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13725/article-link/

首頁 周刊

這款蛋糕頭 八風不動 阿姨們愛

戴紅妹有許多老客人在店裡做完頭髮去拍藝術照。(取材自新聞晨報) 戴紅妹有許多老客人在店裡做完頭髮去拍藝術照。(取材自新聞晨報)
店裡一批阿姨媽媽級的老客戶對於高聳蓬勃的髮型情有獨鍾。(取材自新聞晨報) 店裡一批阿姨媽媽級的老客戶對於高聳蓬勃的髮型情有獨鍾。(取材自新聞晨報)

在有阿姨媽媽扎堆出現的場合,總能看到一兩個這樣的髮型。有年輕人給它取名為「菠蘿頭」、「花菜頭」。也有人稱它為「蛋糕頭」,因為它就像一隻奶油大蛋糕一樣層層加碼,波瀾壯闊。

你一定見過這類髮型的啦:劉海高高隆起,反翹上去,或是吹出一個翻捲的弧度。後面梳成盤頭,又或者燙成小卷炸開來。

對於年輕人來說,阿姨媽媽們喜歡的這種髮型簡直是「謎之存在」。甚至有網友專門在「知乎」上發問:為什麼上海阿姨對那種誇張的髮型情有獨鍾?

戎文娟阿姨的劉海吹得高高的,畫了個圈垂在額頭。燙成小卷的短髮在定型水的作用下硬挺地炸開來。髮色染成葡萄紅,就像一團火紅的蘑菇雲,在人群中很難被忽視。

看得出來,她很喜歡紅色。除了一頭紅髮,她還穿了件大紅色滑雪衫,一抹紅唇,十指蔻丹。

「阿拉這個年齡,要打扮得跳一點。我今年62歲了。實足(實歲)噢,62!」她強調說。

這款髮型做好,可以維持一個星期。(取材自新聞晨報) 這款髮型做好,可以維持一個星期。(取材自新聞晨報)

回頭率高 「這哪吹的?」

對於自己髮型的回頭率,戎阿姨是有點數的:「到外地去旅遊,人家蠻歡喜我這只頭。有的人會講:儂這只頭蠻好看,啥地方吹啊?」

甚至有人發出「天問」:「儂這個到底是真頭髮還是假頭髮啊?」

對此,戎阿姨倒也不乏幽默感:「我講:『假呃!』——跟伊搗搗漿糊。」

這樣「以真亂假」的髮型,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找人吹出來的。戎阿姨有自己的「御用」理髮店。

「這間店我去了廿幾年。」她說,「有些人搬到老遠去了,特地乘車子回來做頭髮。」

「這間『剃頭店』蠻大的,上下兩層樓。樓下是『男小宛』(男孩子)吹小青年頭髮,樓上有四個小姑娘,專門吹這種『老阿姨頭』,吹得蠻牢的。」

戎阿姨說的這家理髮店,開在共和新路、中華新路上,有一批阿姨媽媽級的老客戶。

「她們每個禮拜都要來的。這種髮型現在上海灘做的店不多了。」老闆娘戴紅妹說。

阿姨們的髮型蓬勃高聳,但不管是做家務還是跳廣場舞,怎麼動都毫不凌亂,要做出這種「蠻牢」的效果,用戴紅妹的話來說,一是理髮師要有點「功底」,二是定型水必須「給力」。「沒有功底,你想讓頭髮一個禮拜掉不下來,那是不可能的。」她說。

對於阿姨媽媽們喜歡的這種髮型,年輕人有點「看不懂」。有人專門在「知乎」上發問:為什麼上海阿姨對那種誇張的髮型情有獨鍾?

「寬帶山」上也有人討論:為什麼「老阿姨」標配此髮型?

有人回答說:「因為以前年輕時那是時尚,她們的時尚永遠停留在那一刻。」

還有人祭出了「麥當娜老阿姨」年輕時的照片:喏,娜姐同款。

翻看了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上海的報刊雜誌,南京、白牡丹、華安等國營老字號當年發布的流行髮型中,就有不少這樣劉海高聳的造形。

上世紀8、90年代刊登在報紙上的當季流行髮型。(取材自新聞晨報) 上世紀8、90年代刊登在報紙上的當季流行髮型。(取材自新聞晨報)

90年代中期,戴紅妹來上海學手藝,恰好趕上了「盤髮」大行其道。如今店裡給阿姨媽媽們做的髮型,正是從當年流行的「盤髮」演變而來的。

「有吹反翹上去的;也有吹個圈下來的;還有一半吹反翹,一半吹個圈下來的。有的人喜歡古色古香,劉海飄下來再甩上去……」

「做到最高境界,你抓著這把頭髮,隨心所欲,怎麼盤都好看。」

戴紅妹以「盤髮」起家,起初在居民區裡開了家「小戴理髮店」。隨著阿姨媽媽口口相傳,紛至沓來,小店逐漸壯大,開到了街面上,後來又加盟了連鎖品牌。

御用盤髮 「再遠都來」

如今,戴紅妹的理髮店裡也做年輕人喜歡的髮型。但在這裡做了二十多年頭髮的阿姨媽媽,依舊鍾情當年的「盤髮」。

「很多飯店老闆娘喜歡這種髮型。做生意嘛,喜歡吉利。頭髮盤得高,有點吉星高照、高高在上的意思。」

「有些客人走進飯店,就是看準了老闆娘的頭髮來的。她要是哪天頭髮不弄,人家就認不出哪個是老闆娘了。」

今年69歲的王阿姨在瑞金二路上開了一家賣大尺碼服裝的小店。她是從50歲開始盤髮的。「當時一個客人來我店裡買衣裳,我一看:這頭倒是蠻好嘛。」

她對這個造形頗為滿意,評價說:「衣裳穿得出,有派頭。我跑出去,人家都以為這隻頭幾百塊,實際上價鈿不貴的,汏一汏吹一吹只要幾十塊。」

現在,髮型已經成了她的「招牌」。「人家跟小姐妹介紹我這間店,都講:跑到瑞金二路上,看老闆娘頭,就尋得到了。」

頭髮吹好 「人就精神」

叢美玲保持劉海捲曲高翹的盤髮有幾十年了。

要是哪天沒有做頭髮,她就覺得自己像「煨灶貓」。「不靈光,人顯得老唻,不像盤起來精神。」

幾十年來叢美玲一直保持著盤髮。(取材自新聞晨報) 幾十年來叢美玲一直保持著盤髮。(取材自新聞晨報)

戎文娟也說:「我對髮型的要求就是要精神點。頭髮吹好,人精神交關(很多)。」

在阿姨媽媽們的字典裡,什麼「隨意感」、「法式慵懶」,不存在的。她們只會回敬你兩個字:烏蘇(雜亂)!

挺括到一根頭髮絲都不胡亂蕩下來的「蛋糕頭」,恰恰滿足了她們對審美的最高追求—「精神」。

只是啊,頭髮吹上去容易,要再披下來可就難了。這款髮型極具標誌性,就好比王家衛的墨鏡,達利的那兩撇鬍子。

「很多阿姨習慣了這個髮型,哪天假使你叫她換個髮型,她會好不適應,覺得一下子不是她了。」戴紅妹說。

「偶爾披下來,人家鄰居都看不懂了:你今天哪裡不舒服啊?」

好在這款髮型日常打理起來非常簡單。——可以說,根本就不需要打理。「因為噴了定型水,木梳不好梳的。」戎文娟說。

對此,有90後表示:「很意外,竟然和髒辮很像。」

年輕人很好奇:「做這個髮型晚上能睡好嗎?會把頭髮弄亂嗎?」

得益於「給力」的定型水,叢美玲和戎文娟兩位阿姨都說:「睏覺隨便翻身好唻,不要緊呃!」

不過,換衣服的時候要注意,特別是羊毛衫,「套進套出要黏牢,頭髮容易弄壞」。為此,生活經驗豐富的阿姨媽媽們想出了一個竅門——頭上套個塑膠袋再換衣服。

出門旅行,戎文娟也有一些保持造形完美的小心得。

「泡溫泉,也要戴浴帽。等泡好出來吹風機『嗚』一吹,稍微自己把頭髮推一推弄一弄,樣子又出來了。」

由於這款髮型要靠大量定型水營造效果,阿姨們養成了每周去理髮店洗頭、吹頭的習慣。

上海阿姨們這是一種什麼精神呢?那就是「熱愛生活」!(取材自新聞晨報)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