體廝殺,得以避免。但人和幫仍有兩人陣亡,三邑幫也有兩人受傷。據說這次械鬥總共花掉6萬元,每名參與者須贊助40元,差不多是他們整個月的工資。經此役後,華人似乎學精了,歷史上再無出現如此大規模的集體械鬥。

★環境寧靜 有人遷入

有些讀者可能會問:中國營是否會變成像Bodie一樣完全荒無人煙的鬼城呢?2010普查顯示,當地人口已減到126人,比再早10年又少了20人,照常理推,應離鬼城不遠矣。不過,該鎮唯一商店東主比爾語告筆者,他觀察到近年來有不少人喜歡中國營的寧靜環境和附近的大自然風光而搬到那裡,令人口增加到超過150人,他自己也是舉家從舊金山灣區遷居的。他並透露,幾年前有一財團打算將整個市鎮買下,然後打造成一個像Columbia一樣的歷史主題公園,但後來不了了之。中國營日後究竟會淪為鬼城,還是會重振昔日光輝,我們拭目以待吧。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