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列印

內容來自網址: https://www.worldjournal.com/6313442/article-link/

首頁 論壇

穆勒臨別暗碼彈劾川普路線圖

原本以為「通俄門」調查隨著穆勒報告公布,證明川普總統並無通俄之實,就可宣告結束,民主黨反川普可稍為收兵,萬沒有料到守口如瓶的特別檢察官穆勒臨辭前拋出「我沒有辦法起訴川普總統」暗語,為民主黨眾院彈劾川普攻勢添柴加薪,2020大選前暗潮洶湧,川普未來一年半能否安穩做總統,要看眾院議長波洛西是否答應民主黨掌控的眾院,以妨礙司法為理由,展開彈劾總統的程序。

穆勒報告很清楚開脫川普被指通俄的指控,但對川普是否在調查過程中阻礙調查、干涉司法,卻含糊不清,語焉不詳,完全不符特檢官作法。穆勒把此一認定責任推給川普任命的司法部長巴維理,巴維理指穆勒報告無法找到川普干涉司法的證據,還給川普清白。但也就因為川普洗刷通俄誣控,但沒有逃脫干涉司法指控。換言之,穆勒刻意留下伏筆,讓國會民主黨接棒修理川普。著名哈佛大學法學教授德許維茲(Alan Dershowitz)曾明白指出,如果穆勒埋下伏筆要國會接棒,穆勒就為民主黨站隊,完全失職。現在不幸言中了。

當下有兩大推翻川普的法律路線,兩股力量隨時可能合流。首先是去年期中選舉後民主黨重新掌握眾院多數,選定司法、情報等六個委員會,對川普個人與家族集團展開調查,是當下推翻川普的體制內行動。第二項是民主黨左派議員及初選參選人推動直接彈劾川普,彈劾聲此起彼落,蓄勢待發,就等波洛西點頭。

六大委員會的調查也是波洛西的體制內反制川普行動,「全面查,查到哪裡,就辦到哪裡」,對川普與集團、家人的事業、稅務、利益衝突全面清查,一定要找出川普違法事實。有些委員會有進度,有的暫按兵不動。由川普宿敵紐約市選出的眾議員納德勒領軍的司法委員會最積極。穆勒報告公布後,納德勒極不滿意,除要求全文公布外,且要傳穆勒到司法委員會作證。穆勒不從,司法部也不批准,納德勒威脅要發傳票,指控穆勒蔑視國會,直到5月29日穆勒請辭前一天,終於舉行記者會,短暫讀稿聲明投下震撼彈。

穆勒說特檢官屬司法部管轄,能否起訴總統,須依司法部政策,是否就特定罪名起訴現任總統,不在他們考慮之中。「如果我們有信心確認總統並未犯下罪行,我們早就這麼說了。但我們也未認定,總統是否犯罪。」他還說,除刑事司法系統,憲法規定有一項程序,可以正式控告違法亂紀的現任總統。這句話為民主黨彈劾川普的武器庫增添彈藥,他顯然就是指國會可接手調查川普是否妨礙司法。他還說,400多頁報告就是他的證辭,是給民主黨暗碼,接手彈劾川普的路線圖。

眾院有如大陪審團,決定是否起訴總統。如果決定起訴,全案再送參院。參院有如陪審團,眾院派出類似檢察官的眾議員展開控訴,川普可委派律師反擊,由大法官擔任主持,最後由參議員投票決定彈劾總統是否成案。這是相當冗長的過程,全國都會捲入,社會可能陷入分裂對立,對國力耗損之重,社會內傷之深,1998年彈劾因實習生醜聞而說謊的柯林頓總統就是明例,共和黨傾全力彈劾未成,反助柯林頓連任成功。

現在民主黨要彈劾川普呼聲更加響亮,參加初選的候選人更需要用此平台爭取黨員選票,面對穆勒臨別強烈暗示堅持委員會調查路線的波洛西面臨要不要啟動彈劾程序的壓力。六大委員會調查可長可久,可深可淺,等於凌遲。彈劾總統等於行刑,若不能一槍結束,逃過彈劾的川普必然連任成功,民主黨慘矣。波洛西正陷入長考。

川普非常冤枉。他知道自己沒有通俄,自然不能坐以待斃,用各種方式反擊不實指控,結果這種反擊現在變成掩蓋通俄事實的干涉司法調查。同時,既然沒有通俄,川普與巴維理也有反制動作,就是徹查當初啟動通俄門案調查的立案基礎何在,是否合法。一旦查出違法,就會坐實通俄門調查就是徹頭徹尾推翻川普的「政變」。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Copyright 2019 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All rights reserved.