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20590/article-link/

首頁 旅遊

紐西蘭奇異果 採果遊記

「Trevelyons」包裝廠預備出貨至國外的奇異果。(記者陳昭妤/攝影) 「Trevelyons」包裝廠預備出貨至國外的奇異果。(記者陳昭妤/攝影)
料理學校主廚Paulie Hooton以龍尖魚(Tarakihi) 搭配奇異果,相當美味。(記者陳昭妤/攝影) 料理學校主廚Paulie Hooton以龍尖魚(Tarakihi) 搭配奇異果,相當美味。(記者陳昭妤/攝影)

跟著果農Don在鬆軟泥土上前行,頂上的奇異果棚架透出柔和光線,映出滿架的結實纍纍。4月中的紐西蘭,正值奇異果產季。這裡白日艷陽高照,入夜卻能瞬間降溫至10多度,午後則時而落下短暫雨,但也因此擁有絕佳的乾濕度。在台灣賣場一年到頭都可見到的奇異果,於是乎在這找到了歸屬。

這回,我們實際到訪紐西蘭產地,並深入出口前的層層機關。才知那些輕鬆就能捧在手上品嘗的小巧奇異果,其實早在到達我們的掌心前,就先經歷了一趟奇異之旅。

●不用農藥 天然礦物油驅「蟬」

踏入紐西蘭的奇異果果園,會發現這裡的土壤特別鬆軟濕潤,「這是紐西蘭特有的火山灰土壤。」已投入種奇異果41年的果農Don說,這種土壤能讓奇異果樹根長得更深,吸取更多養分。種奇異果,溫度和濕度都過猶不及。每年9至11月,是奇異果樹開花的時候,落花後便開始結果,最終在4到6月收成。

目前紐西蘭國內約有1萬3500公頃果園、2540名果農,在全球也有1300名合作契作員工。紐西蘭國內又以本次到訪的北島豐盛灣氣候最適合栽種,產量也最多。因紐西蘭國鳥名為「奇異鳥」(kiwi),有國果之稱的水果自然也就成了「奇異果」(kiwifruit)。

在紐西蘭,果園皆不使用農藥,每回落花後,由蜜蜂授粉,彼時果農們會灑下天然礦物油,以自然方式對抗奇異果樹的天敵「蟬」,平時則不特別澆水,依靠天然雨水灌溉,可說貫徹純天然栽種的原則。

●何時能採收 檢驗場說了算

每逢4到6月,就是果農最忙的時刻。此時奇異果進入收成季,但能否採收,可不是果農自己說了算。跟著幾顆熟成的奇異果出發,我們抵達檢驗場「Eurofins」。原來每個果農要採收前,都得將果實sample先送到這裡評斷。保持高度神祕的場區事先便表明不能拍照、錄影,隨著深入其中,才知裡頭藏著許多奇異果機密。

從重量、硬度、果肉顏色、切片乾燥後剩餘的水分、汁液甜度,層層關卡需全數闖過,符合各項採收標準,果農才能收成果實。例如市面上的黃金奇異果,不能等全數轉黃了才採,必須在由綠轉黃的階段就採下,抵達市場端時,熟度才會最剛好。

經過精密計算檢測的奇異果,除了能確保運送後的新鮮度,也能有較好的價錢。通常第一級果會直接外銷,第二、三級果才留在國內販售,因此實際到紐西蘭的超市,會發現多是表面凹陷或有所缺損的奇異果,而紐西蘭人似乎也對此見怪不怪了。

在「Eurofins」的生產線上,可見到不少遠從各地而來Working Holiday的年輕人。「紐西蘭是很適合生活的國家,雖然晚上比較無聊,但環境單純,在地人也樸實善良。」遠從台灣來打工度假的Bella邊忙邊笑說。在這裡的農業相關場域工作,工資約為每小時17.7紐幣(約11.8美元),但果農Don私下透露,旺季時因需摘採的果實數量多,會給到每小時23紐幣(約15.3美元),算是相當豐厚。

●冷凍休眠 外銷前最後一關

由於今年夏天天氣好,果農Don表示今年的果實將會特別甜,以他的果園為例,每公頃平均可收成2萬3000至2萬5000箱,成績算很亮眼。果園邊可見到一層又一層的大型木箱,裡頭盡是準備包裝外銷的果實。收成後,一箱箱果實便會送至包裝廠「Trevelyans」,見包裝廠外頭停靠著一台又一台起重機,就可知今年又是豐收的一年。

穿過外部,我們進到室內,戴上避免毛髮掉落汙染廠區的浴帽,才跟著廠長Paul步入包裝廠。偌大廠區與不停歇的生產線上,均勻排列著奇異果,依不同大小各有編號,數字越小代表越大顆,只要符合標準就會自動從生產線的縫隙落下,進入生產線旁的員工手中,確認分級、收攏裝箱。

裝箱後,貼上標籤,於箱外放上溯源標,包括來自哪個果園、果實大小、軟硬度等資訊,出貨前則會先冰入1℃的冷凍庫內休眠,待運送前再移出,如此可確保奇異果抵達各國時熟度正好。

「Trevelyans」是紐西蘭目前最大的包裝廠,廠區內共有33座冷凍庫,共計可擺放約900萬箱奇異果。為了讓分類明確,每個果農的採收都會獨立分類與個別儲放。而後便一箱箱透過船運送到各國。而廠區內所有使用過的紙、木箱,則有回收再利用的專區,以落實零廢棄目標。

●不只黃與綠 甜苦辣百百種

在賣場,最常見到的就是綠色與黃金奇異果,但其實,奇異果在從中國來到紐西蘭接受改良前,多是小顆而苦辣的品種。位於紐西蘭Te Puke的「植物暨食品研究所」中,我們也首次見到各種奇形怪狀的原生種。其中讓人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於如小型綠椒的品種,咬下前已被旁人警告「極辣」,殊不知入口後辣度仍超乎想像,從舌尖直竄喉頭。

為了讓奇異果被更多人接受,歷史悠久的「植物暨食品研究所」擔起了研發重任,從20萬顆種子中篩選可能讓消費者接受的品種,但其中僅有10%會被選中,配種研發,由於紐西蘭政府規定不能從事基因改造,因此只能透過不斷實驗、研發來開發新品種。

如今夯賣的黃金奇異果正是食品研究所1970年率先研發出的品種。商務經理Juanita說,一種奇異果從研發、生產到賣出約需10幾年,是極浩大工程。

在Juanita帶領下,我們也至食品研究所裡的園區品嘗了可如香蕉般剝皮的品種、被稱為「Kiwiberry」的小巧型奇異果及少見的紅肉奇異果,甜度皆較綠、黃果更高,可惜因保存期限不長,目前只能在紐西蘭國內販售,尚無法外銷。Juanita說,未來將繼續研發改良。食品研究所還期待能培育出心型奇異果,也希望能從現今的一年一收發展為一年多收。

●奇異果營養 超越蘋果柳橙

黃金奇異果個頭雖小,營養密度卻是蘋果的10倍、維他命C柳橙的3倍,其專屬的酵素還可加速分解蛋白質,因此不容易胃脹氣,讓奇異果成為新型態水果聖品,更成為紐西蘭的招牌農產品,至今已出口60多個國家,去年更締造超過20億紐幣的出口收入。

●產地到餐桌 與海鮮成絕配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奇異果其實也相當適合入菜。我們來到資深主廚Stephen Barry的店,只見桌上擺著已削好皮的各色奇異果、各式預備使用的食材有蝦、有魚,也讓人萬分好奇這些食材將與奇異果迸發出何種火花。

Stephen Barry在業界資歷已近40年,他拿起奇異果,俐落地切成丁,邊解釋奇異果之所以特別適合搭配海鮮入菜,主因在其擁有清爽口感。但若品嘗某些較油的紅肉或料理,也可於吃完後來點奇異果,做為解膩。

語畢,Stephen Barry拿起甜筒,將奇異果涼拌製成宛如慕斯的內餡,擠入其中。綿密泥狀與酥脆甜筒相應得宜,咬下後兩種口感交織口中,也讓慕斯狀的奇異果更顯清爽。另一道則將奇異果融入燻鮭魚旁的莎莎醬裡,給出了完美助攻,海味與果香彼此縈繞,讓人進一步見識到奇異果入菜的多樣性。包括甜點,Stephen Barry也沒讓奇異果缺席,將其放入常見的鬆軟蛋糕體與冰淇淋,讓本應制式化的甜點有了全新風貌。

此外,因奇異果豐富的酵素,Stephen Barry也特別推薦可用於料理前的肉類軟化。煎炒東西的最後,若加入奇異果快速攪拌,也可幫味道加分。「其實涼拌或熱炒的方式都很適合奇異果,但要注意不能煮太久,否則營養就流光了。」Stephen Barry也很推薦將奇異果加入美乃滋,「味道特別又非常解膩。」

●奇異果食譜

龍尖魚佐蔬味奇異果

1. 將龍尖魚(Tarakihi)洗淨切片,魚片上輕畫幾刀

2. 菠菜拌炒起鍋

3. 熱鍋煎魚片雙面至金黃起鍋

4. 碎切茴香、巴西利、洋蔥等,加入櫛瓜、奇異果丁,以剩餘魚油翻炒

5. 起鍋前擠上黃橙汁,鋪放於魚片上即完成

將奇異果融入幕斯並點綴於甜筒其上,滋味毫不違和。(記者陳昭妤/攝影) 將奇異果融入幕斯並點綴於甜筒其上,滋味毫不違和。(記者陳昭妤/攝影)
結實纍纍的奇異果棚架,是果農每年的希望。(記者陳昭妤/攝影) 結實纍纍的奇異果棚架,是果農每年的希望。(記者陳昭妤/攝影)
採收下來的奇異果會置放在大型木箱內運送到包裝廠。(記者陳昭妤/攝影) 採收下來的奇異果會置放在大型木箱內運送到包裝廠。(記者陳昭妤/攝影)
紅肉奇異果甜度特別高,但因保存期限不長,目前尚無法運至國外販售。(記者陳昭妤/攝影) 紅肉奇異果甜度特別高,但因保存期限不長,目前尚無法運至國外販售。(記者陳昭妤/攝影)
包裝廠「Trevelyons」內的輸送帶上,會將奇異果依大小分類。(記者陳昭妤/攝影) 包裝廠「Trevelyons」內的輸送帶上,會將奇異果依大小分類。(記者陳昭妤/攝影)
在食品研究所中,可見到滋味各異的奇異果原生種,酸甜苦辣全都有。(記者陳昭妤/攝影) 在食品研究所中,可見到滋味各異的奇異果原生種,酸甜苦辣全都有。(記者陳昭妤/攝影)
奇異果需要在溫度和濕度都適中的環境下生長。(記者陳昭妤/攝影) 奇異果需要在溫度和濕度都適中的環境下生長。(記者陳昭妤/攝影)
資深主廚Stephen Barry現場為我們示範各種奇異果菜色。(記者陳昭妤/攝影) 資深主廚Stephen Barry現場為我們示範各種奇異果菜色。(記者陳昭妤/攝影)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