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15535/article-link/

首頁 要聞

誘使民主黨彈劾 成川普的「核選項」

調查「通俄案」的特別檢察官穆勒上周突宣布辭職,並直指川普總統沒有「脫罪」,其調查報告未作出川普妨礙司法的結論,並非證據不足,而是因為司法部政策不允許起訴總統。穆勒的大動作讓民主黨人彈劾川普呼聲再度升高。川普則擺出「放馬過來」架式,指穆勒的動作「並未改變什麼」;他痛批穆勒是「反川普運動的同路人」,稱彈劾是「骯髒、汙穢、令人惡心的辭彙」,白宮對抗國會發出的每一張傳票,態度不變。

彈劾不彈劾川普,民主黨內炒成一團。多位原本盡量迴避就彈劾表態的民主黨總統參選人不得不表態,傾向支持彈劾。這正是川普期待的效果。據最新公布的哈佛大學與哈里斯中心聯合民調,穆勒上述宣示後,儘管43%選民仍不贊成對川普啟動彈劾程序,但民主黨選民支持彈劾和罷免川普者升至60%。

調查顯示,公眾認為對川普陣營的調查已讓他們厭倦,應適可而止,63%選民認為這些調查正傷害美國。多達68%的受訪者認為,民主黨和國會應接受穆勒的調查報告,即川普陣營不存在合謀犯罪;65%受訪者認為,民主黨應接受司法部長巴維理的結論,即川普不構成妨礙司法罪。這個結果對民主黨控制的國會眾院摩拳擦掌、要展開對川普種種新調查無疑都是警訊。

民主黨內部日益升高調查和彈劾川普的要求,與普羅大眾對兩黨長期惡鬥厭倦,讓國會民主黨高層陷入兩難。他們固然可藉穆勒的聲明,加大向司法部施壓,要求提供穆勒的完整調查報告,並在此基礎上,透過民主黨控制的眾院多個委員會,對川普和其陣營展開更深入、更廣泛的調查。

但調查並非目的,而是手段。除非調查能獲得確鑿新證據,取得突破性進展,迫使川普自動下台,或足以說服共和黨人轉向支持彈劾案,否則若貿然展開彈劾程序,必然在共和黨控制的國會參院被封殺。因為彈劾案無論在眾院獲得多大支持,只要過半數票即可議決彈劾案成立,但在參院審議(有如判決)須獲得三分之二多數,即67票支持,難度極大。

一旦彈劾案在參院被封殺,川普就從此脫罪,就可大書特書通俄案和妨礙司法調查都是「暗黑帝國」(Deep State)的陰謀。這樣2020年大選的主調將不再是對川普在競選中和執政後一系列可能涉違法行為的檢驗,反而翻轉為對民主黨控制國會後一系列作為的公投。民主黨希望2020年後入主白宮之夢不僅可能夢碎,連國會兩院都可能重回共和黨掌控中。

反觀川普,他下令讓司法部長巴維理,妨礙司法案關鍵證人、白宮前法律顧問麥甘恩拒絕前往國會作證,下令財政部拒絕向國會提供他的稅表和財務資料,並揚言對抗國會的每一張傳票,都很像主動刻意給國會提供口實,誘使國會啟動對他的彈劾程序。他對國會調查的種種攻擊性言行,包括甘冒朝野完全對立、不推動任何施政目標的風險,一再挑釁,也像是在「引導」國會彈劾他。

不過川普設法誘使民主黨彈劾,只能說是兩敗俱傷的「核選項」,除了對民主黨有巨大殺傷力外,對他也有巨大風險。第一,他因此將以美國近代第三位面臨彈劾的總統載入史冊;第二,民主黨可能因此尋求聯邦法院裁定,獲得川普極力想封鎖的文件,並迫使川普政府官員前往國會作證;第三,彈劾程序一旦啟動,川普政府極力阻撓公布的穆勒調查報告全文,不利川普的大量證據、證詞都將被迫公開;第四,由於彈劾案迫近2020年總統大選,勢將成為大選焦點,因而模糊川普希望傳達的競選主軸,使大選結果更加不確定。

分析川普最近一系列言行,可發現他實際上處於矛盾狀態。一方面擔心民主黨啟動對他的彈劾程序;另一方面又假裝希望民主黨彈劾他,要讓民主黨認為這可能是川普所設的陷阱,反而會縮手。他愈是讓民主黨捉摸不透,就愈可能高枕無憂。

由此看來,眾院議長波洛西拒絕啟動彈劾,贊成繼續調查川普,是明智的策略。民主黨主導的調查將側重告訴公眾,川普有哪些行為違法,而不是辯論是否彈劾;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更應重視能否端出讓選民有感的「牛肉」,而不能只靠批判川普來搏取支持;既然民調常顯示,逾半數選民不支持川普續任,設法用選票把川普趕下台,對民主黨反而是較單純的選項。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