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24737/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川普關稅逼墨西哥 想獲得什麼?

川普總統2日推文宣布,10日起對墨西哥貨品加徵5%進口關稅;墨西哥若未能採取強硬措施遏止非法移民,關稅將逐步調漲,10月時將達25%。此舉對接壤的墨西哥無異晴天霹靂,因為墨西哥80%出口輸往美國;美國人日常消費的汽車、電子產品和香蕉、酪梨、豬肉等農產品都可能受影響而漲價。因此多位共和黨重量級國會議員聯手反對,要求川普收回成命,國會參院正醞釀提案封殺。

根據1994年生效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墨西哥和美國之間貨品貿易幾乎完全免關稅,讓墨西哥吸引大量外資,包括美國、亞洲和歐洲資本,美國福特、通用等汽車廠都在墨西哥大量投資,每年從墨國輸回數百萬輛汽車,汽車和零組件年貿易額逾1000億美元。若課徵關稅,墨西哥對美出口可能大減,外資受打擊,甚至引發資金外逃,重演1994年底墨國比索大貶的金融危機,搖撼美墨經濟關係,不可小覷。

墨國當然緊張,總統羅培茲說,墨國是美國政府的朋友,不願破壞美墨間珍貴的友誼。川普卻冷拒,推文說受夠墨國「虐待」美國多年,「予取予求卻從不付出」,「癥結在他們已談了25年;我們要行動,不要談判」。墨國外長已率團來美洽談移民問題,經濟部長也在華府和美國商務部長諮商,並調派軍警封堵墨國南境的中美洲非法移民。但川普繼續加碼:「他們如果願意,一天就能解決邊境危機,否則,我們的企業和工作將回歸美國。」

然而,對5日雙方諮商,川普在愛爾蘭再推文表示,雖有進展「但還遠遠不夠」,若到10日仍未獲得共識,將如期對墨西哥加徵關稅。他強調,僅上個月,美國就在美墨邊境逮捕13.3萬名非法移民。這些移民很多來自中美洲各國,想來美國尋求庇護,和墨西哥單身男性農工不同,很多人拖家帶眷、有些是無父母陪伴的兒童。

川普與中國貿易戰後,續用關稅槓墨西哥、印度,積極為連任布局。在國會無法獲築牆預算後,將腦筋動到墨國身上,要將阻擋非法移民的成本,強壓給墨國承擔;但這顯然超過墨國政府財力和人力可承受,墨國當然極力抗拒。話說回來,墨國若無法讓川普滿意,巨大貿易災難將降臨,美國消費者同受傷害,美墨產業鏈立即受衝擊,直接影響德州、加州等與墨國接壤各州的經濟。

向來支持川普的共和黨聯邦參議員克魯茲等,都齊聲反對。他說,沒有理由要德州農民、牧場、製造業及小企業付出龐大新關稅代價。專家估計新關稅會衝擊德州、加州40萬個職位;美國去年從墨國進口3460億元,墨國供應美國近半數進口蔬菜和40%水果、三分之一汽車和零件,如加徵5%關稅,企業及消費者須多負擔170億元。

未來美墨諮商可能結果不外:一,在美國強壓下,墨西哥完全棄守,派軍警嚴守南部邊界,配合將美墨邊境非法移民阻擋、遣回其母國。墨國將花費大筆預算,代替美國「築牆」,使川普競選有新政績。但這樣美國低階勞工供給減少、勞工成本提升、服務業物價上漲、美國經濟成長減緩,選民會抱怨物價。而墨國失業增加,經濟成長受嚴重衝擊,更強化非法越境動力、創新偷渡模式,讓美墨兩國政府抓不勝抓。

二,若墨國財政困難而「抵死不從」,美國全面課徵關稅,逐步提高到25%,墨西哥出口大減、比索大貶而引發另一次墨國金融危機,其發生可能相對較低。

三,墨國部分同意適當增加預算阻擋非法移民,但只能部分防堵,川普兌現部分競選諾言,低階服務業抱怨和選票流失較少。這也會加重墨國財政負擔,影響經濟成長、產生新偷渡模式,卻是短期內最可能的結果。川普頻頻叫陣,應是為了早日獲得結果。

其實,正本清源的解決方案,是讓墨西哥、中美洲各國經濟都發展起來,徹底解決非法移民來源。美國簽署「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中美洲─多明尼加自由貿易協定」、「加勒比海盆地計畫」等方案,都帶這個目的。可惜美國政府無力也無心協助這些國家,在經濟規畫能力建置上,如同韓戰後(1950-1968)提供台灣美援,同時也提供各種專家實際參與規畫監理,這樣可避免援助被貪腐或不當挪用,圖利特定族群,更容易帶來實質經濟成長,否則美國非法移民問題將永遠會是邊境不安、內政紛爭的焦點。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